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道长,他来了!

  就见这二十平方的卧室里,什么衣柜电脑、是一应俱全。当然,在靠墙的地方还有一张儿童床,就是带滑梯的那种高腿床。而床铺之上也自然有个小孩子。不用多说,这孩子就是亮亮!可是,就在亮亮熟睡的高腿床边上,还有一个人,此人没有腿,通体黑糁糁的,那一身的鬼气也是丝丝缕缕的、看着哥们格外的渗得慌。

  不过,乾盛推门的力气之大,似乎也引起了对方的注意。可我并不认为,对方发现我们闯进来、是因为门把磕到了墙上的动静,而是门板打开时、所扇起的气流、让对方察觉到了我们。

  可就是这个细节,也让对方吓了一跳,他几乎在我俩进屋的第一时间,就把自己的脸、转向了门口、也就是我和乾盛这边。

  这三面相对以后,我一看,不由的头皮就是一麻,因为哥们发现对方的脸,居然相当的诡异。

  如果是乍一看的话,你会发现对方的脸、很清秀,他那眉梢眼角之间,除了被哥们这不速之客所吓倒的恐慌以外,也就只有五官之间的黄金比例可说了。

  但是,哥们已经学道小成,我的这双眼睛,也适应了在晚上看人的不便。所以,我除了看到这些细节以外,我他娘的还发现、对方的左右脸、竟然有着不同的五官对比,虽然他的两边脸都很清秀,也都很漂亮,但这种漂亮,是一男一女、各有千秋的两种漂亮。也就是说,对方的脸、竟然一半是女、一半是男!

  “卧槽!这.....这是个什么鬼啊?”我吓得舌头开始打卷,手里早已准备好的雷符,也在此时僵在了半空,哥们一时竟然没有在发现对方是鬼的第一时间、把雷符给打出去!

  可也就是哥们被吓住片刻间,对方也如同受惊的兔子一般,发出了一声、不男不女的怪叫,‘啊~!’,随即,这屋里就是‘呜’的一阵阴风,朝北的窗户突然就开了,紧跟着,那不男不女的鬼、就砰地一声、变成一团黑气,朝着窗户就涌了出去。

  “你小子干毛呐!”乾盛见对方眨眼就逃,气的是火冒三丈,见哥们还跟傻子似得僵着,就一巴掌拍在哥们的后背上,疼的我咧嘴‘啊’了一声。

  可这能怪我吗?那不男不女的‘阴阳鬼’也太诡异啦!谁第一次看到那种脸能不害怕啊?再说了,你乾盛不是鬼差嘛,你他娘的刚才不也是被吓了一跳、没反应过来嘛!就你这德行还当鬼差呐,我呸!

  哥们的心里也很愤怒,回头骂了一句:“我操你大爷的,你他娘的还有脸说我啊!还不他奶奶的下楼追、等你妈波儿的黄花菜啊!”

  骂完,我掉头就朝着门口跑去,紧跟着‘噔噔噔噔’开始下楼,我也不管楼道灯是不是亮的,完全是摸着黑、凭着上楼时的记忆、连跳带蹦的就回了地面。

  但是,等我下楼以后,那个不男不女的‘阴阳鬼’早就没影了,别说鬼影了,就是黑气都一点不剩的消失了。再等我扭头想找乾盛、问他走哪边,就发现我的身后、居然只有被脚步声吵亮的楼道灯光!

  我去,乾盛没跟老子下来吗?我说这一楼的楼灯怎么亮了呢!可乾盛那逼货跑哪去啦?

  正当我想着、就此放弃今晚上的计划回家、还是随便找个方向追一追的时候,哥们就听见头顶上有声音。

  “大林,那鬼玩意去西边了!”

  哎?是乾盛的声音!我抬头一看,就见声音传来的地方、是徐璐家的北卧室窗户,在那里、正是缓缓飘下来的乾盛,而他的一只手,还指着西边的半空。哥们朝西边定睛一瞧,就见一团黑气也在缓缓下落,不过对方下落的时候,还在朝着西方飘走。

  我想也不想,拔腿就朝着西边追,不过,哥们朝西边跑的时候,也不晚抬头骂一句:“乾盛,你他娘的就是个二逼,你打窗户往下蹦、都没老子下楼来的快,我看你以后还有什么脸说自己是鬼差,我看你还好意思说自己是张城隍的得力干将不!”

