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逃离疯人院(十二)

  我其实并没有忘记怪老头儿,尽管我们两个人交往的时间加在一起没超过48个小时,尽管怪老头身上还深藏着许多秘密,尽管我可能和他并非一路人,但至少在遭遇和对自由的向往上我们二人是一致的,而且有一些事情我还想弄清楚,所以,如果可能的话我希望带上他一起走。

  “姓刘的,你不要得寸进尺,现在不是你提要求的时候!”没等姓陈的做出什么反应,就听站在稍远一点的那个女人气急败坏地对我喊了起来。

  “住嘴!”这边又听到姓陈的抬高了音调呵斥道。

  “一号,这小子太不识抬举,而且,项目已经到了关键时刻,为什么还要放他走?”女人没有罢休又说道。

  “难道我做的决定你也要质疑吗?既然刘先生不愿意配合,我们何必还要强人所难呢?至于项目,最多是继续再寻找其他合作者,只是浪费时间而已,但却不能因此没了底线。”

  “可,可是,谁能保证他出去后不会对我们不利呢?还有……”

  “你不用再说下去了,这其中的轻重缓急我自然会掂量的。“经过简短的争论后,最终姓陈的还是挥手制止了女人,进而又转向我眯起眼睛说道:”刘先生,你也看到了,这的确很纠结,毕竟事关重大,让你离开虽然是在情理之中,可又要冒着极大的风险。就比方像刚才你的那个疑问,既涉及到我们项目中的一个秘密,而且我们现在更无法评估您究竟掌握了多少、知道多少,如果离开之后,你会不会把这里的事情讲出去等等,都是不确定的因素,确实很棘手。然而,你去意已决,若是强行留下又毫无意义。所以,刚才的事情着实让刘先生见笑了。“他表达的还是那么大气得体,既在情理之中,又不失分寸。

  然而心意已决的我却不怎么愿意买他的账,我抱了抱膀子,先是看了看稍远一些的那个女人以及始终没说话的瘦高男医生,当然我更想看的是那个另一条所谓的神秘暗道,不过,所望之下却一切如常,他们身后除了斑驳的墙壁,再没发现任何暗门暗道,想来,这也算正常,既然是神秘又怎么可能那么显眼呢?

  之后,我重新将目光移回到姓陈的的脸上,他此时好想也在等待着我的回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我还是那句话,我对你们的那个什么项目没有丝毫兴趣,对你们非法拘禁的行为表示强烈的抗议和不满,至于是否揭发这里的犯罪行为那是我的权利,但如果你们能够答应我三个条件,我便可以考虑既往不咎。”我淡淡的说着,然后话锋一转将皮球抛给了姓陈的,计划再将他一军。

  “你,一号,您听到了吧,他不仅不配合,而且还是一个十分危险的分子,绝不能让他离开了!”女人又沉不住气第一个嚷嚷了起来。

  姓陈的没理他,对着我冷冷一笑,说道:“我现在对刘先生真是越来越有兴趣了,您有三个条件,好,这样吧,我们来做个游戏,让我的人来猜一猜您的那三个条件是什么,如果我们猜错了,我便做主全答应了你,而且你仍可以毫发无损地离开,否则,刘先生的条件非但我们不能答应,就连你本人也要受些委屈了,如何?“说完,姓陈的也不管我是否听没听明白,就对身后说了一声:”小冯,你来试试!“

  “诶?这厮,又是要玩什么把戏?这都什么时候了,竟要玩儿什么游戏?“我心中暗暗生疑,原本忐忑的内心更加没了底,本想再问他一句。却在这个时候见到从人群中慢步走出一个又高又瘦的青年男子,正是先前那个男医生,他就是姓陈的所说的小冯!

  “为什么是他?”我微微一愣。

  就见瘦高青年不紧不慢的走到离我四五步的距离停下了脚步,先是对姓陈的点了点头,接着便看向了我,可仅仅就是随便的一眼,竟然让我瞬间觉得有一道寒光由打我的双眼直刺入了体内,猛然间我居然打了个寒战,不光如此,我不但无法支配身体连想本能的躲避这家伙的目光都做不到,甚至很快的有了一种不真实感,就好像自己的四肢以及躯干一下子变得越来越轻,仿佛灵魂脱离了肉体即将消失在虚无的空间一般。

  事实上这种奇怪的感觉极其短暂,大概仅仅数秒而已,很快我就恢复了知觉和意识,但它实在太恐怖了,就是这么短的时间,我的手心和额头上已满是冷汗。

  “第一,你想要知道自己究竟遭遇到了什么;第二,你要带37号一起走;至于第三吗?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第三……刘先生,我说的对吗?”冰冷阴沉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而我却还没有从近乎失神之中缓过劲儿来,突然间听到那不阴不阳,但如同炸雷般效果的声音更是大惊失色,险些叫出声来。因为,他说对了,全都说对了,如果说第一条就算蒙也蒙的出的话,那么带走老头子,还有根本不存在的第三条,他又是如何知道的呢?那仅仅是我的一个想进一步试探的意图,或者说它仅仅还只是个把戏,可他竟然全说对了!

  “哈哈哈哈,俗话说人心隔肚皮,刘先生是不是很惊讶小冯是怎么知道你心里所想事情的,对吧?”姓陈的略显得意的在一边说道。

  “刘先生可曾听说过读心术?“姓陈的又说道。

  ”读心术,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读心术,可这也太邪了吧?这根本就和心理学文献中的记载和描述不是一个概念。“我暗自叫苦,对手到底都是些什么人,更没想到他们之中会隐藏着这样的人。

  “哼,有什么大不了,心理暗示那一套把戏而已。”我故作镇定,在嘴里嘟囔了一句,可是心里却是七上八下,剧情的扑朔迷离让我此时方寸大乱,如同一头撞进了迷雾一般,同时,我也觉得需要重新审视面前的这一伙奇怪的人了。而除此之外,显然我又一次上当了,尽管对他们根本不可能轻易让我离开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然而这样的情况却完全没有料到。

  接下来该怎么办?是与他们鱼死网破,还是束手就擒仍受摆布,亦或是阳奉阴违,拖延战术……我不知道,但可以肯定接下来的路一定不好走。

  “你现在是不是有点后悔了,对后面的事情很恐怖啊?呵呵,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你却偏偏还在脑子里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是不是很可笑?”这时,就听到瘦高青年又阴阴的说道,完了,看来是真的,这家伙真的可以读出我的心思和想法,太可怕了。

  “刘先生,其实摆在你面前的还有一条路,那便是与我们合作,这样,你不仅会毫发无损,更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完全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当然呢,你也可以选择离开,陈某刚才的许诺也依然算数,只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你必须要承受一些轻微的痛苦。”姓陈的终于亮出了他的底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