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别看了,学不会的

  太华山来了一群妖精的信息,很快就在头顶上那帮势力中流传开来。

  毕竟富饶又充满杀戮的南瞻部洲是他们挤破了脑袋都想要介入的地方,无数双眼睛不间歇的盯着呢。

  但这个地方的人皇实在是太难搞定了。

  在这片大陆上,人皇在人类心中的地位向来都是至高无上的。其他地方都是讲求君权神授,一个小毛神都能让他们的主宰纳头就拜。而南瞻部洲不一样,他们根本就不相信什么君权神授,他们相信的是受命于天。

  天老大,他老二。

  管你是什么白帝之子,还是阎罗活佛,都得在这帮二杆子的脚下有节奏的颤抖。

  现在情况总算好转了那么一点,在西方佛教和天庭的共同努力下,让李二来了一场魂游地府。经过恐吓和利诱的双重忽悠,人皇已经首先同意了西方佛教和地府在南瞻部洲的渗透。

  虽然进展还有点慢,但依然算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开端不是?

  嗯,照这样的剧情发展下去,自家用不了多久就又能分得一块肥沃的韭菜地了。

  尽管没有算出来那妖精为什么还留在世上,如来佛祖的心情仍是非常愉悦的。

  他一面用法眼望着宋湘她们在太华山折腾,一面转头问身侧的女装大佬:“唐僧师徒现如今到了哪里?”

  观音菩萨掐指算道:“还有一月路程便到七绝山。”

  如来点头道:“七绝SX去不远便是朱紫国,朱紫国国王年轻时曾在落凤坡前射伤孔雀大明王所生两只幼雀,于是孔雀大明王吩咐教国王‘拆凤三年,身耽啾疾’。如今确是要应了他。”

  观音菩萨笑而不语。

  他早就吩咐自己的坐骑金毛吼去办这件事情了,只是身边的龙女偷偷跑去瞧它,回来路上碰到了哪吒,还跟那三太子发生了一点龃龉。

  现在观音菩萨越看这浓眉大眼的“三坛恶少”越觉得讨人嫌,就让丫自甘堕落的跟着那小妖精折腾吧,真是个没出息的娃。

  如来兴致盎然的看着太华山的影像,正是五峰比试,哪吒扮演的张小凡跟褒姒扮演的陆雪琪斗了个两败俱伤后,奉命出去历练的剧情。

  整个《诛仙》真正精彩的地方慢慢拉开了帷幕,扮演幼年田灵儿的娇娇却已经杀了青,接下来的故事就要交给女王陛下了。

  不过娇娇一点都不在意,能到这里见识到雄伟的太华山,已经让她兴奋的好几天都睡不着觉了。正巧有这个机会,她可以好好看一看太华山。

  于是,娇娇拉上了同样无所事事的翠翠,两只萝莉一拍即合,背着宋湘,悄悄离开了拍摄基地。

  不远处的草丛里,两条小蛇沮丧的吐着信子,望着山上的情景。她们还震惊于“陆雪琪”使出的那招神剑御雷真诀。

  太华山上的仙人、妖精一抓一大把,但对于没有实力的两只小蛇精来说,那可不见得是什么好事。说不定哪天就被人抓去羮了,渴望变强,是她们一直以来坚持不变的追求。

  “姐姐,别看了,学不会的,我们都还没有化形呢。”双头小青蛇对身边那条比她粗了两倍有余的金蛇说。

  金蛇晃了晃脑袋,想想也是那么回事,无奈的心底叹了口气,扭着水蛇腰走了。小青蛇回头望了望场中的哪吒又望了望褒姒,羡慕的信子都忘了吐。

  许久,她才耷拉下两只脑袋,思考着待会儿去吃点什么平复一下心情。

  野果子?都快吃吐了!

  山鸡野兔?她打不过。

  蛇生啊,真是无聊又可怜。

  然后,她被一双小手抓了起来。

  “师姐,你快看,我抓住了一条蛇,它有两个脑袋!”

  翠翠大呼小叫的吓了小青蛇一跳,等到她反应过来,眼前那张原本天真烂漫人类小脸让她觉得无比狰狞。

  又羡慕又恐惧。

  人类啊,还真是得天独厚的种族,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修成人身呢?

  “姐姐快救我啊!”

  小青蛇扭着身子,努力的龇了龇牙,露出了两只头里四颗森白的小牙齿。

  只是,金蛇已经走远了,两个人类似乎又听不懂她的语言,而且这俩家伙根本就不怕她的威胁。

  她不敢咬下去,因为她认出了眼前这个大一点的人类是她一直都很崇拜的“田灵儿”。田灵儿也是很厉害的,起码碾死她不比碾死一直蚂蚁麻烦多少。

  “呜呜,求求你们放过我吧!田灵儿姐姐,我是你的粉丝啊!”

  接下来,“田灵儿”的一句话让她吓尿了,这个吓尿不是形容词,而是动词。

  娇娇说:“有两只脑袋,它好漂亮!不如我们晚上把它炖来吃吧。”

  你们不能这样啊,还没征得人家同意呢!

  翠翠眼睛都弯成了月牙,二话不说把小青蛇收进了腰间的香囊里,还轻轻拍了拍,道:“再去抓点山鸡野兔什么的,凑够一锅了。”

  当然,这些都是跟她们的师父宋湘学的。虽然年纪都不大,但毕竟已经达到了地仙境界,捉个山鸡野兔什么的来下菜,自然不是什么难事。

  等到晚上跑回来的时候,兴奋的她们已经忘了这件事,倒是如意真仙做的烤野猪肉让两只萝莉垂涎三尺,大快朵颐了一番。

  娇娇和翠翠相约明天去西峰的天下第一洞房看一看,听当地人说那里是萧史和弄玉公主成仙前成亲的地方。

  小姑娘自然对爱情什么的没什么概念,但她们真真切切的听说那里是有人飞升成仙的,所以想去看看仙人们有没有留下什么宝物。

  寻宝什么的,想一想就觉得很刺激。

  半夜,激动的娇娇终于呼呼的睡过去,香囊里瑟瑟发抖了一整天的小青蛇此刻却狼狈的爬了出来。

  太可怕了!

  要不是吃掉香囊里的半拉桃子,她还真没力气能爬出来。

  看着躺在床上睡的五迷三道的娇娇,小青蛇就恨的牙痒痒,不过她又不敢赌气咬她。

  不过也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个害自己担惊受怕了一整天的“田灵儿”,就算你是我的偶像,你也不能这么欺负蛇呀!

  想了想,小青蛇爬到娇娇身侧,愤愤的张开嘴咬断了挂在她腰间的那个香囊,衔在嘴里,一扭一扭的爬了出去。

  还好这是帐篷,底下并没有屋子那么封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