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月心世界

  球体不断下沉,林子浩的心情亦在不断低落,无缘无故成了囚犯、又毫无预兆的被送进监狱,他多么希望这只是一场梦啊。

  林子浩胡思乱想,在心中暗暗描绘着代达罗斯大监狱那幽暗森然的样子,无论何种想象都让他心惊肉跳,他甚至联想到了神话故事所中描述的那刀山火海下油锅的地狱场景…就这样在忐忑中等待着“地狱”的大门为自己敞开,他等着…等着…然而这一刻却迟迟没有到来。

  下降的过程格外漫长…漫长的甚至让他忘却了恐惧…哪怕是真得下地狱,也应该到地方了吧…恐惧变成了不耐烦,不耐烦又变成了深沉的倦意…他长长得打了一个哈欠,心想这监狱难不成是建造在月球的另一面的?不知不觉中,眼皮沉重起来…

  也不知睡了多久,林子浩被突如其来的旋转感惊醒,恍惚间球体已经稳稳停住。

  林子浩刚刚回过神,左右那两台XP300的方脑袋忽然同时转向自己,“独眼”下探出一个什么物件,那物件发出嗡嗡细响。

  “你们干什么!?”

  虽然知道XP300不会答自己的任何话,他仍是警惕得质问一句。

  此时视线一恍,自己周遭多了一个微微泛光的透明罩,就好像被关进了一个巨大的“肥皂泡”里。

  还在疑惑,圆球那几道厚实的门已经开始逐一升起,XP300们抬起束缚自己的座椅径直向外走去,他的小心脏再次绷紧。

  出了球体,他已经紧张到了极点,习惯性的想要仰头吸口气,却发现连头带脖子被捆得结实根本动弹不得。

  可也不知为何,走出球体后的体感变得非常奇怪,虽然知道月球的重力不过地球的六分之一,但这跟之前在长廊里轻微的失重感觉完全不同,似乎有什么无形的力量把自己的身体向上牵引,自己的头发开始向上飘起,肩膀上的压力也增加了不少,倘若没有座椅的束缚,自己的身体此时恐怕已经飘浮起来了…

  什么情况?难道是因为这个“肥皂泡”?这是到监狱了吗?

  林子浩向四周看去,一瞟之下,他的眼珠却瞬间凝固在眼眶中,嘴唇颤了一颤,嘴巴渐渐越张越大…

  我去,这…这特么是…什么鬼地方!

  本以为自己已经对这个时代的一切不寻常都习以为常了,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此时的这种震撼无比的感官冲击,哪怕是将自己这辈子经历过的全部惊诧加起来,也无法与之相提并论!震惊到简直无法形容,如果非要形容,那就是——这尼玛是在逗我?

  跃入眼帘的是一座城市…不对,与其说是城市,不如说是一个世界,一个绝非人类文明所能创造出的异域——完全由金属构建成的广阔世界——

  头顶的“天空”模糊迷离,仿佛一大团不断变换着色彩的果冻,释放出五彩缤纷的朦胧异光;整个“大地”全部都是由复杂到无以复加如同电路板般的钛银色金属板块拼合成的,就好像登上一艘庞大到无边无际的宇宙飞船的甲板。

  放眼望去,开阔的大地一眼望不到尽头,奇怪的是,极目之处却没有明显的地平线,反倒是远方的天际边缘反而有一条非常明显的,微微凸向地面的的“天平线”。

  只见“天地”间巍然屹立着许多壮观到简直无法想象的圆柱形建筑,这些让人叹为观止的庞大建筑与脚下的地面一样,亦是是由钛银色金属建造的,只是构造尤其复杂,上面布满了经络分明的极具科技感的纹路。

  林子浩怔怔呆望着离自己最近的那座“巨柱”,目测其直径足足可跨越整个11号生态区,他使劲抬了抬眼珠,不过极目上眺亦是一眼看不到顶,简直就像把西方宗教传说中的“巴别塔”带到了现实之中。

  相较之下,运送自己到这里来的那个巨型金属球,现在渺小的好似参天古树下的一粒小米。

  细望之下,林子浩发现这巨柱的内部隐隐透出与“天空”中一样变幻不定的奇光,而且似乎正自上向下流淌着。的就仿佛吮吸着“果冻”的巨型吸管。这样的“吸管”林林总总布满整个“大地”,由近及远整齐的排列到地平线外,近处的全部都笔直得插入浮光流溢的“天空”中,只是很远处得看上去则有些微微倾斜。林子浩忽然觉得如果从整体来看,这里的天空好像一把梳面朝下的大板梳,而这些“巨柱”就是那一排排梳针了。

  这个奇异的世界实在是太过离奇了,不过至少有一点是可以确定的——这个神奇的地方绝对不可能是区区人类的杰作…话说这里真得是月球吗?

  一个念头闪电般掠过林子浩脑海,我…我该不会是被外星人绑架了吧!?

  未及细想,只见XP300们忽然身躯一矮,双腿转眼间变成两排轮子,拽着自己在凹凸不平的银色大地上疾驰起来,骤一动,自己的身体连同座椅都“飘”了起来,现在成了仰面朝天。他感觉自己就像被狂风吹起来的风筝一般凌乱,加上那种强烈的上浮感,要多难受有多难受,胃里又是一阵翻腾。

  想到如果这种重力环境下吐在这“大肥皂泡”里,那岂不是要与呕吐物共舞了…他一顿挤眉弄眼,眼泪都快憋出来了,方才硬生生将呕吐欲压了回去。

  林子浩心中暗暗咒骂这些粗暴执法的破铜烂铁,把目光尽量集中在上方幻彩多姿的美丽“天空”上以分散精力,这时候,他又有了更为惊人的发现——自己头顶上方那团泛光的“天空”内,竟然还隐藏着许多“巨柱”,只不过,它们竟然是以水平方向悬浮在万丈高空之上的。

  如果这东西砸下来…林子浩不由联想到大象踩蚂蚁…

  可转念一想,不对啊,自己的身体会向上飘,也就是说,这里的重力似乎是与地球相反的,那巨柱自然不会砸下来了…但如果是这样,岂不是说?

  他忽然有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这看起来变幻无常的天空并非天空,那里恐怕才是“地面”,而自己…现在其实是悬在…妈呀~~~!

  想至此处,他眼珠一翻,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