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8、会议(二)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想必方程此刻因当已经维罗妮卡被千刀万剐成一堆肉末了......

  只可惜并不能。

  所以方程依旧完好的坐在屋子里,甚至还能与维罗妮卡大眼瞪小眼。

  除了那张肿胀的脸看上去很是滑稽。

  环顾了一圈四周围,但丁满意的点点头。

  “既然人都已经到齐了,那么会议就开始吧”!

  “这次邀请在座的各位前来,主要问题是关于粮食的储备以及......即将到来的寒月之潮”。

  “我们缺乏足够的食物以及御寒的衣物去渡过整个寒冬”。

  但丁微微偏头,五指极富有节奏的敲击着桌面。看着眉头紧锁的众人,他继续说道:

  ”所以,我打算组织营地里的人手,前往市区弄点物资回来“。

  此言一出!满座皆惊!立刻就有人跳出来反对。

  ”不行!这样一来风险就太大了!去市区里抢东西肯定要开车去,不然就算弄到了物资也很难运回来,可这样一来,必然会惊动市区里那成千上万的感染体,我们的枪支弹药贮备,根本就不足以支持大规模的战争“。

  有人反对,自然也有人赞同。

  ”目前粮库的粮食只够营地里的人们使用大半个月左右,就算节衣缩食,撑死也只能顶一个月。按照你的想法,这个寒月我们大家干脆集体饿死、冻死算了。气候一天比一天古怪,这样的鬼日子也不知要过多久,没有食物、没有足够的物资,我们根本就熬不过这个冬季“。

  说话的人一脸讥讽,毫不留情情面的就将上一个人的话怼了回去。

  ”要不.......我们可以分批派出人手,一点一点的将需要的东西搬回来......“。

  ”没用的,用这方法搬运物资风险大不说,所带回来的东西也少的可怜,说不定连收获与支出都无法平衡“。

  众人议论纷纷,原本安静的会议室里顿时吵吵嚷嚷,如同菜市场一般热闹。

  没有开口的人只有方程、玉烟、维罗纳卡和主导整个会议、只在开头挑起话题的但丁。

  玉烟对眼前的一切无动于衷,因为他本就不是人族,再加上是登入者身份的缘故,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对于他们说的这些就不太在意。

  而方程一直在那用双手捂着脸蛋趴在桌子上,看上去好似在打瞌睡,然而却没有人能发现,他那肿胀淤青的脸庞,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平缓,渐渐变成正常的模样。

  这恐怖的恢复速度,正是他一直以来能够疯狂作死、以及嚣张霸道的底气。

  倏然,感觉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的方程猛的站起身,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他猛的一拍桌——

  嘭!

  屋子里原本的喧嚣顿时安静,人们都看着方程不知道他这举动是何意。

  方程毫无惧意,他的双手撑在桌子上,身子微微前倾,目光炯炯有神的环顾了四周围人一眼,缓缓开口:”清醒一下吧,在座的各位。灾难近在眼前,不管是哪一种抉择,我们都要面对现实“!

  维罗妮卡微微睁大眼睛,似乎有些诧异方程此刻认真的模样,在她的认知里方程可是一直是个不着调的人,可在这样的场合下,她还是忍不住想听听方程的意见。

  方程很是满意人们的目光汇聚在身上的那种感觉,他是个爱出风头的人,前倾的身体探回,方程坐回椅子上一手指着那个但丁开口之后首先发言的人:

  ”你的内心胆小如鼠,丝毫生不起在困境中勇于斗争的勇气,安于现状、守于困境,一心想着苟且独活,在幸存者营地里挥霍那卑微、弱小、甚至可笑的权利,自认为高贵而惜命,目光短浅且又粗鄙无知......不要用这种要杀人的眼神看着我,我所说的一切都是事实,怎么?你不承认“?

  方程双眼微眯,一针见血的指出。

  ”你想用枪支弹药不足来做借口,但你也不用你那豆腐脑好好想一想,如果不去抢、不去挣、你要那些东西又有何用“!

  ”不能发挥出价值的东西,连擦屁股纸都不如“!

  喷完一个人后,方程嘴炮调转,找到了第二个人。

  ”你的勇气可嘉,但却只是个无脑莽夫,东西不够,去抢去挣是没错,但也要看情况而定,丝毫不考虑后果,在面对强大于自身无数倍的敌人面前,还不懂得计划详细的计划方案,若是将营地交由你来管理,唯一的后果恐怕是所有人的性命都会葬送在你手中“。

  方程冷笑连连的收回了手,在玉烟和维罗妮卡的目瞪口呆中,开始寻找第三个人。

  内容全靠扯、瞎J8乱说就对了。

  明明就是一派胡言,可从方程嘴里出来却变得正气凛然、令人生不起反驳。

  总结来说就是很经典的一句话:听不懂是什么意思,可总觉得好像懂很多、好厉害的样子!

  ”你!同样也是个无脑之人,分批派出人手这种蠢话你也能说的出口!你去过市区吗?你去过市中心吗?你体会过被密密麻麻的感染体困住时的感受吗?你有过被异化个体追逐、厮杀的经历吗?你知道为了一点吃的东西和变异生物虎口夺食的痛苦嘛?既然你什么都没有尝试过,为什么又要在这里大放厥词,凭白让无辜的人去送命“!

  方程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但凡被他说到的人都羞愧难当、一脸通红,就差痛哭忏悔了。

  感受人们躲躲闪闪、羞愧难当的目光,以及维罗妮卡和玉烟差异不解的眼神,方程只觉得神清气爽。

  最后,他做出了总结。

  ”承认吧!我们都是弱小而卑微的存在,我们贪婪、我们怕死、我们善嫉、我们胆小、我们肮脏不堪,这是我们的天性“!

  ”可在灾难面前,我们都是一样无能为力,过去无法改变!未来却可以改写,如果连为自己的未来、为营地里的亲人,连拼搏争取一把的勇气都没有,那活着又有何意义“!

  屋子里寂静无声,人们似乎被方程的胡说一通激发了斗志,一个个都目光炙热的看着方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