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混乱的开端

  九月份的弗兰德斯纷乱不断。

  在入秋后,这座城市的犯罪率陡然上升。失踪人口的数量越来越多……如果说只是那些普通屁民的话也就算了了,大家可以愉快的装作不知道。反正这个年代的警察局,城防军什么的,也都是为富人服务的。对于普通人的死活并不是太在意……

  可是,如果牺牲人数实在太多,乃至引起了社会动乱的话,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更不用说,失踪人口中还有不少贵族。

  所以弗兰德斯的头头脑脑们觉得很头痛,城防军还有警察局,甚至还包括黑手公会这样的有活力的社会团体,都受到了来自各方面的压力,要求他们尽快解决这件事。让城防军司令,警察局长还有黑手公会的老维尔维特感觉很不爽。

  他们一不爽,压力就会向下层层传递过去,副局长啊,黑帮大哥啊,城防军的副司令啊……然后再向下。

  于是这几天,城防军士兵,基层警察还有黑帮小弟们,都像是没头苍蝇一样,瘟头瘟脑的四处乱窜,看谁都像是绑架犯。结果不单单没有搞成事,反而让纷乱的弗兰德斯变得更加纷乱了。

  ……

  在这样乱糟糟的情况下,黑手公会的总部,也是维尔维特官邸遭到攻击的事,就像火上浇油一样,让城市的动乱变得更猛烈了。

  在弗兰德斯的城市议会上,小维尔维特声泪俱下的控诉,声称自己的父亲被两名藏头露尾的可怕剑士杀死了。

  “是的,我看的很清楚,他们其中一个戴着乌鸦一样的面具,另一个则戴着假面。

  他们非常强,冲进我的家里如入无人之境一样。我们手下的兵士,根本就不是他们的对手。然后,他们就当着我的面杀了我父亲。“

  说到这里,小维尔维特已经泣不成声。同一时间,周围的那些议员与贵族们,都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一幕,欣赏着他的表演。并且还会随着时间与状况变化,发出“啊”“哦”“嗯”的赞叹声。

  ……

  总之,这件消息以极快的速度传播开来……尽管不少贵族们,对于黑手公会的老维尔维特表示不屑。但不得不承认的一件事是,老维尔维特在弗兰德斯,乃至是帝国南部的重要性,要比他们所有落魄贵族加在一起还要高。

  也因此,作为这场动乱中牺牲的最重要人物,弗兰德斯的状况升级。代号乌鸦,与代号绅士的两人,也被城防军,警察局与黑手公会拿来当了替罪羊。

  ——绑架案频发是谁的锅?乌鸦绅士!

  ——刺杀了艾米丽小小姐是谁主使?乌鸦绅士!

  ——弗兰德斯最大的公共危害是谁?乌鸦绅士!

  当然因为一系列乱七八糟的谣言散播,不少人都将乌鸦和绅士当成了一个人。就好像当年红色革命根据地时闹出的小笑话一样。

  当然这个并不是重点。

  甚至对目前的张诚来说,搞清楚小维尔维特究竟想要做什么,他为什么要袭击艾米丽小小姐,都不是目前的重点。

  目前的重点,应该是安抚好怀特·卡特。

  ……

  “mmp的这个王八蛋是在诬陷我们!他爹根本就不是我们杀的——不,那个怪物究竟还是不是小维尔维特。死的那个究竟是不是他爹都还是未知数呢!王八蛋!!!”

  在知道了自己被诬陷,乃至利用了之后,卡特就陷入了狂躁不满的状态。

  在张诚他们三个人聚在张诚的房间里,商量这件事儿的时候,卡特就这样气急败坏的抱怨着,让旁边的大姐姐瑟瑟发抖。

  “某种意义上,这也不算坏事。”张诚在一旁冷静分析:“我们的黑暗身份出了名,也方便我们用这种身份的号召力做些事,比如说组建一些地下势力,以方便行动。”

  “——我说的不是这个啊!”卡特继续超不爽:

  “我,是,说,我不爽这样被人利用啊啊啊啊啊!!!”

  “呜呜呜……”大姐姐继续瑟瑟发抖。

  “尤其是被这种仇人,对手和王八蛋利用!”

  “呜呜呜呜呜……”

  “老娘一定要找机会做了他,一定的!”

  ……

  差不多就是这样,在气急败坏了好一会儿之后,卡特才略感气馁的坐下来。

  “啊,还是不爽……”

  她从一开始就意识到了,小维尔维特超强的。她和张诚两个加在一起都打不过。更不用说现在这混蛋又继承了他父亲的黑手公会,势力大增了。

  “所以要怎么办呢,啊,要怎么办啊混蛋……”

  “稍微安静一下,我还在想。”

  张诚制止了想要继续呻吟的卡特。

  然后抬起头。

  看着卡特:

  “你还记得吧。”

  “记得?”

  “就是之前,在面对黑手公会的刺杀时,艾米丽小小姐显得很紧张。”

  “嗯,是的,很紧张所以呢?”卡特翻了白眼:“你喜欢那种萝莉受惊的样子,觉得很可爱吗,你这个变态。”

  张诚直接无视了卡特的胡言乱语,接着说道:

  “在她感觉害怕,紧张的时候,她的眼睛的颜色有变化,虽然并不多。但她那漂亮的蓝色大眼睛,的确闪烁着金色的光。”

  “金色的光芒啊……”

  听张诚这么说,卡特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然后开始回忆:

  “我第一次扮演成乌鸦的时候……那位小小姐的眼睛……啊,嗯……好像有,又好像没有?时间过得有点久,所以记不太清了啊。”

  “总之,就先假设,他对于艾米丽的兴趣,是艾米丽小姐本身好了。”张诚这样说:

  “再接下来我们需要更多帮手,以及更多的情报。尤其是有关黑手公会的。”张诚说:“我现在已经有一个初步的计划了……”

  “嗯,嗯。”对于张诚的计划,卡特总是很支持并且很期待的:“那你就初步的说一说……”

  也就是在张诚预备说点什么之前,门口传来了敲门声。

  在卡特带着大姐姐“呜”的一下子闪人后,张诚开门,确认是一名他属下的女仆。

  “这么晚了,有事?”张诚不算冷淡也不亲近的问。

  “是,是的,管家先生。”她有些紧张的点了点头:

  “但是有很重要的客人,小小姐吩咐我来找您。”

  “这么晚了……重要的客人?”听她这么说,张诚觉得更奇怪了。而看女仆连续点头的样子,感觉她不是胡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