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流言

  许云歌拥有一些经验:不管是恐怖传说还是异常闹鬼,绝大多数情况下,不会无缘无故地触发灵异事件。

  只有掌握了关键,触发了特定事件,才会导致恐怖传说现世,将受害者拖入恶鬼的地盘。

  “至于金逸明值班,有可能是因为出现这类怪事,有的医生晚上独自值班害怕,他陪人值的班或者帮人值的班。任何医院都不是严谨无敌的军事化系统,若是内部某些方面管理混乱,出现什么奇葩操作都不意外。”

  “不知道那局被亵渎过的骷髅标本,是不是麻烦之一,可惜没有恐怖传说的力量,我现在也没办法重回案发现场。”

  许云歌觉得,他有必要好好接触一下金逸明,或者适当捏造一些灵异恐怖故事,利用外部传闻试探医院的反应。

  如果不是那双高跟鞋追到了太平镇,勾起了许多不好的回忆和猜疑,许云歌也不会不择手段挖掘医院背后的秘密。诅咒本身如影随形的负面作用,已经让许云歌在行为与性格方面产生了巨大的改变,若是再有什么阴谋黑手暗地里对他使坏,这日子也太难熬了。

  好在前2次恐怖传说的经验,让许云歌在私人调查方面,拥有了更多的思路和经验。有些事情,看起来无关,实则有关。有些线索,看起来毫无关联,可找到关键的那块拼图以后,迅速就能理解案件发生的全部经过。

  知道得越多,许云歌就越能透过现象看清本质。

  “今晚拿到的线索已经够多了,透过部分聊天记录,对于金逸明这个人,我也有了起码的印象标准。也许我应该等天亮以后,再来医院转悠转悠。”

  大约是凌晨4点左右,许云歌挑了个正常人类最不活跃的时间,不留痕迹地离开了医院。

  次日,阴天。冬天的阴冷对于病人来说十分难熬,许云歌收到胡家父母宣判之类的情报,敷衍客套了几句法律正义,目光不经意间落在金逸明的附近。

  外表优秀的男性,往往会吸引女人的注意。即使她们并不一定是想和这个男人上床,可下意识的观察与关注,是许多人无法自控的本能反应。毕竟……平平无奇的人才是大多数,他们的存在不仅衬托了突出者的魅力,还会让他们的辨识度不断降低,让特殊人群更加容易收到关注。

  隐身与实体切换,没人知道戴口罩的许云歌游荡在医院之中,到底是在寻找什么。

  “哎哎,正好现在没人,那件事听说了吗?”

  “嗯?”

  “昨晚值班的那几个,听见医院里有不寻常的走动声,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一样,你觉得那到底是什么?”

  “不会和以前的那种事情有关吧……不是请过道长来看了吗?那种事情还会反反复复的?”

  “谁知道呢,医改之前医院就很乱,医改之后还是越来越乱。我今晚一个人值班好怕,你可不可以调班陪我一起?”

  许云歌偷窥看去,那头是两个在悄悄话交流的女性。他找到一个角落,开启隐身跟着上班的金逸明走到一处办公室,却发现里面坐着一名穿白大褂的中年人,不知他是什么身份,让许云歌觉得金逸明走到中年人面前以后,金逸明向寻常女性展现的那种魅力,在这种场面自动消散了。

  “逸明,坐吧。今天找你来谈话,主要是因为最近医院里的一些传闻和流言,影响不是很好。”

  “哦。”金逸明不知是准备装傻还是怎样,竟然也就随便往那边一坐。可能是因为朱羽霞离开后,医院的心理科室并不算是特别强势,金逸明并不担心自己的位置出现不稳定因素。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端起一杯热茶,眯着眼睛盯着金逸明:“我听说,朱医生每次到医院买药时,你都会在上班期间去交流一番,是不是有这回事。”

  “是。”金逸明回答得干脆又僵硬,“当初那件事绝对是个误会,我想劝她回来而已。”

  “可我怎么听说你和她对以前的事情纠缠不休?逸明啊,你也知道现在医生不好当,一出点什么事情,媒体记者恨不得扛着摄像机在医院走廊全程陪跑马拉松。你那是在劝她回来吗,你自己看看行不行?”中年男人将手机往前一推,一张金逸明被打飞眼镜的画面,十分具有动态美感地出现在头条。

  “虽然转发关心的人并不多,大多数人都被流量明星吸引了目光。但是你别忘了,你穿着这身衣服,你就代表着医院。你的一举一动有可能会被病人和家属误解,这年头好多神经病一肚子怨气没出撒,好多人都喜欢看医院笑话你懂不懂?”

  许云歌借着一阵风吹开门的机会,神不知鬼不觉地溜出去换气。

  金逸明纯粹挨训,许云歌本质上是比较无感的,虽然他好奇朱羽霞当年发生过什么事,可要是直接开口问她,搞不好反而会被她怀疑用意。

  最主要的是,现在疑似恐怖传说和闹鬼的线索,都是残留在暗处,这让许云歌有些不安,他并不喜欢毫无准备地被偷袭。

  听见金逸明快要挨训完毕,许云歌才再度隐身尾随,他发现金逸明刚转身关门就变脸一般地挂上满脸不爽。而且他嘴巴一阵怪异地翻动,居然吐出一根牙签来。

  “什么怨气不怨气的,拿一群网络傻.逼的反应来训我,值得那么在意?”

  “哼,老不死的鬼东西,不就是资历比我长一些吗?等我再混几年,搞掉你这院长位置,这医院就是我的了!”

  金逸明的发言有些怪异,他对权力的追求与渴望,比许云歌见过的任何医生都来得露骨。

  “这个男人的控制欲好强啊!朱羽霞那种性格自强自立的女性,应该最讨厌的就是他这种人了吧?”许云歌眉毛一歪,稍稍试探了牙签的反应,发现没有任何诅咒迹象。

  “不过,我要是把他半夜拿骷髅标本解闷的照片发出去,他还会不会如此自信和淡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