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错乱的神经(一)

  如今我不敢确定那种荒唐至极的事情是否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还是这仅仅是一场恶作剧?可是事实摆在眼前,场景变了,变的虽不诡异但却如此陌生,然而这一切突如其来的变化又如何可能呢?难道我真的如《聊斋志异》中的那些落魄公子一样,遇到了妖狐或是女鬼?可是,如果是那样的话,简直太荒唐了吧?尽管我的书生情怀与这个时代有一些格格不入,但再怎么说,我也是生在新时代的现代人啊?起码的科学常识和唯物主义者的修养还是有的呀?

  “公子,您,您这是怎么了?莫不是奴婢冒失惹得您不悦了?”就在这时,那个妙龄女子竟然一脸慌张的神色对我讲起了话,她说话的声音是那么的悦耳动听,就像是黄莺在歌唱。

  “我……不,你……”然而事实上,此时此刻我才是最懵圈的那个人,面对面前女子古里古怪的问话我竟然支支吾吾,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可是,这一切的一切我又必须要弄清楚,如果是个闹剧那就赶紧结束,如果这只是个美梦嘛,再继续做下去也未尝不可……于是,鼓足了勇气,强行的定了定神之后,才对那个女子张嘴问道:“姑娘,请,请问……“

  只是很可惜,我好不容易酝酿出来的一句话忽然间被眼前的一场眩晕彻底打断了。

  我也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只感觉顿时间天旋地转起来,伴随着渐渐变大的轰鸣声充斥在双耳中,但潜意识告诉我,自己的身体没出问题,这却又不像是在地震,那个女子更显惊慌,张着嘴朝我大喊着,我却根本听不到她在表达什么?很快,眼前的一切的景物晃动的越来越快、越来越模糊不清。我也再也承受不住,一屁股瘫坐了下去,竟然闭上了双眼……

  “滴答……滴答……”说不清楚到底是过了多久,总之,那场惊心动魄的大震动好像终于过去了,我感觉浑身上下的衣服都似乎被汗水浸湿了。不仅如此,好像就在一段时间里周遭的环境发生了某种变化,或许这又是幻觉……

  “滴答……滴答……滴答”,幽长漆黑的山洞之中,不时有岩层间的水珠滴落下来,越发显得这黑洞是那么寂静。程峰蜷缩在冰冷潮湿的地上,尽管紧闭着双眼,可眼前的那些可怕的场景,就好像是冤魂附身一般,仍旧挥之不去。这已经不知道是他躲进这个山洞的第几天了,也许是三天,也许是四天,或许是更长的时间,只是他就这么躺着,一动不动。

  “峰儿,不要管爹娘,你快跑,一定要把程家最后的血脉流下来啊!”父亲最后的喊声,凄凉而悲壮,始终回荡在他的耳边,更令程峰永远都不能忘记的是娘亲那临死之时的眼神……不知不觉中泪水顺着眼角流淌下来,接着又一滴一滴的地落到的地上。

  “这一切的一切都要记在清狗的头上,可是自己空有一副臭皮囊,却手无缚鸡之力,怎么可能为爹娘报仇啊!哎呀,我真是个废物,老天爷,求你让我去死吧,也好早一点可以见到爹娘!”程峰闭着眼睛,嘴里喃喃的说着,声音很低,声调中却透着绝望,似乎是在向上苍诉说着什么……

  “轰隆隆……”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响彻起来,紧接着洞中大大小小的山石滑落下来,而程峰根本不去躲避,还深深的陷在那些过往的惨烈的回忆之中……

  “阿嚏!真是晦气,老子躲在这个狗洞里本想睡上他个三天三夜,没想到碰上这么一个倒霉鬼,真是他娘的晦气,晦气啊!”我还在闭着眼睛思索着今日的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然而就在这时,原本是死一般寂静的空间尽头,忽然传出来如洪钟一般的人声,声音不再是那个妙龄女子的,而,而分明变成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一个激灵,我睁开了双眼,眼前间完全被黑暗阴森所笼罩着。摸着冰冷潮湿却又坚硬的地面,感觉告诉我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似乎也是真实的。

  “这是哪里?刚刚,自己不是身处一处小亭之中吗?那些水榭、假山、花草都去哪里了?为什么会是这样?究竟发生了什么?”惊恐中我觉得自己已经完全迷失了自我,完全无法控制大脑用理智来思考问题。

  “可,可是,刚才确实有人在说话,难道在这个黑暗的地方还有别人。”想到此处,我顾不上思索其他,因为不管怎样,在这种环境中能够听见人声,也算是一种希望吧。于是,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手臂触碰到身旁棱角分明的石壁后,我判断这个幽闭的所在好像是一个山洞。

  “难道是我刚才晕倒了,又被人抬到了这里,关了起来?难道自己遇到了绑匪?不好……”胡思乱想之下竟然萌生了一种极为不好的预感,仿佛有一种恐怖正离我越来越近。

  “喂,喂,有,有人吗?”最终,我还是战战兢兢的冲着黑暗深处轻声的问道,我必须要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只是视线之中除了黑暗就是黑暗,除了那些滴水声以及我那发着抖的声音空空的回荡着之外,再没有了任何声音。

  “哎,苍天啊!我这究竟是怎么啦?老天爷求你别再玩儿我了,好吗?难道……”慢慢的怀疑、揣测与不安交杂在一起变成了满腔的愤怒,我不受控制的冲着黑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嚎叫。

  “嚷嚷什么?快闭嘴,简直烦死啦,要是再出声,老夫可是要把你扔出去啦!”突然不远处那个声音再一次响起,不紧不慢但却带着极不耐烦。

  “对,对不起,我,我无意冒犯,只是想知道这里是,是什么地方,你,你们带我来究竟有什么目的?是不是弄错目标了,是个误会,因为……”

  “住嘴!“我结结巴巴的对着黑暗中的那个人解释着,依然觉得这是一场误会,没想到那人却根本不容我把话说完便厉声喝了一句。

  我就是一愣,隐隐间感到似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冰冷气息扑面而来,不由得腿脚倒退了几步,直到后脊背靠在了冰冷的洞壁上才被迫停了下来。

  这时,就听那人的声音又道:“老夫不管你是哪里来的阿猫阿狗,也不管你方才所言的那些稀奇古怪之词,总而言之,你小子擅闯至老夫的禁地,扰了老夫的清修,若不速速退出去,就休怪老夫不讲情面了!”那人声音依旧是不紧不慢,语气冰冷阴森,只不过他言语中的意思倒像是在埋怨我打搅了他,而且这个人的话才更是古怪,真的是莫名其妙。

  “不管你是谁,请你不要再闹了好吗?我实在没心情再陪你们玩下去了。”我继续怼了他一句。

  “哈哈哈哈,有趣,有趣。”谁知那个家伙听了我的话之后竟是发出了一阵大笑,笑声刺耳,只让我脊背上的汗毛都根根倒竖了起来,从心底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恐惧。

  “风清子,没想到,如此拙劣的手段你也想得出来,只可惜,老夫也不是当年之人了。”更令我惊讶的是,那笑声未停,我却与此同时听到了那人好像是自言自语般的喊声。可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于是,惊恐间我抬起了头,睁大双眼看向那黑暗,想去寻找答案,忽然眼前白光一闪,直扑我的面门而来。

  “不好!”我只在心中大叫一声,一切便又回到了混沌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