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逃离疯人院(五)

  觉得怪老头儿不简单,却没想到他还会有如此敏捷的身手,不过这也恰恰证明了他身上一定有故事。

  于是,我停了下来,故作镇定面无表情的看着怪老头,也不吭声,只等着他接下来说些什么。

  ”我果然没看错人,小兄弟你真的不简单啊!可是,你以为这个地方是可以轻而易举离得开的吗?你以为他们的手段仅仅是靠那几片药片儿吗?“怪老头眼睛死死的盯着我又说道。

  “对呀!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如果这真是一个犯罪团伙的话,看守绝不可能松懈到连牢房的门都是不上锁的,难道虚掩着的房门背后还有什么陷阱?难道那些家伙们此时此刻正在通过某种监视器在观察着像我这样的小白鼠吗?”怪老头这句不阴不阳的话反倒是提醒了我,眼睛立刻四下观察起房间内的角角落落,的确这个鬼地方有太多不可思议,如果敌我情况不明之下,我想当然的贸然行事也确实太过冒险了。

  ”嘿嘿,怕了吧?你别瞎找啦,屋子里什么都没有,否则,我能这样和你说话吗?”这时,老头儿用略带嘲讽的口气说道。

  我现在终于意识到自己是多么的可笑和无知,以至于盲目的自信而太过自负了,事实上整件事情复杂的程度远远超出了我的想象。

  面对这个深不可测的陌生老头儿,也许只有通过他,与他合作才能破解谜题,可是我现在最想的是离开而并非是什么查明真相啊?

  “小朋友,事情远远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我其实是一类人,对他们来说很有价值,你说他们能让我们轻易离开吗?”他又说道。

  “一类人?看来您老一定知道些什么了,而且您也一定不会是所谓的精神病患者了吧?不过,我对您的这种讲话方式并不赞赏,所以,如果我们两个需要沟通的话,请用正常的方式,好吗?”我没动地方,尽可能平静的说道,其实,此时此刻我内心之中是极其矛盾的,一方面扑朔迷离的情况让我根本摸不清楚方向,另一方面突然凭空中出现的这个老者,似乎是在重重迷雾之中给了我一点光亮,仿佛有了他就有了或有或无的希望,只是这种希望到底是不是我的救命稻草,会不会又是一个新的谜团,我无法解释,事到如今真的有点不敢轻易相信所见、所闻了,甚至我连自己是不是在现实中都不能肯定了。

  “哈哈哈哈……”没想到,老头儿听了我的一番话后,不仅没有诧异,反而肆无忌惮的仰头大笑起来,那笑声完全可以穿破病房小小的空间,传到走廊外面去。

  “您,您这是干什么,瞧不起我的话,大可不必如此吧?“我被老头儿突然的大笑弄得心里发毛,赶忙上前低声制止说道。

  只见怪老头笑得更加离谱了,一边又摇着头,就好像我是一个搞笑的小丑似的。

  “你,你究竟什么意思?”这一回我可真是毛了,不再客气,面孔也板了起来。

  或许是老头儿也察觉到了我的变化,他收起了笑容,看着我说道:“小兄弟,有些事情你只知其一,却不知道这里面更深的玄机。你以为那些人会像看守犯人一样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看着我们吗?嘿嘿,你错了,事实上的情况也许你做梦也想象不到。”

  他居然看出了我的心思,不过最吊起我胃口的却是他这话里的意思。

  “这样吧。我带着你出去走一走看一看,你就全明白了。”他又说道,接着老头儿毫不犹豫的转身拉开门,就像进出自己家那般自如,就那样走了出去。

  又是不可思议,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问号了,搞不明白究竟这诡异的背后是什么名堂,既然老头儿如此做了,干脆就跟着他看看究竟。

  于是,我也迈步走了出去。

  我们所在的病房外是一条长长的走廊,几盏昏暗的电灯照出了走廊斑驳的墙壁,甚至有一些地方都露出了水泥下的红砖,我怀疑这地方的历史一定超过了我的岁数,在我们对面的墙壁上每隔一段就会有一扇小窗户,刚刚那一抹夕阳也正是从房间对面的小窗户照射进来的。而此刻,天空早已变成了浓黑色,见不到半点星月之光,也许是现在外边阴了天的缘故吧?总是,这种天色给人的感觉不是很好,仿佛有一双双恐怖的眼睛正躲藏在黑色的浓雾中窥视着我们。

  “怎么样?走出来是不是别有一番感觉啊?”就听老头儿又说道。

  “这里怎么会是这样?等等,还有……”我本想问为什么这个地方看起来会如此破旧,却突然注意到就在这条走廊里还有几间如同我们刚才那样的所谓病房,而且又突然记起来那两个人好像叫我38号,称怪老头37号,难道这个代号的意思是还有其他人被关在了这里吗?

  “哎!空的,全都是空的。”老头儿听懂了的意思,竟然发起了莫名的感慨,接着他便不往下说了,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窗外。

  “空的?这是什么意思?”我当然纳闷,也不去管怪老头情绪的变化,径直走到离我最近的一间病房门口,透过门上的小窗户看到的是黑漆漆的一片,里面静悄悄的没有一丁点动静。试了试,房间的门同样没有上锁,索性一把推开了门,顷刻间,一股刺鼻的发霉潮湿的气味儿扑面而来,我连忙用另一只手捂住了口鼻,聚拢目光借着死气沉沉的灯光往房间里看去,斗室之内的情景几眼就看的七七八八,果不其然,这间房间陈设破旧不堪,蛛网密布,早已废弃许久了,哪里还能有人呢?

  我不死心,快步又走到另一间病房门口,同样推开门去看,进入视线的依然是一副破败的场景,最终我放弃了,因为不用问,剩下的那些房间也肯定都是一个样子。

  “只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您,您老能不能告诉我?”我有些惊恐的对仍在发着呆的老头儿问道,这样的结果让我无法相信,更不能理解,也许情况比之前设想得要更糟、更可怕,好像自己在不知不觉中陷入到了一个深深的迷局里面。

  “哎!小伙子,这才仅仅是九牛一毛啊!你也仅仅是初来乍到,现在满脑子中都是恐慌和迷惑,一门心思想要离开此地,对吧?而老夫,哎,连我自己都不知道在此被关了多少个日夜了。”怪老头突然换了一种腔调,但还是背对着我说道,那口气俨然就是一个饱经风霜,深感现实无奈的一个城府老者,完全没了刚刚神经兮兮的样子。

  “难,难道,您不想离开吗?”他的变化让我讲起话来竟然语无伦次起来,结结巴巴地问了一句。

  “哼。离开?”老头儿冷哼了一声反问道。

  “怎么?到底是……”

  “轰隆隆……”我正在诧异老头子话里有话,想问清楚到底是什么原因,可是却被一阵突然的巨响和震动打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