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地位

  李二陛下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是皇帝在猜忌百骑司的人。

  要是真的是百骑司里有人出了问题,那大概是真的寒心吧。

  毕竟百骑司里的人是从小就被挑选出来送到宫中培养的。

  那百骑司的人是从哪儿来的呢?都是大唐各地的孤儿,无父无母,若是没有被百骑司挑选中的话,随时都会饿死街头的孤儿、乞丐。

  进入了皇宫,成了百骑司的人,他们能够活下来,能够吃得饱穿的暖,甚至能够锦衣玉食。

  百骑司的一切都是皇帝给的,他们如何能背叛皇帝。

  既然起了疑心,那就去查!宁错杀,不放过。

  “德义。”李二陛下唤了一声。

  “老奴在。”德义的年纪比李二陛下要大一些,但是德义却是显得比李二陛下更有精神一些。

  “你带上一批暗卫,去长安,秘密配合高明的人,查在长安城百骑司的人,要是有了消息,就直接送进宫中吧。”李二陛下说道。

  “诺,老奴遵旨。”德义拱手躬身应道。

  “去吧。”李二陛下挥手说道。

  德义和临安一同出了李二陛下的书房。

  “临安相公如今是陛下身边儿的贴身大太监,也需要多为陛下分忧啊。”德义说道:“太上皇已然离开了朝堂,说句大不敬的话,太上皇的年纪已经摆在哪儿了,连孙神仙都说,不能再操心了.......”

  德义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这种事儿,原本即便是做也应该是由临安来做,而不是到庄子上来,跟太上皇说,在让他这个老太监去带暗卫操持这事儿。

  这成了什么了?

  怎么看,这件事儿,都是临安自己没有那个能耐才弄出来的。

  要是皇帝陛下觉得临安有那本事,也就不会来让德义操持了。

  “德义相公说的是。”临安也只能唯唯诺诺的应着。

  虽然德义不在宫中,但也是宫中的老人,现如今还是伺候在太上皇和太后的身边儿,临安虽然是皇帝身边儿的大太监,但是说白了,在德义面前,还是个后生晚辈,张狂不起来。

  “不管是太上皇,还是陛下,看重的,都是有能耐的,而宫中,长安城,从来就不缺少有能耐的人,临安相公,话呢,我就说道这儿了,这件事儿既然太上皇陛下首肯了,那咱们就合力,把这差事给办好了办漂亮了。”

  “是。”临安迎着。

  他也听出来了,德义这是在提醒他,太子成了皇帝,他这个贴身的太监也不能止步不前,就这么安稳着,等到有一天,皇帝看不中他了,觉得他没什么大本事了,肯定是把他给换掉,为了保住这份地位,也要好好的上进才行。

  李二陛下在庄子上住的地方,府上的家丁,基本上都是贞观一朝的李二陛下身边儿的暗卫,有年轻的,也有年迈的,德义挑选了一些人,直接就带着临安回了长安城。

  临安需要回大明宫跟李承乾回报这件事儿,而德义则是在长安城住下了。

  李承乾想的也没有错,德义的确十分了解百骑司,因此,从什么地方下手,德义心里也是门儿清。

  起初百骑司的创立,就是为了帮着皇帝在私底下盯着文武百官的,到了现在,依旧也是如此。

  这就要牵扯到李二陛下刚刚继位的那时候的国情了,世家势力大,而北方又有草原上的游牧民族盯着,虎视眈眈的觊觎着大唐,觊觎着中原富庶。

  李二陛下怕朝中大臣私底下跟外头有来往,尤其是那些见风使舵的世家,为了能够掌控他们的动向,百骑司应运而生,然后就一直走到今天。

  那时候,百骑司也的确是威名赫赫,让朝中大臣闻风而胆怯。

  但是这太平了好些年,百骑司的名头,也渐渐的落了下去,这三个字,也不经常出现在人眼皮子底下,没有听在人们的耳朵之中了。

  有的人记得住百骑司,有人的避讳,有的人害怕,有的人不知道,有的人,知道,却已经忘了。

  “事情办妥了?”李承乾看着临安走进宣政殿问道。

  “回陛下,已经办好了,德义相公已经带领一些人到了长安,在长安城之中住下了。”临安说道。

  “德义办事,就是利落。”李承乾笑道。

  这原本不过是一句普通的夸赞的话语,但是经过德义跟临安说的那些话值周,听在临安的耳朵里,却是有了些别的意味。

  想想德义跟自己说的话,再想想现在陛下说的这句话。

  临安心里有些紧张了。

  临安原本是李承乾在东宫的时候提拔起来的太监,因为资历老,所以在李承乾从太子变成了皇帝之后依旧跟在李承乾的身边,一路水涨船高,现在成了宫中的太监大总管,也是李承乾面前的红人。

  真要是办事的能力跟不上了,恐怕也是说换就把他给换了的。

  不行,好不容易走到今天,可不能从这个位子上掉下去。

  临安自己也是默默的下了决心的。

  “陛下,这种事情,其实奴婢也是可以.......”

  “可以什么?”李承乾问道:“你手底下有人吗?”

  李二陛下退位之后,也带走了所有的暗卫,至于李承乾想要用人,就要重新培养。

  李二陛下这么做,也是为了留给李承乾一个干干净净的大明宫,省的自己儿子当了皇帝之后心里对这事儿有些介意。

  想法是好的,但是也导致了现在暂时李承乾身边儿没有什么可以完全信得过的人用。

  之前百骑司是可以用的,但是这一次,查的不就是百骑司吗?

  “这......”临安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好。

  也是啊,自己手底下没人,怎么做事?

  “这些事情交给你去做也不是不可,但是,你能做好吗?且不说现如今没有能给你带领的人,就算是有,你对百骑司,又了解多少?”李承乾说道:“你进入这宣政殿,这才多长的时间?”

  想着要做事,为皇帝分忧,这是好事,但是也得先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别尽想着招揽事儿,做不成,招揽再多也没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