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生而艰难】

  第二日早上。

  刘洪涛夫妻便办理了退房。

  “放心吧,相信锦囊的内容能够帮到你们。”许洲淡若风轻地笑道。

  这句叮嘱自然也只是顺口罢了。

  实际上他要比任何一个人都清楚,这对夫妻将要面临的是巨大的压力和困难。

  在神奇旅舍APP里,许洲都看很是清楚。

  两人拒绝手术切除,拒绝化疗延迟治疗时间,去依照所谓的锦囊建议的中医大夫看病。

  这种举动选择在亲戚朋友的眼底,这都是荒唐到了极点的事情。

  甚至可以说是拿性命在冒险,将会遭到所有人的反对。

  为此,许洲特意给了他们三个锦囊。

  让他们夫妻两人在最为艰难的时刻打开,到时候他们会发现,他们所遭遇的情况竟然已经早早在锦囊里写个清楚。

  如此,便能够深一步地让他们去相信锦囊的指引,能够从万人的劝阻中走过来。

  带到这两位客人离去后,旅舍这才慢慢地恢复了安静。

  胖子也是觉得非常好奇,还特意地加了客人的微信,如此便方便了解情况。

  甚至于在他脑海里有一个疯狂的想法。

  而这个想法的前提是,这两位客人真的把病治好了。

  他有些兴奋地开口道:“话说你到底是怎么从那一百多个中医大夫里挑选的,到底靠不靠谱啊?”

  许洲摸起口袋的香烟盒,抽了一根出来叼在嘴边。

  他嘴角带笑地掏起打火机,“啪”的一声点着。

  他用力地抽了一口,便恍然地笑道:“大概,看运气吧。”

  像这种类型的客人他倒是还真的不太愿意碰到太多,太费心神精力了。

  ……

  眨眼间便到了正午时分。

  胖子吃腻了外卖,便琢磨着在厨房自己倒腾着做个小炒吃一下。

  此时咔哒一声。

  昨天晚上因为同学住的酒店没有空余的房间,所以才选择来神奇旅舍的李家豪背着行李便朝着前台走了过来。

  这显然是要来退房的。

  “你好?我退房!”

  然而让李家豪懵逼的是,前台的工作人员却好像是没听到自己的话那般,还在默默地抽着烟。

  他又忍不住再叫了一声:“您好?”

  许洲嘴角挂着一抹弧线,弹了弹烟灰笑着问道:“问你一个问题!”

  “呃?你问?”李家豪有些找不着北。

  许洲眼睛凝视着对方,然后似笑非笑地问道:“你有没有想过,当一个职业画家?”

  一语激起千层浪!

  就像是突然间扎了一下那般,李家豪整个人懵在了原地。

  他不知道为何对方突然间会问这种事情。

  可奈何这句话就像是击中了自己灵魂深处的某个痛点那般,让他陷入了呆滞。

  他有些哽咽地回应:“您……搞错了吧?”

  许洲顿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搞错?到底是我搞错了,还是你搞错?”

  “以你的天赋和水平,去当一个技术员修飞机,难道你不觉得可惜吗?”

  哗啦一下子!

  轰然间就如同一道雷劈了下来。

  李家豪忍不住倒退两步,难以置信地看着对方,他第一感觉就是是不是房间里装了录音摄像头?

  又或者说是对方进入了自己的房间,翻了他的东西。

  否则怎么可能会知道那么多。

  许洲轻轻地吸了一口烟,好笑道:“别紧张年轻人,我们这里是神奇旅舍,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他也没有理会对方到底能不能反应过来,便继续说道:“说实话,我倒是觉得颇为可惜。”

  李家豪心底掀起惊涛骇浪,仍然还是有些无法相信眼前这一切。

  许洲又是弹了弹烟灰,轻声笑道:“怎么不说话?”

  “我……”

  李家豪整个人哽住了那般。

  许洲继续问道:“现在的工作和专业,是你自己选的吗?”

  李家豪死死地咬着牙,目不转睛地望着眼前的这个人,他甚至在想到底要不要回答!

  而且对方到底想要做什么?

  许洲发现自己确实也是有些唐突了,估计吓着这个客人,他便乐着声笑道:“其实我只是在想,如果你非常喜欢现在的工作,并且愿意全身心投入进去,那就当我今天什么都没说过。”

  他嘴角微微上扬道:“但是如果你还有其他的想法,又或者不甘于屈服如今的生活和命运,那么打开这个锦囊。”

  他半带微笑地把手里早就准备好的锦囊给递了上去。

  李家豪用匪夷所思地目光注视着这个锦囊。

  命运锦囊四个字很是显眼。

  许洲开口道:“好了,这边给您办理退房手续,押金也一并退给你。”

  看着客人还处于一种懵懂的状态。

  许洲笑着眯着眼,提醒道:“锦囊别弄丢了,什么时候想打开都行。”

  在他看来把主动权交给对方,是最为明智的选择。

  倘若自己一味地灌输思想,告诉对方去放弃现在的生活,去追逐虚无的画家梦,那恐怕反而会事宜愿为。

  待到客人离去后。

  胖子才美滋滋地端着一大碗地炒饭出来。

  “给你也留了点,自己去盛!”

  他吃的那是一个享受,感觉自己煮的就是要比外面卖的好吃,来劲。

  捧着炒饭吃的胖子发现旅舍的两个房间都空空荡荡,这才嘀咕道:“咦人这么快就走了。”

  许洲淡定地笑道:“我觉得他会回来的。”

  “回来?为啥?”胖子津津有味地吃着炒饭问道。

  许洲拍了拍屁股在前台里站起来,开口笑道:“因为,这里是神奇旅舍!”

  说罢,便着转身离去。

  ……

  然而此时。

  刘洪涛夫妻两人已经乘坐上了返程的航班飞机。

  他们两人对视一眼,眼底都透着一种坚定,他用力搂着媳妇儿,咽了一口水开口道:“放心,会好的。”

  她也是坚强地咬着牙点了点头。

  刘洪涛的手里紧紧地抓着那个锦囊,上一次他没有相信锦囊的内容,甚至在他的潜意识里仍然在责备自己。

  也许当初早点带老婆去检查,肿瘤就不会恶化,就不会走到这一步。

  无论是手术切除,还是化疗都具备极大的风险。

  既然这样,那为何不试一试,按照锦囊的说法去尝试中医治疗呢?

  刘洪涛心情复杂地看着飞机窗外的云层,突然领悟到人生总是如此,在错过和弥补中来回反复。

  他深吸了一口气,在内心里暗暗祈祷,一切都会好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