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遇袭(二)

  万念俱灰,我闭上双眼默默等待着死亡的降临,在这一瞬间,大脑居然不受控制的为我描绘出了被多到数都数不过来的吸血蝙蝠攻击的场面,甚至我看到了自己变成一副干瘪的皮囊时的模样,然而,奇怪的是我却感觉不到一丝丝的难受和痛苦……

  “这是为什么,难道是自己的痛觉神经失灵了?还自己其实已经死了,只是灵魂在自怨自怜?”我在心中自问,可是自己现在既然还会思考,还分明能够听到噗噗啦啦蝙蝠肉翅摩擦的声响,那便说明我还有意识,就应该没有死去,但是……

  我无法辨清现实与虚幻,这时鼻子忽然闻到了一阵阵强烈的骚臭之味,那种气味令人作呕浓烈至极,呛得让我快要窒息了。

  “我可以闻到气味,那就更证明了自己没有事,还是正常的,那究竟发生了什么,难道那些畜生们并没有发动攻击?这股恶臭味儿又是从哪里来的?”心中疑惑顿生,已经可以肯定自己并没有遭到不测,于是,好奇心驱使之下,我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立刻奇怪的一幕落入眼中。就见,须臾之前还与我只有毫厘之距,来势汹汹蝙蝠群,此时竟然已经退回到了起初我发现它们是的位置,一对对血红的小眼睛正闪烁不定的看着我呢。

  “这帮畜生怎么了?难道是作为猎物的我对它们没有吸引力吗?不,肯定不是的!那么,到底是因为什么?难道是……”这时一个念头闪过眼前,问题也许就和这个臭味儿有关,与此同时,我才开始感觉到脸上的皮肤似乎还有些怪怪的、微微的刺痒,又想起刚才似乎有什东西砸在了头上,接着还好像淌下了许多粘稠的液体,甚至当时曾以为那是自己的脑浆。既然自己没有死,那么这些推测就全都不对,想到儿,我立刻用手在脸上抹去,那粘粘糊糊的东西粘了满满的一手,放在鼻子跟前一闻,熏得我差一点背过气去,赶紧把手上的脏东西甩掉在了地上。

  就是这个东西散发的气味,我虽然看不清,但联想到那种东西的恶心程度,脑子里就勾画出一大坨动物粪便或者呕吐物之类的污秽掉落在头顶上,又流的满脸满身时的情景。

  “小命得保,还不速速滚回来!”突然,那个阴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是他!那个神秘的家伙,他在跟我讲话,莫非刚才的事情跟他有关,是他出手相救?”尽管那些畜生暂时安分了,但凶险之地不可久留的道理我还是很明白的,现在逃出山洞看来是基本无望了,既然那个神秘的家伙叫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折回去再说,看看他到底是何方神圣。

  惊魂一场后,似乎一切又归于平静,紧张和压迫之感略缓解之余,让我又一次对那个人产生了兴趣,无法捉摸的是那个神秘怪人,他究竟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黑暗的山洞之中?难道又让我遇到了一个像病房里怪老头那样的家伙吗?

  我原路往刚才过来的方向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行进,身后很安静,那些畜生们也好像再次进入到了休眠状态,而更大的挑战却也许还远没有开始。

  “你的任务是找到37号。”这时,我记起了好像在我进入到这里时曾听到了一个令我生厌的声音。如果当时我没有听错的话,老头子应该是跑掉了,而陈启山他们给我的任务就是去找37号,这其中又有什么名堂?难道他们就不担心我会借此而一去不返吗?为什么这样的事情不是陈启山手下人去做,却选择了我?

  “等等,难道,难道怪老头儿,他,他也是……如果是那样的话,简直太不可思议了。”忽然间脑海间一个念头蹦了出来,就像是黑暗的夜空中闪过的一道闪电,令我毛骨悚然。

  “你方才说,你是被人强行带入此地的?”黑暗角落中神秘人的问话,将我来回到了眼前的现实。

  “前,前辈,不管您是出于何种目的,但对于刚才出手相救,我,我还是非常感激的,只,只不过这些粘粘乎乎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不,不会是……”出于礼貌,我考虑还是应该先表达谢意,至少可以缓和一下气氛,既然这怪人出手救了我,兴许他真能帮到自己,于是尽可能客气的说道。

  “哼,啰啰嗦嗦,像个妇人,不就是一些蝙蝠的粪便而已,无需大惊小怪,你倒是要回答老夫的问题,不要避重就轻,更不要以为老夫如此便不会杀你,你要明白,现今只是暂时留你一命,若是让老夫查出你小子所言有半点虚假的话,立刻将你喂了那些红眼畜生!”没成想,我热脸贴了冷屁股,那家伙根本不领情,语气恶毒丝毫不减,看来还是要保持高度戒备才对啊!

  想到这儿,我便又对着黑影之中深深地鞠了一躬(我知道他一定看得到),说道:“前辈,我刚才所说的真的是千真万确,绝对没有欺骗您,说来,我这一路来经历连我自己都觉得匪夷所思,不敢相信,但我觉得还是有必要对您说说,我叫刘天栋,家住……”接着,也不管怪人听不听的明白,我就将自己遭遇的所有稀奇古怪的事情给他讲了一遍,不是我对他没有设防,而是我觉得现在有必要主动做出坦诚的姿态,再说,他暗我明,他强我弱,我就是想怎样又能如何呢?还不如这样去做呢。

  怪人倒是表现的极为安静,并没有嫌弃我的啰啰嗦嗦,在我说话的过程中始终没有插话打断我,知道我说完了很久他才意味深长的“嗯”了一声。

  我不知道他这是作何意思,又不敢妄动,只能等着,好在这一次怪人没再次销声匿迹,过了片刻,我就听到“哗”的一声响,紧接着眼前华光闪过,一簇亮光竟然照了起来。

  火光的亮光不大,却终于给力我一点点希望,可是,我却也看到了在“突突”直跳的火苗之下,映照着一张惨白的男人的脸,突然出现的这一幕着实将我吓得不轻,尤其是见到那张惨白的几乎如白纸一般的脸竟连着倒退了几步。

  心脏“咚咚”乱跳,如果不是刚刚与这个人对过话,自己又是受过科学教育的新青年,这一幕真会以为是遇见了阴曹地府的冤魂呢!

  “你不是一直想见到老夫的庐山面目吗?怎么,莫不是你怕了?”这时,那家伙开口阴沉沉的说道。

  我这才从惊魂中缓过了一些,聚拢目光再次看了过去,不看则已,再看之后更是心中连连称奇。原来这个自称老夫的男子,除了他诡异的声音、古怪的性格,还有白到不正常的脸外,竟是一个面容俊亮英俊无比的年轻人。只是因为此时此地,倘若换一个环境,他分明就是一个美男子,可是他为什么有点点熟悉呢?好像在哪里见过似的……

  “您,您,您好,初次见面,我,我……”无暇多想,我早已语无伦次,嘴巴根本不受大脑的支配了。

  “哼,愚笨之极,速速随老夫来,倘若惊了那些畜生,你小子可不会再有下一次了。”年轻人(从相貌上判断,我只能这样称呼他)眼中寒光凌厉,骂了我一句,立刻转身执着火折子向山洞深处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