第一千七百一十七章恫吓

  顾问不能坐视不理,因为她也没听说过这种事情,把正常人流放到这里这根本不合法律。作为一个爱国者,顾问坚信这个国家拥有最完美的制度,只要把诺玛隔离出来,那么国家就会越来越好。

  把正常人流放这明显是非法的,所以她立刻动手调查。

  可是顾问发现她的电话和网络都和外界中断了,她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显然是有人在进行阴谋。

  “国内到底发生什么了?”顾问皱着眉头,她现在需要去找一个能联络父亲的通讯器,好好问问缘由。

  但杜兰却堵住了她的去路,顾问皱起眉头,她一直觉得杜兰很可疑。这一段时间发生的一切都和杜兰有关,此时见到岛屿上唯一的男人,顾问不由戒备起来,暗中准备释放魔法。

  “艾玛顾问,好巧啊,你要去哪?”

  “有些事情。”艾玛说着就要继续走,她感觉杜兰很危险,但现在还不能让对方发现自己已经怀疑他了。

  “我正好也有些事情要找顾问商量,不知道能不能借用你两分钟?”

  不行,现在艾玛分秒必争,联络被中断这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有人在暗中捣乱:“抱歉,能推后么,我处理完了之后再说可以么?”

  但杜兰表示不可以:“顾问你这样让我很为难,我本来不想动粗的。”杜兰手中突然出现了一柄手枪,枪口瞄准艾玛:“不知道现在你是不是愿意抽出时间。”

  “果然是你?”艾玛本来就怀疑是杜兰破坏了通讯,现在算是证明了,她没有轻举妄动,而是配合杜兰的命令。

  两人来到了一个悬崖边,悬崖之下是波涛汹涌的蓝色大海,远眺平静的海洋,在近处却凶猛如野兽。

  杜兰抬着枪瞄准艾玛,但艾玛并没害怕。

  艾玛冷静地说道:“你到底是谁?”

  “我是国王的特使。”

  国王?艾玛知道国王现在正在国土上兴风作浪,到处寻找诺玛,搞得国家人心惶惶,而这些正常少女也是国王送来的,看来幕后黑手就是国王了,是他在陷害正常人:“难道他以为把无辜的少女送来就可以免除他和安琪的罪孽么?安琪来到这里,王妃被杀死,这一切本身就是他自己的责任,现在他却不思悔改反而一错再错,难道还想要报复这个国家么?”

  “你很聪明啊,没想到能联想到这些。”“可惜你也小看国王了,他可不只是要报复,他要做的是开创一个诺玛的帝国,他要将所有的魔法师都送上火刑架,对了,你们不明白这段历史,总之你只要知道魔法师的末日到了就行了。”

  艾玛整个人都愣住了,一个诺玛的国度?那是何等的可怕?

  “白日做梦。”艾玛不认为这种事情会发生,“马纳的力量会将诺玛全部消灭的。”

  “那么首先你们要能分清楚谁是诺玛谁是魔法师了,真希望你们能升级一下检测设备,因为现有的设备太落后了,总是出错。”杜兰看似友好,但其实是不怀好意。

  “你们不要得意,魔法之神的睿智是你们不能想象的,你们的阴谋早晚会被揭穿的。”艾玛很有骨气地说道,她不会向恶势力低头。

  “希望你们的神早点揭穿,不然的话将会有更多的年轻女孩被当成诺玛送来。我们将会抹杀一整个年龄层,等到未来就会出现一个断层,女魔法师都死光了,而男魔法师只能和诺玛生孩子,结果你应该知道。”

  诺玛都是女性,虽然目前也没有研究出什么结果,但科学家也曾试图治疗诺玛,可是大量实验数据却是绝望的,因为男魔法师和诺玛结合生的孩子也会是诺玛,甚至是男婴都不能使用魔法。

  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所以这种实验早就不做了,最后诺玛就直接流放,因为治不好,只要不扩散就成。

  艾玛此时脸色铁青,因为如果真的执行,那么这真的会成为非常可怕的发展,“你们太卑鄙了。”这是要亡国亡种。

  “他是你们的国王,是你们背叛了他,你们竟然还怪他?”

  “是他先背叛了我们,他隐瞒了安琪的真相。”艾玛说道:“曾经我也很尊敬他,可是发生了那种事情,他就是国家的叛徒。而他现在又要颠覆这个国家,更是错上加错。倒是你,你到底是谁?”

  国王还有复仇的理由,那杜兰是什么人,在这事件中扮演什么角色?

  “我?”杜兰笑了,然后笑容渐渐消失,随着他表情变化的是天气,本来万里无云的天气突然变得乌云密布,完全是配合杜兰的表演。

  “右手火球是真理,左手闪电是正义,天空为我而晴,大地为我而立,魔法是我披风,战技是我盔甲,你问我我是谁?我倒要反过来问你们,我是谁?”

  轰,海水燃烧了起来,天空出现了闪电,他们所在的悬崖就位于半空,下面是火海,上面是雷电。

  如果说平时居民用的是魔法的话,那此时此刻发生的就是神迹。如果说此时此刻的宏伟异象才是魔法,那平时居民们用的都是小把戏。

  艾玛被吓得腿软,跪下,她面前根本不是人,而是一个神,真正的魔法之神。她虽然一直相信魔法之神,可是从来没有想到会真的出现在面前,有些叶公好龙了。

  不过火海和闪电来的快去的也快,甚至岛屿上的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异常。

  但艾玛却再也站不起来了,国王背后真的有一个神。不,她强迫自己不要去相信这些,她不相信神会支持诺玛。

  如果真的是,那也是邪神。

  果然人也只是这种利己的生物,平时借用神的名义肆意妄为,可是当神出现却不支持自己的时候,就会想方设法去否定,哪怕自己曾经也信仰过此神。

  “人类啊,不要问神为你们做了什么,应该问你们自己又为神做了什么。”“你们的信仰早成为你们烧杀抢夺、排除异己的借口了,你们从来没有真正理解过神的意愿,你们所宣扬的教条不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诞生的鞭子。”杜兰说道:“现在你应该倾听我的声音,也只能倾听我的声音,我的声音要告诉你们的事情是:你们出生在这个世界上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艾玛只感觉四肢冰凉,身心分离,只剩下了躯壳,眼前的神太严格太可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