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故地重游(二)

  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此时此刻,我不知道该用那个何种言语来形容自己的心情。混乱、迷茫、惊愕,还是慌张失措……总之,似乎别人一辈子都遇不到的奇闻异事,却让我在短短数日之内都遭遇了,这简直就是惊悚版《镜花缘》啊!

  闲话少叙,言归正传,谁曾想那种阴寒腥臭的压迫感刚刚缓解了一点点,躲在黑暗中的那个人竟然又无厘头的问了我这样一句话,完全就不像是正常人在讲话。

  “刘天栋,此时你必须要镇定、冷静,既然走到现在还能活着,就说明老天爷还不希望你死,那么你就有希望。“我暗暗给自己壮着胆,希望以此能够缓解紧张。

  “那你究竟是何人,又为何要闯入此处?”这时,神秘的声音又问了一句,尽管语气还是充满了敌意,但刚才那种让人窒息的压迫之感却没有了。

  “在下,在下,不,我,我也是稀里糊涂被人胁迫带到这里的,并无意冒犯,还有,您刚刚提到的什么风清子,我也根本不认识、不知道!”我紧张的对着黑暗中回答道,而且刻意强调了“被胁迫”,以表明自己也是身不由己,不想招致不必要的误会。

  我这样说,也不知道那个人是否满意,只听到过了片刻他鼻子哼了一声道:“哼,气息混乱、心绪不稳,你不是宗门之人,这一点看来你小子并未诓骗老夫,然你方才所言,是有人将你裹挟至此的,可那人在何处,为何老夫没有察觉呢?你小子倒是讲讲清楚,否则……“说着,只感觉呼的一阵阴风刮过,那家伙的声音突然间出现在了我的身后。

  “否则,你若是耍滑头,休怪老夫将你吃了打了牙祭!”

  我立刻又是一个激灵,心中暗道不好“这是一个什么怪物,怎么会像阴魂一样飘过来飘过去?竟然还要吃我,莫非真的遇到鬼了?还是他在吓唬我?”可又不敢贸然回头,只能硬着头皮答道:“我,我真的没有骗你。不管你是谁,可不可以好好说话,不要装神弄鬼?”

  “哈哈哈哈”我这话不说还好,就听神秘人先是发出一阵鬼哭狼嚎般的怪笑,进而他的声音忽然飘到了我的右侧说道:“装神弄鬼?你竟然敢出言不逊,小子,胆量够大的啊!”

   这一次,我几乎都感觉到了那家伙的气息,只感觉到自己脸上的汗毛仿佛也根根竖立了起来,难道是刚才的话得罪了他,他要对我动手了?

  “我,我没有恶意,只想弄清楚事情的原委……”我第一反应就是想赶紧解释,黑暗之中的家伙绝非善类,我可不想惹祸上身,必须先安抚住他,然后再求脱身之策。

  没想到,根本不等我把话说完,脖子猛的就被一只铁钳般冰冷的手给死死地掐住了,顿时大脑一片空白,只剩下窒息和死亡的恐惧让我在虚空中徒劳无力的挣扎。

  “完了!这次真的完了!”

  这个念头仅仅在我脑子里停留了不到一秒,让我意想不到的结果发生了,那只手猛然间抖了一下,就像是触了电似的缩了回去。

  “不对,不对,为何会如此?”然后就听到黑暗中的那个家伙惊异的念叨了一句。

   尽管在我的眼前仍旧是漆黑一片,也根本看不清楚此刻那个家伙的面目以及表情,尽管戏剧性的变化然我不知所措,但事实是,目前我侥幸得活,我就必须像兔子一样远远的躲开,要和死亡保持足够远的距离。

  于是,我管不了黑暗中有什么,立刻朝另一边奋力窜了出去。

  怎奈何应了那句老话,“人到了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

  我一心只想着找个地方躲开,却忽略了黑暗之中根本无法视物,刚迈出一步,右脚就被地上的一个什么东西绊住了,结果身子直直的摔了出去,“啪”的一声,结结实实地与坚硬的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哎呀!”这一下摔得我眼冒金星,七荤八素,疼得叫苦连连,为什么他娘的这么倒霉,自己的腿脚关键时刻如此不中用,专挑这个时候掉链子。我心里骂着自己,一边下意识的随手在地上乱摸,谁能想到一把竟然摸到了一只人手,确切的说是一只冰冷的,还有些僵硬的人手。

  “噌”的一下子我头顶的头发就竖了起来,慌忙之中立刻抽回了自己的手,然后一骨碌从地上爬了起来,因为我意识到那一定不是躲在黑暗中的那个神秘人的手臂,这只手是另一个人的,或者说是一个死人的手!

  “小子,怎么,要逃走啊?”就在这时,那个家伙又发声了,难道我的举动他可以看得到?如果是那样,也就是说逃跑是不可能的了。可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对我采取任何举动。

  “我再问你一次,你究竟是何人?你和地上之人又是何关系?“神秘人又问了一句,他的话也证实了自己刚才的推测:在这里还有第三个人。

  ”莫名其妙,这话似乎是应该由我来问,这家伙竟然问起我来了。“我在心中暗暗嘀咕着,嘴里却不敢这么说,又怕地上还有什么不明物体,于是站在原地没动。

  ”我,我叫刘天栋,地,地上的人,他,他,我不认识。“我小心翼翼地答道。

  ”嗯!你此言当真?“

  ”真,当真,绝无虚言!“我又说道,此时脑子里仍然在搜寻着可能脱身的办法。

  神秘人问完这句话之后就又沉默了,也没有发出任何动静,四周再次陷入到了死寂之中。

  我不敢随便再动,等了好一会儿,那个家伙仍旧是没有再吭声,另一方面,随着时间的流逝,不知不觉中紧张的神经倒是渐渐的有所平缓。视觉也在这时开始适应了黑暗,眼前不再是漆黑一片了,影影绰绰之间我大致可以辨别出四周的物轮廓和形状。联系到地上的潮湿、滴滴答答的水滴声,我推断这里似乎是个山洞,再加上刚才那个家伙声音的回声,这里的空间又似乎是狭长的,我伸出一只手向身体左边摸了摸,果然指尖碰到了突出的岩石,很潮湿、却不光滑。

  我使劲揉了揉双眼注意到就在黑暗所在的另一端尽头,竟然隐隐约约的好像有星星点点的光亮在闪动,联想起山洞中的空气虽然气味差些,但却并不憋闷,莫非那个方向是可以通到外边的?

  我一边做着这些小动作,一边还需要留着小心提防着那个神秘的怪物会突然发难,加之近在咫尺地上躺着的那具不知明的死尸也令我心有余悸。我不想跟他一样成为一具无名尸,那就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尽快想到离开这里的办法。从现在的局面来看,那个家伙似乎暂时并不会要我的命,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至少这是一个可以容我喘息和利用的好时机,因此,我必须要冷静下来,因为只有活下来,才有解开所有谜题的可能,到了这个时候,唯有依靠自己,才是唯一的出路。

  “前辈,恕我冒昧的问一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您,您怎么称呼?”我壮着胆子对黑暗深处高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