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逢林莫入

  自古有训,逢林莫入,逢水莫渡,是说入林和渡水都有相当的危险性。

  这句话虽然用在兵法上居多,但在此时,对于李尘,也称得上是金玉良言。

  他并没有贸然钻进山林,而是依靠一架拥有目晶的侦察旋碟越过树顶,往驰道旁的小山飞去。

  途径之处,尽是杂草繁茂,荆棘丛生,根本无路可走。

  再到上面,大树耸立的高岗上,终于才有一些泥土露出。

  旋碟上方,四个宛如轮盘的旋翼高速旋转,小心控制着移动的方向和目晶的角度,把周边地带一览无遗。

  幸而李尘还是发现,这座山岗背阳的一面,杂草和荆棘稀薄许多,只需要从里许之外的驰道旁绕路过去即可。

  他以神念交互,法力遥感,控制着侦察旋碟避过树枝,一起往那边而去。

  过了不久,李尘藉由机关兽牙虎的搭载,一口气冲上一道矮坡,终于算是真正踏上荒野的领域。

  “咕,咕咕咕咕……”

  似鸟非鸟的怪叫从山林里面传了过来,不知其几许远,李尘却无心探究,而是操控旋碟在前方探路,避开难以攀越的陡坡和荆棘。

  随着机关兽牙虎的深入,眼前的草木渐渐变得错落有致起来,各个品种也开始泾渭分明,不再交相拥挤着生长在一起。

  这是此方世界的趋灵现象,和趋光趋水相似。

  所有植物都将顺应地脉和灵气走向而生长,强大的物种能占据更多灵蕴,弱小的则只能吸收残羹剩饭,因此反而是这种地方,树木高大,山林干净,杂草都变得稀疏起来。

  或也可以说,生长在这边的,已经不再是寻常杂草了。

  又再向前几里,深处的山林变得更加干净整洁,开始出现几分高寒地带雪林的特征,只是没有白雪覆盖而已。

  李尘在不知名的大树中间看到了一些野菜和菌菇,城郊附近,不乏妇孺出来采集这些东西,但由于费时费力,能够走得更远的修士们都不屑为之,也不好意思去抢这门生计。

  不久之后,李尘又来到一片空地,蹲下身查看泥土。

  他两世为人,但在白岩坊时,为了不表现得太过异常,也没少跟小伙伴们一起上树捉鸟,下河捕鱼,基本的野外生存经验都是在那时候所得。

  “应该是黑猶一类的野兽,看起来还是落单行动的独犬。”

  李尘很快就判断出附近有野兽活动的痕迹,是一种体型中小,类似介于野狗和野狼之间的猶犬。

  又过了一会儿,他在附近的树根下发现一团被枯枝败叶和泥土掩埋,但却没有藏得太深的猶犬粪便,上前用树枝捅了捅,竟然还颇为新鲜的样子。

  “看来这附近是它的栖息地。”

  李尘把旋碟停在自己头顶的大树上,以俯瞰视角观察四周地形。

  他发现这里是一个两面夹着缓坡的小山坳,猶犬腾跃能力一般,只能沿着山坳往前或者退后,倒是个伏击的好地方。

  这种野兽生性谨慎,若无必要,不会轻易离开自己熟悉之地,值得花费些许功夫,赌它并没有继续迁走。

  李尘见四周植被繁茂,像是能够养育一些小动物的模样,对此还是有一半左右把握的,至于另外一半,就得看天意了。

  李尘来前就已经想好了自己的策略,他从储物袋中取出前些日子做好的木兔,但见木兔套上画皮,栩栩如生,竟然还拥有着几分真正野兔的气息,这是其他画皮之术难以比拟的。

  李尘掌蕴青芒,剥开画皮,当场用小刀把木兔的腹腔掏了开来,然后放入一个拳头大小的伸缩弹簧球盒,并在木兔外壳钻出一个又一个对应球盒孔位的小眼。

  这是一种能够从里到外弹出尖刺,把木兔变成刺猬的歹毒机关。

  只要有野兽把伪装的木兔咬住,他就有信心能够勾住它的嘴,钓鱼一样钓住,简直比用真正的野兔来做诱饵还好使。

  安装好机关,李尘把画皮套了上去,复又毫无破绽。

  他用一根坚韧的特制钢丝缠好木兔,把它安置在大树旁,然后又缠住树根,使之稳固。

  接下来,就是埋藏钢丝,再把机关兽牙虎收起,爬上十多丈外的另外一棵大树,耐心等待起来。

  这种守株待兔式的狩猎,是枯燥而又无聊的,李尘仗着有侦察旋碟停在那边,也不用分心太多,掏出小刀做起了木工。

  他手里头可是有着好几十个这样的木兔,之前是为练习摄形画皮,没空一一处置,如今等待期间,不能白白浪费。

  在这同时,他也没有忘记召唤另外一架侦察旋碟监视四周,保证自己的安全。

  李尘在这里运用了“他山之石”的技艺,旋碟的傀儡核心内置图像识别和动态对比的原理,可以智能识别是否有情况发生。

  此世低阶偃者,需得以人力运转神识,时刻关注,高阶境界才能用上更为强大的气机感应和危机直觉法门,他却不必如此麻烦。

  可以说,来自地球上的许多技艺,在低阶境界还是非常有用的,甚至可能结合“此山之玉”,开创出一条别样的道途。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大半天,李尘在树上都已经做好了十来个机关兔,还不见四周有预计中的猶犬出没,倒是前前后后来了好几波鸟儿,在附近的树上咕咕呱呱叫个不停。

  李尘被侦察旋碟传回的警报惊动,瞥了它们好几眼,发现都是些类似乌鸦的鸟儿,异常机敏不说,还不见得好吃,当然也不会贸然去猎杀这种东西。

  好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李尘自己都要以为,今天怕是要无功而返的时候,一头外形如同野狗,但是背上皮毛斑纹形似老虎,体态威猛的野兽出现在陷阱附近。

  那是一头黄苍猶,李尘之前的判断出了些许差错,结果却相差不大,它被机关木兔吸引注意,一跃扑上去咬住,就被嘴巴里面弹出的长针钩住了。

  黄苍猶痛得愤怒低吼,李尘却不慌不忙上前,放出机关兽牙虎将其扑倒,然后一刀结果了其性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