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两难境地

  安排完了这一切,蒋淳斌并没有急着回集庆,因为他打算把庐州好好规划一下,将它打造成自己坚实的后方根据地。

  韩林儿看着就糟心,所以蒋淳斌也没让他在庐州城过多停留,管他吃了顿饭,留他过了个夜,第二天一大早蒋淳斌就让丁德兴将他送往滁州了。

  蒋淳斌带过来的三万兵马此时还剩了两万出头,于是便将他们和庐州、安丰幸存的几千残军编到了一起,直接归入了花云、胡大海麾下。

  花云和胡大海此时也已经接受了蒋淳斌的主公身份,并准备安安心心为他效力了,于是这几日便一直忙着操练兵马、修补城墙。虽然闲下来时也会跟蒋淳斌喝酒聊天,但和当年的感觉总归是不一样了。

  就这样平稳地过了几天,蒋淳斌对庐州的境况也算大致放下心来,于是便准备启程回集庆了,可就在这时,驻守安丰的吕珍却再次发兵攻打庐州城。

  蒋淳斌知道这必是出自张士诚的授意,否则吕珍肯定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来招惹自己,不过令他纳罕的是,张士诚这是抽了哪门子风?怎么突然又跟自己干上了?

  当初蒋淳斌刚打下集庆时,张士诚就总想着要把他赶走,于是双方大大小小的得打了上百仗,最终蒋淳斌的地盘越来越大,而张士诚不仅损兵折将,连自己的兄弟张士德都被俘牺牲,于是张士诚不得已投降元廷,双方之间也算有了暂时性的和平。

  后来蒋淳斌虽然与张士诚偶有摩擦,但也没再发生过太大的矛盾,基本上邵荣都能替自己摆平,可现在看来,张士诚这是又要找事儿啊!

  但蒋淳斌现在并不想和张士诚作战,因为他定下的策略是先解决掉陈友谅,不过他万没想到的是,一直安闲地在他那一亩三分地上享乐的张士诚会突然发难,这会不会是陈友谅的诡计?

  可不管这是不是陈友谅的诡计,蒋淳斌都只能作为一个被动者,因为他没办法左右张士诚的选择,如果他非要跟自己打仗,自己总要还击啊!谁让老子夹在陈友谅和张士诚中间?实在是恼人至极!

  吕珍并没有留给蒋淳斌太多的思考时间,很快他便陈兵于庐州城下,看样子是准备攻城了。

  蒋淳斌还没有离开庐州,此时城内剩的粮食也不算太多,不过蒋淳斌并没打算对外求援,因为在他看来,凭借着自己手上这小三万的人马,还守得住一个庐州城。

  当吕珍知道蒋淳斌还在庐州城内时,确实是吃了一惊,于是他首次攻城便含了更多的试探性意味,同时下令一定要把庐州给紧紧围住,决不能放走任何一个庐州城内的传令兵。

  蒋淳斌清楚吕珍就是想趁着庐州新败、准备不足,来占一把便宜,说到底和张士诚是一个德性,如果不是挟大胜之势,估计他们也没有这个胆子。

  好!那我蒋淳斌也趁这个机会,给你们一个狠狠的教训,让你们知道我的厉害!你张士诚就是欠收拾,就得像上次一样把你给打怕了,你才不敢再来招惹我!

  于是蒋淳斌不仅率着兵士奋勇守城,还令花云和胡大海分别带领兵马出城去袭扰敌军,结果令吕珍损失惨重。

  不过城外的吕珍并没有气馁,在被花云等人出其不意地冲杀了几次之后,他也学乖了,不仅严令士兵加强防守,同时还使出了极其阴损的一招:

  在攻打庐州城之前,吕珍把在安丰俘获的许多大宋政权的官员及士兵家属摆到了最前面,由他们掩护着攻打城池。

  在张士诚眼中,只有刘福通的人头才是有用的,因为可以用来向元廷请功封王,至于这些大宋政权的官员及士兵家属,便统统如草芥一般,也就剩充当炮灰的作用了。

  但对于花云等人来说,下面那些命如草芥的人中有自己的同僚,有自己的弟兄,有自己的亲人…面对他们,又如何下得去手呢?

  这种情况下,蒋淳斌也没法让他们忍痛放箭,毕竟不是普通的百姓,而是和许多兵士有关系的人,万一造成内部哗变可就不好了。

  结果在这种情况下,吕珍部将的进攻异常顺利,很快便有一堆士兵冲到了城墙根底下,然后有的攀城墙,有的砸城门,分工倒是挺明确,更糟糕的是,更多的敌军正源源不断地在下面汇集。

  面对这种场面,蒋淳斌知道再不能心慈手软,于是命令兵士堵死城门的同时,开始在城墙上拼命组织抵御,只要有往上爬的,全都给他削下去!

  血战了一天,双方的损失都不小,蒋淳斌清楚再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因此便开始大规模地组织人马突围,向外送信求援的同时,还下令让各路兵马堵住吕珍的后路。

  蒋淳斌被围困在了庐州城,这自然是一件大事儿,于是在集庆得到求援消息的徐达立刻率兵赶来,而吕珍见事有不对,在援军到来之前便撤兵了。

  虽然庐州之围得解,但蒋淳斌却在其中发现了很大的问题:安丰极其附近的寿春等城池皆为张士诚所据,自己得到的只有庐州这一座孤城,这样下去,被动的永远是自己,吕珍等人随时可以倚仗协作之便攻取庐州城。

  这就相当于在自己眼皮底下安了一个钉子啊!之前刘福通在的时候还觉得没什么,因为双方尽管互不联系,但也从无摩擦,可现在不同了,张士诚这个私盐贩子把势力延伸到了这里,早晚是一个大威胁,而且可能在关键时刻打自己一个措手不及!

  邵荣到底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能让张士诚如此得势!蒋淳斌不由得在心中责怪起了邵荣,要说这次张士诚出兵安丰,邵荣可谓全程表现不佳,如果不是他一直毫无作为,自己也不可能陷入这种被动的境地!

  但蒋淳斌现在又没办法责怪邵荣,毕竟他还要靠邵荣替自己顶住来自张士诚另一个方向的压力,可现在的局面又不得不解决,于是经过反复衡量,蒋淳斌终于作出决定:攻打安丰,将这块地盘上张士诚的势力彻底清除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