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只有你

  香山一中的食物中毒事件,最终没有泛起多大浪花,毕竟总共也只有三个人出现了问题,整个食堂也只是叶店长所在的店面被停业整改三个月,其余的一切照旧。

  在学校领导的指示下,在各班班主任的强力告诫下,一中的学生们已经不再谈论中毒的事了,反而池大聪的银发和他立下的宣言成为了舆论的中心,连带学生家长们也听闻了这件事,知道一中出了个立下豪言壮志的白发少年。

  池大聪,红了。

  在星期五的体育课上,池大聪经过这几天的早中晚三个五公里,每天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引体向上的锻炼,已经拥有了很好的肢体协调性和爆发,在不用系统辅助的情况下,轻轻松松得灌篮成功,理所当然得成为高二五班的“篮球飞人”。

  体育老师也听说了池大聪的事迹,下课集合的时候,他笑呵呵得当着全班的面说道,“池大聪,虽然期中考试不需要考体育成绩,但我还是要给你打个体育分数,至于多少分嘛......”他故意卖了卖关子,然后在全班的哄笑声中开了口,“我就给你139分吧,不给你140分,是怕你骄傲。”

  当语文老师第一次上课的时候,还故意得提问池大聪,“池大聪同学,请背诵白发三千丈的全文,以及作者简介。”在池大聪不啦不啦回答完毕之后,语文老师笑嘻嘻得说道,“大聪啊,你跟李白之间的差距也就是白头发短了点,好好努力吧,争取你的才华也能达到白发三千丈的程度。”

  当化学老师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也故意得提问池大聪,“大聪啊,石灰石、生石灰和熟石灰有什么区别联系?石灰跟石膏又有什么区别联系?”等到池大聪不拉不拉回答完毕之后,化学老师笑嘻嘻得说道,“大聪啊,老师期待你期中考试化学成绩是白银,而不是石灰渣啊。”

  当物理老师第一次上课的时候,也故意得提问池大聪,“大聪啊,物体的颜色是怎么形成的呢?雪和霜为什么看起来是白色的?”池大聪不啦不啦......物理老师笑嘻嘻得说道......

  当生物老师第一次深刻的时候,也故意得提问池大聪,“北极熊身上的毛是白色的嘛?北极狐的呢?北极兔的呢?”池大聪......生物老师笑嘻嘻得说道......

  当英语老师......

  当数学老师......

  当历史老师......

  池大聪成了老师们重点调笑和提问对象,平均每堂课都会被提问三到五次,池大聪自然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一次次得都把各种刁钻古怪的问题回答的有理有据,滴水不漏,甚至在面临着全班只有寥寥几个人才会的难题时,池大聪也成功了。

  等到周六下午放学的时候,基本上所有的老师都觉得池大聪的期中考试成绩应该不错,即使达不到130分,那也不会差的太多。孟老师欣喜得向汪校长汇报了这一周以来,任课老师们对池大聪的高度评价,汪校长也欣喜得向省教育领导发去报告,展现香山一中对池大聪的教育成果。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池大聪躺在床上,回顾着自己这一周以来的翻天覆地的变化,“这才一个周,我已经成了德智体全面发展的三好学生了,不再是高一那个颓废迷茫的学渣了。”

  “阿尔法,only you,能帮我取美名。”

  “only you,能杀鬼卫和平。”

  “only you,能保护我。”

  “教我纵横九天任我行。”

  “你本领最大”

  “就是only you,”

  “Oh,only you~”

  阿尔法听完了池大聪的这首惊天地泣鬼神的赞美之歌,内心十分激动,所以就地一滚,变成了一米多长的金刚鹦鹉,模仿着池大聪的声音也对唱了一首。

  “池大聪,only you,你有个什么名。”

  “only you,就你那烂水平。”

  “only you,真的让我。”

  “忍气吞声看你发神经。”

  “你废话真多”

  “就是only you,”

  “Oh,only you~”

  “阿尔法,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池大聪听完之后,十分感动,然后拒绝再听第二遍,他告诉阿尔法,他对阿尔法东施效颦、拾人牙慧的改编歌曲,“十动然拒”。

  “明天就要给你发放彩票福利了,你有什么打算?”经过情深深雨蒙蒙的两人对唱之后,阿尔法变成了一个十厘米的迷你鹦鹉,“你那彩票还没拿呢,你是不是不想中奖了?”

  “反正明天晚上九点才开奖,明天上午去拿也一样。不知道我今晚八点的六合彩能不能中奖。”池大聪兴致勃勃得把十二张六合彩摆到床上,“万一我运气爆炸,第一次买彩票就中了头等奖了呢,那就不稀罕用你帮我中奖了。”

  “哎呀呀,你这臭小子,奖金还没到手呢,现在就敢对我这么放肆了?”阿尔法瞪着一双圆溜溜的鹦鹉眼,“我考虑明天让你中个几百块的安慰奖算了,省得你态度这么恶劣。”

  “对了,阿尔法,我知道你在模仿我的声音。”池大聪懒洋洋得问道,“为什么我听你模仿的声音,跟我自己耳朵里听到的自己声音,一点都不像啊。”

  “废话,一个是空气传播的,一个是你的头骨传播的。”阿尔法嘲笑起来,“你用录音机把自己的声音录下来,放出来听听就知道了。”

  “我知道这个区别,我只是奇怪,你的黑科技这么多,为什么不能模仿我听到的自己的声音呢?”

  “因为我懒,懒得去记录分析你听到的自己声音。”阿尔法没好气得说道,“如果我能做到这一点,你又能给我什么回报呢?我可是风投诶,没回报的事,我才懒得费力气去做呢。”

  “哎,咱俩关系这么好,你怎么这么功利呢?”池大聪翘着二郎腿,“如果你能说的跟我自己听到的声音一样,你就是我在世界上,唯一的声音知己了。”

  “我才不稀罕做你的知己呢。”阿尔法拍拍翅膀,“小聪子,今天晚上不如我们玩个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