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逃离疯人院(七)

  “哼哼,你小子总算开窍了。”老头子听了我的问话后淡淡的说道。

  “可,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我又一次重复了之前已经问过了好多次的问题。

  “这个就要问你自己了。”没想到老头子回答了这么一句似懂非懂的话。

  “问我自己?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可不可以说的清楚一点?”实在弄不明白他这话里面的意思,我便追问道。

  谁知,老头子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先看了看对面的窗外,才喃喃的说道:“时间又快到了,先回去吧。”说完转身又返回了病房。

  “这又是怎么了?”我好生奇怪,便也瞥向窗外,发现不知不觉中窗外已不再是漆黑一团了,天际边竟然出现了一抹即将冲破黑暗的血红,天就要亮了!时间居然过得如此之快,我们居然在这条充满诡异的走廊里呆了整整一夜。

  接下来,我说不清自己究竟是在什么样的念头驱使下,或许是心中还留着的可怜的希望吧,居然慢慢的走到了那扇窗户边,接着居然伸出了要去推开窗户,去触摸外边的世界,可是就当手掌触碰到窗户上那本该是玻璃的地方的一刻,却感触到了一种奇怪的、不真实的感觉,它不仅仅是推不动的,更像是玻璃窗连同窗外那一抹朝霞都似乎显得不那么真实了。

  “回来吧,他们就要来了。”就在这时,老头子的声音从我身后的房间里传了出来……

  ”您能告诉我答案吗?“我关上了房间的门,立刻向重新蜷缩在沙发上的老头子问道。最终,我选择了按照他的话乖乖的回来了,因为也许只有他才能告诉我一切问题的答案。

  房间里光线很暗,我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但可以肯定他此刻也一直在注视着我,我甚至感受到了他那让人捉摸不透的眼神。

  “嘘!回到床上去。”昏暗中听到老头子压低了的声音。

  我知道他的意思指的是那一伙人又要来了,他要我继续把戏演下去,看来这其中有着某种内在原因。

  于是,我没有再多说下去,按照老头子的话轻手轻脚的回到了床上,又照着之前的姿势躺好,尽量表现出什么也没有发生的样子,可是心中的忐忑却如起伏的波澜难以平静。

  果然,这样的安静没有持续多久,走廊中便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我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而脑子里全是一个接一个的问号,很快,我听到病房的门被人打开了,有人走了进来,会是谁?还是那两个人吗?他们是来例行的检查,让我们吃药,还是要做其他什么事情呢?我静静的躺着,尽量的压抑着自己的紧张和恐惧,控制着自己的呼吸。

  来人脚步很轻,但我可以感觉得到就在我身边,甚至离着我非常的近,几乎我可以感受到这个人的气息,是她,是那个女护士。

  奇怪的是,她没有采取任何进一步的行动,也没有叫醒假寐的我们,就那么静静的呆在那里,直觉告诉我,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的盯着我,紧张让我几乎不能正常的呼吸了,因为我担心过度的恐慌会露出马脚,只能憋着气,尽可能的控制,但愿她能够很快离开。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除了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声,我什么都听不到,越来越强烈的压抑让我有了暴起的冲动,大不了鱼死网破,否则再憋下去,用不着别人动手,我自己就会把自己杀死。

  这个念头刚刚闪过,忽然就听,角落里传出一阵剧烈的咳嗽声。

  “咳咳咳”,那是老头子的声音,他这是什么状况?接着又是老头子”咳咳咳“的咳嗽声,听上去他咳得更厉害了。

  随之,我听到了女护士脚步移动时发出的轻微的声响,借着这个机会,我终于可以轻轻的吐出了一口气。

  “37号,你怎么啦?怎么这么早就醒了,不对呀?那种药……不应该啊?”就听女护士先是问了老头子一句,然后又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难道,难道老头子是在掩护我?”我心中暗自想道。正想着,就听到房间外面一阵躁动,接着几个杂乱的脚步走了进来,打破了刚才的安静,又听到那女人好像对后进来的一伙人嘀嘀咕咕的说了些什么,再后来又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动静,我知道这一定是刚才老头子的咳嗽声引起的后果,却不知道之后这些家伙们要做什么,心中对老头子竟有丝丝担心起来,可奈何我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一动不动的躺在病床上,仅凭听到的动静而胡乱的猜测。

  终于,房间内的一切又归于了平静,我屏住呼吸仔细的辨别着周遭的声音,一方面我担心究竟发生了什么,另一方面更不清楚这会不会又是一个陷阱。听来听去,除了寂静就是寂静,就连一点点活人的气息也没有。难道他们真的都走了?可,可是老头子呢?为什么也没了动静?

  “莫不是老头子遭遇了什么不测?”心中的那种不祥之感越来越强烈,再加上老头子极有可能是因为了掩护我,若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该如何是好?想到此处,我无法再让自己安稳的躺在病床上了,必须的做点什么。于是,我先是微微的睁开了一点点的眼睛,发现这时房间里居然亮堂了起来,好像有一大片柔和的光照射了进来,除此之外,房间里还是静悄悄的。我慢慢的完全将双眼睁了开来,眼珠大幅度的转动,可是范围之内真的没见到什么人。

  “难道他们真的都离开了?”

  “死就死啦!与其胡思乱想,不如起来看个究竟。”心念促动之下,我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身体发力直接从床上坐了起来,这次发现,在明亮光线照射之下的房间内果真是空无他人,即没有了那个女护士,更不见了老头儿,只剩下了我。

  尽管这些已经是在我的预料之内了,可我仍是觉得诧异,老头子仅仅是咳嗽而已,他们至于如此兴师动众吗?难道是因为那种药?老头子会被带到哪里去呢?

  “可是……可是……等等……”思索之时,突然间我猛的觉得自己发现了什么,在此之前,老头子带着我走出了病房,并且让我见识了这里的一些奇怪的现象,特别是外面那条似乎永远也走不到终点的走廊,尽管那些很可能只是窥见一斑,整个事件之后也许极为庞杂复杂,但摆在我们面前首要之事却是如何从这里走出去,只是直到现在都苦于没有机会。然而,现在,老头子这样去做不恰好是一个窥探秘密的机会吗?难道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吗?

  “哼!真是个老狐狸!”想到这儿,我居然对着空空如也的破沙发冷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