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逃离疯人院(十)

  年轻女子的这一番话似乎另有所指,我立刻意识到估计是老头子的计划已经败露了,而且摆明了这一伙人对我们的一举一动了如指掌,我们所做的一切很可能就是掩耳盗铃。

  只是事到如今除了继续下去,我还能做其他什么计较,大不了最严重的后果就是再受到更加严酷的对待,至于会不会有生命危险,只有听天由命了,不过从目前的形势,以及这帮人的态度揣测,还没到那一步,毕竟把我关在这里一定有着比要我这条命重要的目的,或者说我对于他们来说还有着某种更重要的意义,他们要的是活口。因此,只要是这样,我便仍有回旋的余地。

  没有想到,越是到了紧张的时刻我反而越发冷静了,现在大脑很清醒,唯一一个信念就是必须要活着从这里出去。

  “哼,不论你们背后的势力多大,终究这一切都是非法的勾当,我的突然失踪,迟早会引起有关方面注意的,或者只要我的家人随便到派出所报个案,你们这些事就有败露的风险。其实,你们也很紧张,只不过外强中干罢了,我说的对吗?”我试探性的说道。

  我说出这些话,就见那个女人极为轻蔑的淡淡一笑,耸了耸肩说道:”天真啊,你还真天真,你以为一个失了业的穷屌丝谁会在意,不就是普普通通的一个失踪人口而已,人海茫茫,人心躁动,正事还忙不过来,你还指望别人去关注你?做梦吧!“

  她拨了拨头发又说道:”不过,有一点你猜对啦。那就是你的确对我们集团的一个研究项目有着不小的作用,我们把你请到这里来,就是希望通过彼此的合作来推进我们的那个项目。然而,似乎刘先生不愿意配合啊?你……“

  ”什么?我没听错吧?你管你们这种非法拘禁的方式叫邀请?叫合作?我对你们的什么狗屁项目丝毫没有兴趣,我要离开,我要回家。“我没有让她把话说完,便提高了声调怒吼道。当然,这其中有很大成分是我故意为之的,有意显示的很愤怒,让矛盾直接激化到不可调和的状态,就是想从这个女人嘴里打探出更多的信息来,至少目前从女人的言语里可知这里根本不是什么医院,他们也并非医务工作者,却是某个地下团伙,做着某种见不得人的秘密勾当,他们还知道我姓刘,就说明一切都是有计划而非随机的选择了我,而至于为什么选择了我,而且我还是他们所谓的“重要意义”的那种人又究竟是什么意思那还不知道。

  说到这儿,我毫不犹豫迈步便朝这帮人走了过去,作势想要离开,其实即使他们不阻拦,我也根本不知道该向哪里走,这只是虚张声势。

  出乎我意料的是,我这边刚一行动,女人虽然没动,可他身后的一干同伙却突然间躁动了起来。

  “都别动,慌什么!”女人立刻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人喝了一句,接着对着我伸出手做了个停止的手势。

  “刘先生,何必操之过急啊,难道你真的一点就不想知道这一切是出于何种原因吗?”女人继续说道,她的语速很快,尽管依旧是显得四平八稳,只是她的眼神中闪过的一丝惶恐出卖了她。

  这种变化被我死死的抓住了,不过心中还是有微微的疑惑。“难道我的这个举动真的奏效了,莫非胡乱之下切中了她的什么要害?”心中想着,脚步也缓了一些,只是女人见仍是没有阻止了我,竟然顺势倒退了几步。

  “干脆冲上去把这小子绑了算了。”就听女人一旁的一个大汉对她说道。

  “刘先生等一等,那个老头子你不管了吗?还有,你以为你那些古怪的经历都是梦境吗?”女人终于抛出了一颗重磅炸弹,她再也沉不住气了。

  “是什么原因让这个冷酷无情的女人几乎乱了阵脚?难道气势汹汹的一帮人会忌惮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吗?不对,难道她是在通过这种方式来掩藏着什么秘密……”这样的想法极快的闪过眼前,于是,我在距离女人仅仅四五步的地方停了下来,也就是在这个位置,恰恰被我瞥到了女人身后不远处一扇半开半合的门,那是在走廊拐角的一间与其它病房并无差别的房间,在这之前,虽然我并未刻意留意过它,但却在记忆中这间房间和大多数房间的门一样,应该是紧闭着的,而此时怎么可能自己就开了呢?

  “原来秘密就在这里,他们紧张的是这扇门背后的东西!”没想到,一个意外之举居然让我发现了这个惊天的秘密,已经无需再多想了,他们能够神不知鬼不觉的如鬼魅般来去,绝不是因为这些人会隐身术,更不是那可笑的“鬼打墙”,蹊跷就出在那间看似普通的病房里面,只不过任何人只会将注意力放在这条诡异的走廊上,以至于始终逃不出怪圈。然而,这座牢笼的出入口恰恰就在最不会引起人注意的地方,只能说我走了“狗屎运”,歪打正着的一记重拳起到了”打草惊蛇“的作用,蒙对了!

  只是这之后情节巨大的反转简直令人咋舌,我不知道是否是由于自己兴奋过度只顾得发现秘密而惊喜,一时间却忘记了掩饰,脸上表情的变化被那女人察觉到了的缘故,只见她微微蹙眉,眼珠中华光闪过,顷刻间就变出了一副春风般的温柔面孔,接着身体往旁边挪了一下,竟然直接将那一扇门亮了出来。

  “刘先生,恭喜你,终于通过测试了!”女人居然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说道。

  “什么?测试?”

  “对呀?而且刘先生是截至目前唯一一名通过测试的人,真是太令人激动了!”她又说道。

  “是不是还要骗我,请不要再玩儿一些小儿科的把戏了。”我根本不相信她说的这些,再者,仅从女人身后那些乌合之众脸上不知所从的样子就知道事情的发展早超出了他们的计划。

  “欺骗?怎么会呢?”女人表现的很无辜,不过,她好像很快明白了我的意思,赶紧解释道:“噢,我明白了,恕我没有和刘先生说明白,这个项目因为极为机密,真正的知情人不超过五个人,因此,刘先生有一些误会也是在所难免的,我们真诚的很期待与您的合作。”

  “我再说一遍,我对你们的什么项目以及你刚才的狗屁解释没有丝毫兴趣,既然大家心知肚明,那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请你告诉我,你身后的那一扇门通往什么地方?是不是这鬼地方的出口?”我直接亮出了底牌,到了现在的地步,还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我也十分清楚,即使是发现了出口,想要轻轻松松地走出去也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也许等待我的会是一场腥风血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