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搬砖

  (抱歉,这两天朋友结婚,没时间码字,实在抱歉,实在抱歉。)

  “帮助你妹啊帮助!”刘昊心中咆哮,恨不得在楚生这张贱脸上狠狠给他来一下子狠得。

  “别害羞嘛!同学之间不就应该互相帮助嘛,原来我学习成绩差的时候你看不上我,不愿跟我一起玩,也不愿给我们讲解问题,但我不会,只要你提问,我一定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加油!你一定可以的!可以和我成绩一样好的。”楚生拍着刘昊的肩膀,一脸的语重心长。

  “呵呵。”

  刘昊甩开楚生的手自己闷闷回到了座位上,刘昊发现自己是真的厌恶楚生,只要这家伙出现,空气都是臭的!

  把试卷发完,余曼雅开口说道:“今天放假,估计你们也听不进去,所以就不讲课了,下面我把作业布置一下。”

  楚生被何正春看的不自在:“何正春你能不能别这么看我?我又不是娘们,看我做什么?”

  从老师宣布楚生考试得了一百二十分的时候,何正春的眼神就没从楚生身上挪开过,楚生被何正春诡异的眼神看的浑身发毛。

  “畜生你是不是作弊了?怎么考的?居然考了个满分,你这是脱离人民,背叛组织啊!”何正春一脸痛心疾首道:“你这是背叛啊!背叛了我们不及格小分队。”

  “滚蛋。”

  何正春也不为意,嘿嘿笑道:“这下好了,以后我直接抄你的作业就行了。”

  楚生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嘿,怕你以后没机会抄啊!”

  “啥意思?你还不让我抄啊?你这负心汉,前天还叫人家小甜甜,现在又...嘤嘤嘤...”

  “滚滚滚,滚蛋!恶不恶心?不是我不让你抄,而是估计以后你想抄都没地方抄了。”楚生幽幽道。

  “什么意思?”

  “意思很简单,我不想上了。”

  “上什么?”

  “我说我不想上学了。”

  “什么?你不想上学了?”何正春惊叫出声。

  “啪。”

  楚生在桌子底下狠狠踹了何正春一脚:“你喊什么喊?”

  看到很多同学向这个方向看了过来,何正春讪笑了两声,小声道:“你是不想上学了还是想转学?”

  “当然是不想上了,上学有什么用?长大了还不是一样给别人打工?”

  何正春一脸担忧:“可是你不上学还能干什么?跟你爸一起去建筑工地搬砖?”

  楚生脸一黑:“滚蛋!你才搬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个时代满地都是黄金,干点什么不行?”

  楚生心中暗付:“干什么不行?实在混不下去哥们去杭州找杰克马,日后发达了就算自己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再不济哥们直接北上去找不知妻美大老刘,话说大老刘的媳妇是真地漂亮,不行,流口水...”

  “我都想好了,我要开一间网吧。”

  “网吧?啥玩意?”何正春一脸懵哔。

  楚生知道跟何正春说网吧等于对牛弹琴,所以干脆说道:“就是游戏厅!”

  “啥?游戏厅?”何正春眼神都变了:“楚生啊,你可拉倒吧,游戏厅可都是街上的黑社会,大痞子开的,就你?还游戏厅?别闹了,就算你开,你有钱吗?”

  开网吧可不是张口就来的,首先需要大笔的钱,你有钱还不行,你还必须有人。

  黑的白的都得有,没有人脉关系,网吧是开不起来的,2000年的治安,说实话,比后世差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在初中生眼里,那些开游戏厅的老板都是黑社会,都杀人不眨眼,所以当楚生提出要开网吧的时候何正春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你忘了,我大伯是市里的公安局长,今年换届说不定就是政法高官,有我大伯撑腰,干什么不行?”楚生眼中憧憬着未来,颇有些意气风发的姿态。

  何正春沉默了半晌,开口一句话让楚生拍案叫绝。

  “政法高官是啥?公安局长?能有大刘厉害吗?”

  大刘是县城的大痞子,早年是干装卸工的,装卸工都要抢地盘,占的地盘越多,卸的货也就越多,赚钱也就越多。

  大刘讲义气,而且又有一膀子力气,很快就成立了自己的装卸队,名声也越来越大,时势造英雄,原本的卖力气的装卸工,一个苦哈哈,摇身一变成了县城里的大痞子。

  初中小屁孩子知道啥?在他们眼里,街面上的小混混比市长,比公安局长都牛哔,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真正牛哔的不是那些个小混混,随便一个协警都能把初中生眼中自认为牛哔的不行不行的大刘制服的服服帖帖的。

  看着一脸自信的楚生,何正春犹豫了片刻小声说道:“楚生,我发现你真的有点变了,感觉你和我们都不一样了。”

  “人当然会变的嘛,总有一天你也会成家立业,生儿育女,为家庭操劳奔波,到时候你也会变的。”

  何正春沉默了,他觉得楚生想的太远了,现在的他们就是学习,玩就好了,他们长大还要好多年呢,结婚生孩子,这可是连想都没想过的事情啊。

  “对了楚生,一会放学后去游戏厅打游戏吧?”何正春兴奋的提议道。

  楚生摇了摇头:“不去,我妈在家包饺子了,回家吃饺子去。”

  “傻哔,吃什么饺子啊?我这有五块钱,何庆苗那有十块钱,你在拿几块钱,咱玩会游戏机,找个小馆子要个菜,一人整两瓶啤酒多过瘾?”

  2000年凉菜三块,炒个鱼香肉丝也只不过六七块钱,啤酒五毛钱一瓶,二十来块钱足够三个人吃喝不清的了。

  楚生瞥了何庆苗一眼:“小屁孩子喝什么酒?不学好。”

  “卧槽,楚生你装什么大尾巴狼?第一次下馆子喝酒就是你领着我们去的。”

  坐在前排的何庆苗挤眉弄眼道:“就是,考了个一百二十分就猪鼻子插大葱装起洋相来了。”

  “滚蛋,你才猪鼻子呢。”

  前排的何庆苗上学时候也是楚生的玩的比较不错的伙伴之一。

  上学时候的很多记忆都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但唯独一件事情楚生记得很清楚,那就是每次放学回家都会吃到韭菜馅的饺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