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修炼画皮之术

  摄形画皮!

  摄乃摄取,形乃外形,画皮之术,则是一门灵活运用皮革炼化之法,装扮傀儡,使之惟妙惟肖的法门。

  此中种种,蕴含造化之术的变化,被偃师糅合一体,开创神通,然后传了下来。

  及至后世,李尘得其真意,已然能够运用自己工匠层次的法力施展就手。

  这是李尘首次运用此法,他一边感受着法力和兔皮在手掌之中的变化,一边感受着来自木雕的细腻纹理和木质触感,当两者相互交汇的一刹那,似有奇妙变化产生,兔皮竟似找到了对应磁性的磁石一般,自行吸附了上去。

  随着李尘的手掌贴过,整张外皮妥帖黏上,毫发无遗。

  “成功了!”

  李尘面上露出一丝满意之色,看向自己的杰作。

  但见原本木头雕成的兔子,已经套上了一层来自城郊野兔的皮毛,由于法力灌注,刺激生命,当中蕴含的活性竟被唤醒起来,皮毛顺滑,宛如原生,效果远胜雷师匠又是熨帖又是涂抹秘药。

  接下来,李尘掌蕴青芒,轻抚木兔。

  在他的刻意关照下,这张兔皮表面所中箭伤,以及屠宰之时下刀剥皮的开口都被抚平。

  这是一种远超通传法门的画皮之术,单只看在这一木兔身上施展的效果,已然可称奇妙。

  李尘把木兔拿起,端在手里仔细观察,发现口鼻之处还略有缺损,这是剥皮本身造就的漏洞。

  但他不慌不忙,又再一次掌蕴青芒,轻轻抚了上去。

  瞬间,缺损之处重新长出,就连原本尸体标本应有的呆板僵滞也彻底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真实和鲜活。

  尤其鲜活,这是市面上任何通传的画皮之术都无法带来的东西。

  再高明的画皮师,也只能做到整个外表看起来天衣无缝,达到宛如真实的地步,但再逼真,也是毫无生机的逼真,只要细心观察,那种标本和真实生命体之间的差异,仍然呼之欲出。

  通常画皮师都需要经过精细化妆,甚至结合一些易容的法门来遮掩,仍然会留下破绽,但是李尘只靠着轻轻一抚就将之消除。

  “只可惜我初习此术,还无法做到一气呵成的地步,更有那传说之中,虚空化物的手段,能够仅凭意念运存形貌,以自身法力激活目标生命元气,自行生长出画皮!那才是真正功参造化的手段!”

  李尘端详了一会儿,心中自得渐去,取而代之的是更加迫切的上进之感,不敢浪费时间,继续修炼起来。

  他以配套的剥皮之法轻轻抚过自己套上去的画皮,转眼工夫,就把整张皮囊完整的脱了下来。

  接下来,就是不断的重复摄形画皮和剥下皮囊的过程。

  李尘新得秘法,兴致十足,一直忙到太阳落山才停下去吃晚饭。

  “小二,来十斤牛肉,一斤水酒,再炒几个小菜。”

  李尘在大堂埋头吃肉的时候,一个洪亮的声音响了起来,却是散修打扮的大汉高兴对小二喊道。

  “哟,老哥发财啦,连水酒和小菜都吃上了。”旁边有人调笑道。

  东胜洲肉食价廉,倒是青菜贵些,酒水更是奢侈之物,不管有没有蕴含灵气,都能当成灵材来卖。

  “你管那么多,我高兴!今日猎得一头纯白的狐精,至少值这个数!”大汉比出了两个指头。

  众人闻言惊叹,一时间纷纷开口祝贺。

  李尘知道那是两千,不是两百。

  一次出外狩猎,无灾无险,就得了两千符钱,也的确是件值得炫耀和庆贺的事情。

  马上又有人跟着道:“那这么说来,我今日在城郊打到一只野猪,也该犒劳犒劳自己了,小二,给我炒盘青菜,再来一碟‘金豆’,一斤水酒。”

  其他人闻言,不免好笑,亦或暗自叹息。

  “你们运气不错嘛,像我们今天就白跑一趟了,浪费时间不说,机关兽和傀儡出动还得折算损耗,这日子就该精打细算喽。”

  “是啊,听说老葛他们那伙还有人受伤了。”

  “老黄他们也不知道怎么样,至今都不见回来。”

  “嗯?”李尘在角落埋头喝着碗里的肉汤时,突然听到有人提起了老黄,不禁想到黄远安他们。

  “他们不会刚好也在这个客栈落脚吧?”

  他没有多问,而是在旁听了一会儿别人闲聊,果然发现,他们谈论的,就是自己认识的黄远安一伙人。

  散修游历闯荡,夜宿荒野是经常的事情,不过来到郡府这种地方,摆明了就是打算休整一段时日了,若无必要,也不会轻易再那么做。

  他们要么发现了珍贵猎物的行踪,要么就是遇到什么困难,耽搁了行程,报喜和报忧的可能都有。

  李尘吃了足足一大碗肉羹,又就着汤水,把之前腌制的猪妖肉拿出一些来吃掉,这才心满意足的摸着肚子,往仓库走去。

  那里有光晶做成的明灯,夜里也能亮如白昼,不会碍着干活。

  这次李尘却把造化宗给工匠配发的战斗傀儡“甲士”召唤了出来。

  这是一种与真人大小相近,用金铁,木石等多种材质炼制而成的人型傀儡,拥有着远超寻常机关器的复杂结构和功能。

  造化宗把工匠定义为能够制造机关器和各种傀儡部件,组装和改造傀儡的偃者,若是拥有独力制造这种傀儡的能力,那就得是师匠往上的层次了。

  至少,这种傀儡的核心部件,没有那么容易炼制出来。

  但李尘如今也已经是货真价实的工匠水准,进行一番必要的改造并无障碍,所差的只是钱财而已。

  他如今就在考虑,如何给这一傀儡披上人类的外皮。

  “人型傀儡,画皮……”

  “这应该算是造倡秘法的本意了,这种法门,原本就是用在人型傀儡身上的。”

  “听说有些生性邪恶之人因为不得真传,竟然误入歧途,活剥人皮为材。”

  “也有剥死人之皮以降低难度和成本的,为了参修大道,钻研技艺,多的是不顾一切的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