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炼药

  第5章炼药

  “有人出了高价要买你的命。”黑衣人轻声说了一句,石冥脸色不变。

  他早就已经猜到,石家人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只是没有想到既然会让杀手门来。

  “那也得看看你们能不能收了我的命。”石冥说话间,运转星力。

  石冥如是鲤鱼打挺一般跃起,看到这般攻势的两人也不敢有丝毫懈怠。

  划拳为掌,死死朝着石冥拳头抗着,周围劲风刮动着枯萎的落叶。

  转身石冥微动,一脚踹到两人身上,稳健落地,双目发寒。

  “就这么点儿实力,还想要杀我?”石冥挥手,长剑舞动,死死盯着前方。

  对与这些杀手,石冥自己也很清楚,放过他们只会引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

  如今要是将这两人诛杀了的话,未来就说不定了,看到这架势,两个杀手也不敢多迟疑。

  就在同一时刻石冥转身如疾风一般扑了过去,剑风滑落,鲜血洒在枯木上。

  那些落在地上的枯木如逢春一般畅露嫩芽,疯狂生长,活生生将两人吞没。

  石冥放下手中剑,长吐一口冷气,额头上汗珠溅在地上。

  “哥,你没事儿吧!”石颜见状马上跑了出来,石冥轻微摇头。

  “看来,现在我们只能去大泽山了。”石冥看着前面巍峨耸立的大山轻声说了一句。

  石颜脸色发寒,这座大山,又被成为死亡大山,近百年来进入的人都没有一个活着出来。

  有杀手在,要不是会死在大山当中,要不就是被这些追杀的杀手杀的片甲不留。

  “真的……没有其他办法了吗?”石颜有些疑惑的为了一句。

  石冥轻微摇头,石颜这才又接着问道:“哥,你到底回去做了什么。”

  要是石冥真的只是取自己的东西的话,根本不会遭到这些杀手的逐杀。

  “我洗了资源库。”石冥轻声笑出,知道瞒不住便告诉了石冥,石颜脸色唰变的苍白。

  “我只是取回了我应该取的东西。”石冥取走的,是家族欠下他十三年的修炼资源。

  此刻在石颜心中也早已安自下了决定,自己重回无望天的时候,断然要为哥哥讨回说法。

  洗劫资源库,在石家以往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只是都没有石冥这般眼中。

  更何况,族老还是他们两个的亲生父亲,他究竟怎么忍心做到这一步。

  “我给你一部功法,你来修炼。”石冥轻笑一声,淡淡的说了一句。

  功法一百零八字,生生被石颜记下,寻一处直接进入修炼状态。

  夜晚的星云来临,整个大泽山似是被行星力包裹,石冥坐在一里地护法都是一惊。

  “果然,星辰诀很适合颜儿修炼。”就在他还在感慨的同时,一股强大的劲力自远而来。

  石冥连忙从地上站了起来,看着来自远处。

  “不知前辈到此何事。”石冥拱手,对着远处轻声说了一句,大泽山不是没有人不敢来。

  而是来到这里的都是一些大能者,自然换做当初星主根本不会把这些人放在眼中。

  只不过如今的形式不同了,刹那间,一老者出现在石冥面前。

  “小辈,你是我这么多年来,见到的唯一一个在我的威压面前不知道畏惧的。”

  惊逍游呵呵笑了一声淡淡的说了一句,石冥看着此刻是一点儿都笑不出来。

  “里面的女娃娃在修炼星力,应该和你有些关系吧!”石冥脸色一寒,心中暗叫不好。

  来人看上去是非常和善,可谁知道他究竟是在想些什么。

  “前辈,您中了毒,恐怕无法大肆运转星力吧!”石冥轻声说了一句,如今他也只能看出这一件事儿来威胁惊逍游,不然他要对里面动手,自己完全拦不住。

  “嗯?”惊逍游清嗯一声,再转脸看过来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了。

  “前辈您既然中了毒,还是早日解的为秒。”石冥面色不该,接着说道:“前辈所受之毒乃是天芒蛇所治,应用天芒丹来医治。”

  “小子,你是药师?”惊逍游这一刻就好像是发现宝贝一样死死看着石冥。

  “在下不才,只是从前和一个友人学过一些炼药术。”石冥轻声说了一句。

  曾经的星主与药主两人是相识多年的老友,在炼药方面星主算是药主的半个徒弟。

  惊逍游哈哈笑了一声,一个小子,修为不高,又能够认识几个人,更不要说是友人了。

  只是如今他是一句话都不说不出来,因为石冥此刻的自信。

  “你手中可有解药?”惊逍游顺势再次问了一句。

  “前辈高看我了,就我这一个小子,那些辅材都凑不齐,更不要说是天芒蛇丹了。”石冥也是平淡回答,显然眼前人也明白这些。

  惊逍游挥手,直接将药材呈现在石冥面前极为说道:“你若是能够炼制出解药来我给你一个惊喜。”

  石冥轻微摇头,此刻,只要是惊逍游不出手对里面正在修炼的石颜出手,就已经算好了。

  惊逍游再一转手,药炉呈现,石冥不再多做考虑,翻手间,将天芒蛇丹投入。

  仅仅只是这刚一运转,石冥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了。

  曾经的他炼制这些丹药只是翻手的事情,只是如今这具肉体实力太差。

  惊逍游看着眉头都是一蹙,这可是他花了一年的时间凑齐药材要不是没有找到那人……

  此刻的石冥也是一点儿都不敢大意,翻手将烈酒取来。

  烈酒刚入丹炉,轰轰欲裂的声音传出,丹炉周围草木皆焚。

  “这……”惊逍游说话的声音也不敢太大,害怕打扰到石冥炼药。

  如今石冥施展出来的炼药手段,确实让他有些难以理解。

  一个小辈,既然能够有这样的能力,他完全不敢相信,除非是当初的药圣下凡。

  三天时间,不说石颜修炼了三天,就连石冥炼药都用了三天。

  晌午时候,石冥一口鲜血喷出,石颜双目睁开,当即听到炸炉般的声音。

  石冥脸色苍白,惊逍游连忙将一刻丹药塞进他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