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师姐语重心长的叮嘱(2/3)

  太白飘逸的剑器舞、张老黑沉闷的肚皮鼓,这对奇特的表演组合,在落落懵懂的大眼睛看来,热闹、欢乐反而要比精彩、华丽更胜一筹!当然,落落也看不出剑器舞的高大上,她更加喜欢太白老爷爷唱歌时候那摇晃的脑袋,更加喜欢那个拍着肚皮的大块头,似乎很好玩呢!

  “嘻嘻!”小姑娘看得心情很欢愉,她眉欢眼笑地抬起小脑袋,似乎想要招呼爸爸也来看看。

  正好,杨言也低下头来,跟女儿对视上了。

  杨言刚才还有些好奇,落落不看电视,脖子转向另一边在干什么,不过,他顺着女儿的视线望去,他的视线直接穿过了虚幻的张老黑,只看到了正在拿着一份游戏卡牌不知道嘀嘀咕咕什么的亮亮和嘟嘟。

  原来是在看两个小哥哥啊!

  杨言和女儿微微一笑,没有在意,继续和胡阿姨聊天,倾听她从无到有地组织起来一个冠军老年舞蹈队的“历史故事”。

  落落看到了爸爸的笑容,以为爸爸也看到了,她便喜滋滋地哼笑一声,继续地看向了太白和张老黑的表演。

  一首歌的时间可不长,太白和张老黑很快也完成了他们的表演,落落眨了眨大大的眼睛,期盼地看着他们,以为还有什么节目。

  没有什么节目了,只有张老黑表演了一下“特技”,原本坐在地上的他,玩了一个托马斯回旋,然后翻身站立起来。

  “祝导游使者,杨小落小朋友,生日快乐!仙福永享,寿与天齐!”太白和张老黑两人已经排练好的,他们站在一块,很有气势地向落落拱了拱手,声如洪钟地念起了祝福语。

  这个祝福语后半段有点不太对劲啊!

  不过,落落也没有能够理解,她的小脑袋现在想得很简单,看到这两个人热闹的表现,小姑娘抱着爸爸的大手掌,忸怩一下,然后也是羞哒哒地“嘻嘻”笑起来。

  太白见效果不错,他心中暗喜,然后拉着张老黑开溜:“见好就收,细水长流,让小导游慢慢适应,现在可不要露馅了!”

  落落好奇地望着他们消失的背影,小姑娘莫名地觉得那个会拍肚皮的大块头蜀黍好像有点眼熟。

  不过,以现在落落的小脑袋,她可不会多想,很快也便收回了视线。

  这个大块头蜀黍其实还是蛮有趣的呀!居然会拍肚皮呢!他的肚子大大的,很好玩的样子……

  落落一周岁的生日会也很快结束了!

  没有抓周,也没有繁文缛节,只有亲朋好友间的欢乐相聚,给落落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生日。

  值得一提的是,最后杨言还接到了家里人的电话,母亲打来的,但大姐、姐夫也在,他们打电话过来给落落祝贺生日快乐,还叫那两个调皮捣蛋的小家伙——王子浩、王子瀚来唱生日歌。

  杨言将手机拿给落落听,小姑娘还用两个小手抱着爸爸的手腕,好奇地看着这个传出来嘈杂声音的手机。

  不知道落落有没有懂,杨言小声地让落落和电话另一头的奶奶打招呼,小姑娘都很乖巧地对着手机叫了一声“奶奶”,甜甜糯糯的小奶音,叫得奶奶陆秀丽在电话那头笑开了花。

  ……

  送走了宾客,杨言和夏瑜将大家送给落落的生日礼物放到车的后备箱里,不过有些玩偶比较大,夏瑜那辆小车的后备箱塞不下,只能放在副驾驶座上。

  这时候,地下停车场忽然被车灯照亮,霍嫣然开着她那辆赤褐色的卡宴,出现在了杨言他们旁边的车道上。

  “你们回去吗?”霍嫣然按下车窗,精致的下巴微微一扬,开口问道。

  “嫣然姐,你就先回去休息吧!你明天下午不是还要坐飞机去京城吗?”夏瑜笑道,“我们还要去一趟医院,今天日子比较特殊,杨言说要去感谢一下以前照顾过落落的人。”