  乾盛被哥们说的老尴尬了,可他没理由反驳啊,毕竟我说的是事实。而且,现在也不是打嘴架的时候,乾盛刚一落地,迈开双腿就跟了上来,几乎是眨眼间,他就和哥们跑了个参差不齐。

  “你小子别得寸进尺....”乾盛和我跑了个差不多后,这才抓住机会怼我:“你小子比老子多跑好几秒、不照样让老子追上了嘛!我看你小子以后还有脸说我不!”

  哥们啥时候吃过嘴上的亏啊,下意识的就骂了回去。我说:“老子天生脸皮厚,老子天生就没本事,可老子再不济,那也比你这没脑子的鬼差强,毕竟哥们不会傻到从窗户上头往下蹦,而且还屁用没有!”

  “你....”

  乾盛气的脸色涨红,但他此时也没有时间再说什么了。因为前方就是我俩进来时的那面围墙。而那个不男不女的鬼、所化的一团黑气,也在落地之后恢复了人形,并朝着那面墙急冲而去,再到了墙根底下时,我和乾盛就眼瞧着人家双腿一曲、再一蹦,灵活的像只兔子一样,扭着屁股就翻到了墙那边!

  我深知那个怪鬼的身上、有着能解开一切问题的答案,至于哥们为什么这么想,咱回头再解释。

  所以,见对方翻墙跑,哥们就对着乾盛喊叫道:“今晚上说啥也得抓住他,至于咱俩谁傻逼、就等这事完了再说吧!”

  我说这话是有原因的,因为我正常翻墙的话,得需要鸿毛术的减重辅助,但这么一来,哥们就会浪费很多的时间,因此,我还需要让乾盛带我去墙外头继续追,只是在此之前,我得先让他知道孰轻孰重、以及事态紧急。

  不过,为了避免他带我翻墙的意外,我还是边跑边摸出了一张鸿毛符,但没有念咒结印、施展什么鸿毛术。

  鸿毛符在手,哥们就下意识的去运转体内的灵法力,反正这就是小事,不影响哥们跑路。而灵法力汇于手掌之时,鸿毛符上是精光一闪,符箓本身的灵力、就顺着我的手心、钻进了我的体内,开始造成一定时间的减重效果。

  在这里,我得多啰嗦一句,就是单靠一种鸿毛符,是不能让哥们的体重、变成一根羽毛那么轻的,而要想达到那种结果,就必须再用上鸿毛术,两相结合、互相辅助,才能做到最大程度的减重。

  所以,单靠一张鸿毛符、是做不到那种程度的,但至少能让哥们减重一半啊。而随后,我就把一只手伸给了乾盛,乾盛也知道孰重孰轻,二话不说就拉住了哥们的手。正好此时,我俩也来到了墙根底下,一人一鬼同时曲腿弹跳,再加上乾盛比我跳得高、哥们的体重也轻了不少,所以,我俩不出意料的,就翻过了墙头,下意识的顺着街道两边、开始乱看。

  “在那里!”乾盛指了指南边,我也看见街道的南头、有一个浑身黑气的影子在疯跑。跑的还特么的挺快,几乎一眨眼,对方就跑到了十字路口,朝东边一拐,就不见了踪迹。

  我和乾盛也不知道对方要去哪,但我俩也没心思琢磨,而是继续追去。

  哥们现在很轻,被乾盛拽着跑的、可是比刚才更快的。我的脚还时不时的飘起来,那由此也可以看出,作为鬼差的乾盛、到底比哥们快多少了。

  额.....可他如果不从窗户上头往下跳,那我俩现在,好像也不会和那个不男不女的怪鬼有这么长的距离差吧!

  好吧,不说废话了,毕竟正事要紧。

  只是......我被乾盛拽风筝似得拽到了那个十字路口以后,缺乏对方竟然跑了一个圈,又回到了筒子楼的大门口。不过,对方到了那里时,我似乎隐隐约约的看,那个怪鬼好像停下了,然后,对方身上的黑气就翻翻滚滚冒了起来!

