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逃离疯人院(十六)

  在距离市区五十公里远的郊区,一大早几个准备外出的村民突然发现在村头一方废弃干涸的鱼塘中央仰面朝天躺着一个男人,起初村民们以为这是宿醉的酒鬼,便有一个村民出于好奇上前查看,一看之下把他吓得不轻,没想到那个人竟瞪着眼睛,面部表情僵硬,似乎受到了极大的惊吓,就那样一动不动的躺在地上,居然是个死人。

  村子里出现了一个死人,更有可能发生了凶杀案,这下可炸了窝,村民们不敢怠慢,马上报了警。很快,辖区派出所的警官连同120全都赶了过来,小鱼塘被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好多看热闹的人,然而,经过医生简单检查很快就发现原来是虚惊一场,那个人并没有死,还活着,不仅生命体征一切正常,而且过了一会儿,他自己就坐了起来。那人相貌挺斯文,是个年轻人,衣服也比较整齐,并不像是酒鬼或者流浪汉,但是奇怪的是这个年轻人浑身湿透,就好像是刚从水塘里爬出来似的,不仅如此,警察询问年轻人为什么会躺在鱼塘里,是哪里的人,是不是生病了等等,年轻人一概不回答,表情木讷,眼神中充满了惊恐,嘴里还不停的嘀嘀咕咕念叨着别人听不清的话。

  接着,人们又在年轻人身上找到了他的身份证,身份上显示此人就是本市市区居民,名叫刘天栋。“或许只是一个精神上有问题走失了的人!”最后警方作出了推断,然后按照身份证上记载的居住地联系了当地派出所,恰好那一边刚刚报了人口走失,于是这件事情就这么快速而简单的解决了,至于其间那些疑点谁也没有再深究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对这些事情一点记忆都没有?”看完这份案情记录,我对陈启山问道,确实绞尽脑汁我也无法回忆起这件事,在我的记忆中自己一直呆在小书店里昏昏欲睡,怎么可能跑到了几十公里之外的郊区呢?

  “你出现记忆的空白这很正常,因为之前的那一段时间内你根本就不在那里,而是在另外的地方,又怎么可能有记忆呢?”就听陈启山回答道。

  “另外的地方,在哪里?你又是如何知道的”

  “在那之后你的家人将你送进了医院,当然从那时起你也进入到了我们的视野之中,这么说吧,我们的情报网遍布社会的各行各业、角角落落,在你身上出现的那些奇怪的现象不会引起一般人的注意,可对于我们’镜界’项目组的人来说意义则大大不同了。”陈启山继续说道。

  果然,接着我在后面的资料里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类似于医院里体检单的资料,可是仔细去看其中除了一些常规项目外,还有很多用希腊字母所标记的数字,诸如α(阿而法)1900;β(贝塔)1ooo γ(伽马)2300 ……等等,而λ(兰姆达)和μ(谬)两个字母更是用了深红的颜色标记,它们后边跟着的数字分别高达41980和50000,虽然我搞不懂这些字母符号所代表的意义,但很显然这两组数字很特别,被标成红色更有某种特殊的意义。所以,我敢肯定这绝不是一份简简单单的体检表,这很可能是关于我的一份测试数据,也许正是因此,才会有了之后陈启山他们的不择手段。资料夹最后还有几张照片,场景不同,但主人公却都是我,表情和神态都各异,有几张是在医院病床上的,剩下一些我认得出,就是在我来了这里之后拍的。看来,真的如其所言,他们时刻都在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

  “我承认,你们做的功课很足,可是,难道你们就不怕搞错了,白空欢喜了一场吗?”我合上文件夹问道。我这样问并没有其他意思,在这之前我的的确确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要说有什么异于常人的特异功等,难道我自己还不了解吗?可是,如果退一步去想,万一陈启山说的是真的,自己果真是他们所要找的“主楔”,那么那样的特异功能又是什么时候才有的呢?或者说,自己就是传说中天赋异禀之人,这可能吗?

  “加上刚刚对你的测试,结果是脑电波的匹配率高达99.99%,单凭这一点陈某就可以几乎肯定,刘先生便是’主楔’。”说着陈启山伸手从上衣外套的内兜里掏出了一个形似智能手机一样的小盒子,他将电子屏对向我,我则清楚的看到了红色的数字:99.99%。

  问题又回到刚才那个所谓的测试上了,陈启山提到的“匹配率“,是和谁匹配?为什么在通过了那道虚拟的墙壁后,那个女人以及其他人没有跟着过来,只是陈启山和姓冯的两个人与我一起进到了“虚空之境”,难道他们两个人也是”主楔“?

  陈启山先将小盒子收了回去,然后接着说道:“看来,现在到了揭开下一个谜题答案的时候了,首先,陈某需要声明一点,我与小冯并非是’主楔’,而且我等此刻所处的’虚空幻境’也只是由计算机模拟出来的,一般人不论级别多高,没有经过授权都是无法进出幻境的,除非他具有’主楔’的特质。其次,便是刘先生关心的那个问题,究竟凭什么我们认定了你就是’主楔’,那个匹配率又是建立在什么根据之上的呢?“

  “没想到我猜错了,难道还另有其人?他究竟是谁?也是一个与我情况形似的特殊人吗?难道,难道会是他……”听到这里,一个人的形象在我脑海间浮现出来,便要脱口而出。

  几乎与此同时,一个人影快步闪了进来,是姓冯的那小子,这家伙神色略显慌张,与我目光相遇时还刻意躲避了一下,因为这个插曲我把话咽回了肚里。

  “怎么了?”陈启山轻声问道,明显他也察觉到了反常。

  “一号,有突发状况。”姓冯的极力地压低了声音,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陈启山表面上还很平静,只是从语气中我能捕捉到他从姓冯的举动上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可能是因为有我在场的原因,姓冯的没有继续明说,而只是冲着陈启山微微摇了摇头,傻子都看得出这是一种暗示,但我却不明白它代表了什么。

  “嗯!”这时就听陈启山长长的嗯了一声,然后抬起手腕看了看手表,接着对我说道:“刘先生出现了一些突发情况,计划恐怕要必须调整了,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现在请跟我们走。”

  “走?去哪里?做什么?”我问道。

  “刘先生,既然我们是合作关系,当然是事关项目的事情,时间紧迫,等到了地方我会讲给你听的。”陈启山语速很快地说道。

  “我……”我还想问问清楚,就在这时,忽然眼前一黑,头上竟被人套上了黑色的头罩,没等我反应过来双肩也被人死死的摁住了。

  “你们要干什么?放开我……”

  “刘先生多有得罪了,请你不要做对抗,一会儿我们就到地方了。”愤怒中姓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