  霍嫣然轻轻地点了点头,跟夏瑜说了几句,便潇洒地开着她的车率先驶出酒店的地下停车场。

  杨言他们确实是要去一趟南粤大学附属第三医院,今天彭医生他们要值夜班,没有空过来,杨言特地订了一些便携、可口的糕点,准备送过去给彭医生他们。

  杨言和夏瑜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九点多钟了,已经犯困的落落没有在酒店时候那么活泼,穿着青花瓷小裙子的小姑娘,很依赖地偎依在爸爸的怀里,都不愿意让干妈来抱。

  杨言只好一只手抱着落落,一只手提着装糕点的袋子,剩下那几袋比较重水果,就只能交给夏瑜来提。

  夏瑜并不在意,她还健步如飞地走在了前头。

  “这么晚了,你们还跑来一趟,还带那么多东西干什么?”晚上医院没有多少人,不过科室里,彭医生、王护士、洪护士都在,彭医生看到杨言他们出现,一边笑着开门将他们迎进来,一边责怪地说道。

  “今天是落落的生日,落落还得陪你跑来跑去,你看,小宝贝都困了,想睡觉了!”洪护士想抱抱落落,可是犯困后的小姑娘只想要爸爸,洪护士便嗔怪地数落起了杨言。

  杨言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主要还是带落落来看望一下她几个大恩人,当初要不是有师兄师姐你们的悉心照顾,落落也没有现在这么健康,没有你们的帮忙,我也没办法有这么听话可爱的女儿。”

  杨言这番话是发自内心的,落落缩在爸爸的怀抱里,但小姑娘没有睡着,她还眨了眨大眼睛,看看爸爸,又看了看周围这些白衣服的叔叔阿姨们。

  也不知道她有没有听懂。

  彭医生摆了摆手,说道:“我们只是尽了我们的责任,穿上这身白褂,就要救死扶伤,落落能有今天,主要还是因为你,你做出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落落有你这样的爸爸,也是一个很幸运的事!”

  以前也照顾了落落很多晚上的王护士看了看杨言带来的这些礼物,感慨地说道:“小杨的心地好,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看我们,有心了!”

  洪护士却笑眯眯地看向了此刻默默地站在杨言身后的夏瑜,意味深长地说道:“可不只是小杨的心地好,夏警官也是好人呐!以前是小杨和夏警官交替地过来看孩子,现在你们两人还依然是一起过来。师弟,师姐有句话你可是要听好了!”

  “师姐,您说。”杨言愣了一下。

  “夏警官这么好的女孩,全世界都找不到第二个,你可别傻傻的,辜负了人家。”洪护士的话,得到了王护士的认可。

  但也是让杨言和夏瑜闹了个大红脸,因为这里面的内涵,就算是杨言情商再低也是听了出来。

  他支支吾吾的,还想为了护着夏瑜的面子,帮忙解释一下,但夏瑜先开了口。

  夏瑜没有解释,也没有接下洪护士的话茬,她只是红着脸,小声地说道:“素盈姐,你们叫我小夏就行了,不用叫夏警官。”

  ……

  从医院回来,杨言和夏瑜都不怎么说话,他们就跟之前落落喊“妈妈”一样,都有些不知道怎么应对这样有些尴尬的场面,索性,装聋作哑。

  直到回到了家,夏瑜帮杨言把东西搬回去,杨言先把睡着了的落落放在婴儿床上,然后送夏瑜回去。

  “今天谢谢你,好不容易有一个假期,还陪着我跑上跑下,做了那么多事,辛苦了。”杨言发自内心地感激道,他的声音很温柔,而且压低了之后,有点广播腔,深沉有磁性的低音,特别撩。

  “不辛苦。”夏瑜声音闷闷的,她转身,将杨言推回房门,“好了,你快回去吧!我自己上楼就行了,坐电梯而已,又不是有多远、有多危险。”

  夏瑜潇洒地甩头离开,杨言看了她的背影好久,才将房门关上。

  本来以为今夜就这样回归安静,但杨言刚刚将阳台的衣服收回来,他的房门忽然被敲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