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黄远安的退隐

  连日未曾安心休息,李尘虽有修为在身,也仍然倍感疲惫,于是在分完账后,很快回房间睡觉去了。

  这一觉就是睡到大天亮,有人在外面把门拍得哐哐作响,终于才把他吵醒。

  李尘心中一惊,睁开眼睛:“我这是睡了多久?”

  他暗自摇头,翻身起来,一边收起自己放在桌边值守的甲士,一边问道:“谁呀?”

  游安的声音从外边传了进来:“李老弟,你忘了今天要给老林下葬吗?快点起来,就等你了。”

  李尘顿时汗然。

  游安口中所说的老林,正是猎虎过程中被虎妖头领巴掌拍爆脑袋的那位散修。

  李尘和他没有什么交情,但好歹也算共事一场了,不能没有任何表示。

  于是李尘打开房门,跟着游安来到客栈外面。

  众人果然已经在那里等着了,见到他来,也没有多说什么,分出四人抬起棺材,便往出城的方向走去。

  办完事,已经是晌午,黄远安带着大家去了一趟钱庄,他们还有件相当重要的事情要做。

  “咳……各位,我现在就把老林应得的那份,总共两万八千符钱寄给他的家人,你们都来做个见证。”

  众人尽皆点头,然后就看着黄远安朝堂倌走去,说明来意。

  李尘看着这一幕,暗自感慨:“难怪赵师匠会说,散修不易!”

  在出发猎虎之前,黄远安也曾问及他远方家人,以便万一出了意外,能够有所抚恤。

  李尘愣了好久没答上来,后来才鬼使神差的报以赵斌赵师匠的户头。

  假如之前死的是自己,如今就是老黄他们在往赵师匠账上打钱了。

  李尘两世为人,未必如同一般蒙童那样对赵师匠怀有孺慕之情,但感激却是实实在在的。

  不过此举也只是他自己的选择,赵师匠根本不知情,说不定收到钱还会一脸懵然。

  这让他越发的明白,自己之于此世,不过无根浮萍而已。

  离开钱庄,黄远安又再请众人到酒楼吃一顿,就当是散伙饭了。

  开席前,黄远安端着酒碗对众人道:“各位,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这次跟大家一起猎妖,我很痛快,但大家各有前程,做兄弟的,也不能阻着,今日喝完这碗水酒,就此别过,他日若是有缘,自然会有再度联手的机会。”

  “黄老大说得对,来,我们一起喝了这碗酒!”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有缘自会再聚!”

  “饮胜!”

  话是说得豪迈,实际上大伙吃干抹净,没一会儿功夫就溜了个精光。

  他们都是草莽散修,聚聚散散,实属平常,能够真正交心,生死不离的好兄弟,又能有几个?

  从昨天分完钱开始,这个临时搭伙的队伍就该散掉了,今日一起给老林下葬,也不过是尽尽心意,顺便再捞一顿大餐而已。

  “李老弟,游老弟,你们怎么还在,有什么事情吗?”

  等黄远安去柜上付完账回来,却见老楼和老侯都还坐在那里等着,神色有些古怪。

  李尘和游安并没有跟着那群散修离开,他们也坐在一片狼藉的长桌边,似乎有什么未尽之言。

  听到黄远安的话,李尘站起身来,向他拱了拱手,道:“黄老大,我就直说了吧,我想加入你们,一起闯荡江湖!”

  游安也道:“那是巧了,我跟李尘兄弟不谋而合,原本还打算着一个人留下来入伙的,这回干脆一起算了。”

  “咳咳……这样啊。”黄远安面上闪过了然之色,却是带着几分歉意道,“其实之前有件事情没跟你们说,我和老楼,老侯几个本是江湖道上的陌路人,这些年有缘聚在一起,多次合作,才真正结伙,共闯江湖。”

  “按说我们已经彼此熟悉,一起闯荡下去也无妨的,但这次失利之后,我考虑了许多,还是觉得,趁这个机会退出算了。”

  李尘奇道:“黄老大,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黄远安道:“就是我不打算继续闯荡下去了。”

  李尘讶然道:“好好的怎么就不打算继续闯荡了呢?”

  黄远安苦笑道:“李老弟,你看我们现在像是好好的吗?”

  李尘顿时无言,黄远安等人近些时日的遭遇,他也看在眼里,还真不能说怎么好。

  黄远安叹了一声,道:“老楼也跟我一样,想趁着还没有彻底变老,尽早回乡谋个营生,安安稳稳的过完下半辈子。”

  李尘惋惜道:“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黄远安道:“李老弟,这便是江湖啊,没有什么可惜不可惜的,慢说我们只是退出,就是明天死在哪个荒郊野岭,无人收尸,又有几人知道?所以我真的是有些累了。”

  这可真是计划不如变化快,李尘原本真心看好黄远安这一伙人,打算加入其中的。

  李尘虽然身怀摄形画皮的秘法,自信无论去到何处闯荡,都足以安身立命,但像黄远安这般经验老到的带头大哥言传身教的机会,却不是什么地方都能遇到的,就是遇到了,对方心性人品不明,他也不敢贸然结交。

  游安在一旁听着,同样有些手足无措。

  这是个当初听到黄远安等人招募人手,就嚷嚷着什么“情义千斤”,当场加入的汉子,怎奈何黄远安等人猎虎报仇之后,突然就表示人生无常,不想继续闯荡下去。

  黄远安摆了摆手,倒是又指了指一旁的老侯,“但是老侯还打算继续闯荡下去,你们若有意,可以跟他聊聊。”

  老侯在旁边默默端起酒碗喝了一口。

  “嗯?侯老哥?”李尘猛然想起,老侯最近断了手臂,为了安装一条机关右臂,几乎把近些年的积蓄挥霍一空,若不是这次猎虎收获还算颇丰,只怕就得当场破产。

  散修出来漂泊闯荡,大多都是有原因的,要么是无计营生,只能靠此维持修炼上进,要么就是不甘平庸,一心想要闯出名声和地位,成就一番事业。

  无论如何,老侯这般的人都远远称不上功成名就,他不肯和黄远安,老楼一般退隐,只怕另有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