  “怎么回事?它在干什么啊?”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就边跑边问乾盛。

  而乾盛回答我道:“老子要是知道就不追了!”

  额.....好吧!

  等距离被逐渐的拉近,哥们眼前的画面就更清晰了,而这时我才看清,那黑气在翻滚之中,居然不只是一个人影夹在其中,而是两个!

  可多出来的这个人影、却不是独立的站在另一个人影的身边,反而是一个平胸脯的人影心口处、有另一个半身的人影,在挣扎的往外挤。

  “阴阳体的鬼吗?”我吓了一跳,赶紧驱手一弹,一张雷符带着黄光就射了过去。

  “不要!”乾盛却出声阻拦,哥们也不知道他这声不要是什么意思,但想来是不要我用符吧。毕竟这里也没有女流氓非礼他呀!

  但是,乾盛说的慢了,雷符已经带着破空声射进了那团黑气当中,随即就是一声闷雷的爆炸,黑气当中炸光频频闪动,更有一个男人的惨叫声紧跟而起。

  没错,就是男人的惨叫声,而不是不男不女的阴阳声。可造成前后比对、相差如此之大的原因,我并不知道。不过,我眼角余光所看到的乾盛脸色,就明白,哥们刚才那张雷符、打的不是时候。

  那男人的惨叫声响起之后,黑气当中的站立人影、就开始浑身抖动,其身体上散发而出的黑气、也更加的浓郁,甚至从他身体当中挣扎而出的人影,也在此刻挣扎出来的更快了。

  “嘿嘿嘿嘿嘿....~!”突然,那黑气当中又响起了一声女人的坏笑,随即就是一声:“多谢道长!”

  额......这是对哥们说的吗?我想也不想,下意识的就回了一句:“您客气了,举手之.....”

  我一个‘劳’字没说完,乾盛一巴掌就拍在了哥们的脑袋上,骂道:“客气你妈波儿啊!”

  “靠,你丫敢抢老子的口头禅!你信不信我叫‘坐着菌’把你写死!”

  乾盛都没搭理我,右手一探,一条锁链凭空出现,他脚下如飞、面色凝重,手里的锁链被他带的哗哗直响,几乎两秒之间,乾盛就赶到了那团黑气近前,右臂一抡,锁链哗啦啦的飞进了黑气当中,然后就开始围着那个很诡异的、一人半的影子、开始转圈缠绕。

  啊?为啥影子是一人半?

  废话,站着一个,正在挣扎挤出来的是半个,这可不就是一人半影子嘛。

  但乾盛毕竟慢了,或者说,是哥们刚才的那张雷符、打错了,因为乾盛的锁链刚开始围绕对方,那半个影子的挣扎速度、就翻着倍的开始快。差不多眨眼之间,半个影子、就彻底的变成了一个。也就是说,对方从另一个影子的身上、脱离了出来。

  锁链哗啦啦的还在响,围绕的圈子也瞬间变小,可只缠住了那个平胸脯的影子。至于另一个影子,早在离开前一个的魂体时、诡异的向上一飘,脱离了锁链的围绕范围。

  我是眼看着那个出来的影子、逃脱了一位真正鬼差的锁魂链,哥们紧张观瞧之余,也不忘把这一手记在了心里,想着回去以后告诉吴美人,就是不知道吴晓雅能不能借此悟出、破解刘义那条锁链的招式!

  “拦住她!”这时,那边的乾盛高喝一声。哥们也回过神来,定睛就是一瞧。

  只见,那个逃脱锁魂链的影子,居然朝着老子跑了过来,虽然对方没腿的事实、已经证明了对方是个鬼。但在我和对方的距离拉近以后,哥们却看到了一张很漂亮的女人脸!再加上对方的雄伟胸围,哥们立刻在心里断定,这好像是一个女鬼吧!

  见对方和我近在咫尺,哥们是下意识的抬起哭丧棒就打。可在这时,我这才详细的发现,那个女鬼的脸上,并不是害人之时的狰狞,而是一种令人心痛的害怕,她甚至还说了一句:“道长,他来了!求求你救我!”

  他来了?谁啊?我.....我又怎么救你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