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紫柔星蔡赳,说说你为什么要选中我!

  “啊嘞啊嘞!架!”纳什用鞭子鞭打着满载宝物的马车,愉快地哼着歌,而他旁边,司马时轮正用双手推着两辆独轮手推车。

  汇流村村口,一群抓着长矛的民兵看着远处而来的司马时轮,兴高采烈地欢呼着,其中一名士兵更是将绒军帽扔在地上,欢呼雀跃起来,他跑到小帐篷中找到那位民兵队长,兴奋地大喊

  “兰山匪患扫除了!兰山匪患扫除了!”

  老百姓们从工作中的房屋中走出来,那街角闲谈的老人放下烟枪,惊讶般说

  “什么,兰山匪患扫除了.....?”

  “快看,紫柔星大人来了,是紫柔星!”一孩童从街上跑过来用手指着街面说道

  蔡赳气质清雅,身材高挑,步履轻盈,让周围的男人无不败拜倒在地上,那伏在地上的两名男子,互相言语道

  “如果能有个像紫柔星这样的妻子该多好啊!”

  那一旁的男子拍了拍他的头,斥道

  “紫柔星大人是我们的福星,别瞎说!”

  等紫柔星来到那民兵哨门口,司马时轮在这等候多时了。

  “啊哈哈哈,司马大哥就是厉害,这一脚,那一拳,就把那几个土匪都打死了!”纳什在和民兵吹嘘着,忽然间,脑袋被敲了下。

  “是谁打我啊,真疼啊!”纳什捂着头喊道

  “纳什,不要瞒着我,你藏着的东西我都知道呢。”司马时轮说

  纳什嘟着嘴,只好把藏在衣服里的财宝如数交出。

  司马时轮回到手推车和马车旁,蔡赳对这些财宝围着绕了一圈,并用手摸了一下,而司马时轮也没闲着去向众人历数自己的功劳,而是走到蔡赳身旁,司马时轮伸出右手,手掌张开,问

  “我的装备呢?”

  蔡赳回过头来,说

  “张记客栈二楼五厢,你自己去取吧。”

  司马时轮连道谢也不说一声,直接往张记客栈二楼五厢走去,打开那大门,只见一批着装在此,司马时轮感受到有股斗气蕴含在这些装备里面,其中有护腕,胫甲,肩甲,还有头冠,绵甲,司马时轮穿上这些装备,这时他的综合防御力和独立攻击力都上升了两百余点。

  获得新装备的渴望已经淹没了司马时轮的头脑,后面一声女声传来,门口的蔡赳道

  “喂,你至不至于这样,连谢谢也不说一声?”

  “哦.....谢谢。”司马时轮说罢,记好纽扣

  那蔡赳拿着缴获的绢带,量着司马时轮的腰,说道

  “那些财产会充公,用于国库,不过之后怎么样,我就不知道了。”

  司马时轮摆脱开蔡赳,说

  “紫柔星,你是东海异界之人,说说你为何要救我?”

  蔡赳捋了捋自己的头发,说

  “我本是上古时代之人,那时闹瘟疫,我是经书阁阁长蔡嵩之女,我本名蔡纠,纠缠之纠,后来我中了瘟疫,重病,死亡了,当时只有二十一岁,后来那东海异界的龙王,却把我救活过来,赋予我异世之气,他告诉我一件事情。”

  “何事?”司马时轮问

  “每过一千年,六合必乱,那龙王料到,五千年后,必有一星道之人匡扶正义,那时,象征星道大乱的九星连珠会和紫柔星连在一块,我不知道,会不会是你呢,你身上,有斗气,和五千年来其他六合之人不同,你身上,充满着悟道气息,也就是说,你最后会领悟到悲伤的奥义。”蔡赳说

  (自文明开创以来,每一千年,史学家称之为一纪元,分为荒古纪,上古纪,前古纪,中古纪,后古纪,近世纪,新纪元,而司马时轮乃是新纪元之人)

  “我不清楚,你想表达什么。”司马时轮说

  蔡纠微微一笑,往走廊走去,慢慢地消失在尽头,司马时轮站在门口那,没有追上去,只听见耳中传来这样一句话。

  “命运会选择你,你的责任会越来越大。”

  司马时轮静静地站在走廊上,思考着什么,只见那县长走上来,鞠躬,笑着说

  “来吧,大英雄,今晚开宴啦。”

  “嗯,好,我现在就去。”司马时轮说

  夜里,司马时轮躺在床上,回忆起自己在星圣山时的往事。

  那时,星圣山宗师,名叫刘嘉,收下两名义子,并有两名独子,因为五行之拳,无相之拳伤害太大,刘嘉担心传人之中有人使用这两种拳术实行不义之事。

  在四位传人之中,分为天星司马时轮,地星拉塞尔,刚星长子刘闵,柔星次子刘睿,唯独在他们品性尽皆看出的时刻,方可传授五行之拳和无相之拳。

  四徒之中,天赋异禀者是刘睿,他的柔级相位拳,无影无踪,若隐若现,杀人于无形之中,凡死于他拳下之人,都留全尸,一日,在道场中,刘嘉放出凶狠的巨纹虎(lv36),没想到刘睿将其打倒,却未将其杀死。

  “柔级相位拳!”刘睿大喊,随即,刘睿凭借快速移动,击倒猛虎,却不将其打死。

  “好厉害的柔拳!”刘闵心里惊叹道,可是未作声。

  “孩儿,为何不杀它?”刘嘉坐在禅座上道

  刘睿说“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下不去手。”

  等那刚星刘闵上场,强大的斗气气场震撼了星圣山道场的观看者们,而刘闵用刚道爆裂拳将巨纹虎打的血肉模糊。

  只见刘闵出拳完毕,露出一股充满杀意的眼神,并朝着父亲刘嘉行鞠躬礼,回到了禅座上。

  接下来,便是天星司马时轮了,这时的司马时轮,不过只有11岁而已,面对着lv36的巨纹虎,司马时轮根本打不过,他使出所有天星技能,都无法伤害到巨纹虎,大战五十回合后,司马时轮反而被巨纹虎击倒,就在此时危难关头,刘睿挺身而出,使出一招柔级朔风接将司马时轮救出。

  刘睿扶着司马时轮,到台前,只见刘嘉道

  “时轮啊,苦加修炼,你很年轻,可是你尽力了。”

  司马时轮跪下来,却流下了眼泪,他哭着说

  “我没有用,但是我必须尽力学下去!”

  “好了,时轮,别哭,起来吧。”刘睿把司马时轮拉起来。

  反而那一旁的地星拉塞尔大肆耻笑司马时轮,那刘闵不吭声,刚才却也不救司马时轮。

  轮到地星拉塞尔登场,他只是在三个回合中便被巨纹虎击倒,就在他要被巨纹虎咬伤的时候,又是柔星刘睿,他救出拉塞尔,此时拉塞尔更是引来众人耻笑,他跪在台前,窝囊地说不起话来。

  “拉塞尔,你的成绩不好,却也耻笑司马时轮,我罚你于刹练房面壁思过一天,苦练地星拳术三天,三天后,再来见我!”刘嘉说罢,站起身来,拉着司马时轮的手,和两位亲生儿子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