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额外奖励

  神特么的硅胶中毒啊!

  南里香和几名SAT队员满脸黑线——不想说就算了,这么扯淡的答案,简直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啊!

  随着本体的死亡,那座巨大的肉山也如泄了气的皮球般逐渐瘫软下来,肥厚的脂肪层中露出了一张留着骚气小胡子的中年男人的脸。

  居然还挺帅。

  “咦?”一名SAT成员愣了愣,跑上前来打开战术手电仔细辨认,难以置信的惊叫道:“巡查长你看!是泽越先生!”

  南里香迅速上前,仔细检查后不由得脸色微变,随即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们来晚了……营救任务取消,准备收队!”

  “那个……泽越先生是谁?”

  虽然不关罗戒鸟事,但罗戒还是很好奇的问了一句,毕竟在《学园默示录》的原作中,可是从来没有过这样一个人物的。

  “你不认识他吗?”南里香稍稍有些意外,“日根财团的董事长——泽越止,此人生性风流,与数之不清的女性有染,尤其喜好对与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女性下手。毫不夸张的说,他一个人就养活了半个倭国的娱乐记者。”

  泽越止?这个名字貌似很耳熟啊……

  卧槽!

  罗戒脑中突然闪过一条久远的记忆。

  这个泽越止,不就是传说中的小黄油神作《日在校园》男主角伊藤诚的便宜老爹嘛!

  那可是靠着一人一根,撑起整个《XX_Days》系列游戏世界观,从亲姐妹到亲闺女,以及与亲闺女生的闺女,都挨个怼了个遍,有着“人形自走炮”之称,连宙斯也要甘拜下风的男人啊!

  没想到这货居然也乱入进了《学园默示录》这个幻境,还变异成了触手魔这样的倭国国民级大怪兽。

  嗯,这个形象倒是很符合他的身份,说不定还是他曾经的梦想。

  这时其他SAT队员边射击边退到南里香的身旁,焦急道:“巡查长,自动扶梯和安全通道都被死体堵死了,我们没办法回天台!”

  “这……”

  南里香眉头紧蹙,捏着小巧的下巴苦苦思索,可思来想去似乎也没有更好的对策。

  往上走肯定是行不通的,受肉山怪的乳白色黏液吸引,数以万计的死体还在不断向下涌来。

  而往下走显然也很危险,之前封堵自动扶梯,使得大量死体掉落到一层,估计总数丝毫不比上面少多少。

  南里香下意识看向正蹲在地上研究那坨肥肉的罗戒,看这货专心致志的模样,总给人一种随时会割下一块烤BBQ的感觉。

  “夜魇君……”

  南里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不知从何时开始,她已开始有些淡忘了自身的SAT队长身份,不自觉的总会去想着跟随罗戒的步调和节奏。

  “了解。”

  罗戒抬手做了个OK的手势,他之前蹲在那里当然不是为了BBQ,除了在捡肉山怪掉出的【变异泽越止的宝箱】,其实一直在研究对方的身体结构。

  毕竟要在一堆肥肉里分出哪是肚子哪是腿,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找到了!”

  罗戒忽然打了个响指,猛的一刀刺入了肉山怪那肥厚的肚皮下端。

  肉山怪只是自我恢复能力惊人,表皮防御并不高,以【铭刀·河豚毒】那能一刀腰斩五只死体的锋利,轻而易举便从上面剜下了一大坨肉。

  抓住其中的一根已经变得软趴趴的触手,罗戒用力猛的一拽,两颗足有瑜伽球那么大的奇怪肉球从肉山怪那一层层的肥肉下面被扯了出来。

  “这是?”南里香似乎想到了什么。

  “是的,就是你想的那个。”

  罗戒笑了,向南里香挑了挑眉毛,露出一个秋名山老司机的微笑。

  走你——!

  扯着那条触手,罗戒抡出了一道720度风车大回旋,猛的将那两颗大肉球向天井中央抛去。

  南里香这时哪还看不懂罗戒在打什么主意,短暂的错愕后,嘴角挑起一抹迷人的微笑。

  两颗灼热的子弹接连从漆黑的枪口中飞出,刚好飞到天井正中的巨大肉球被当空打爆,白花花的不明黏液如当空泼洒的牛奶,纷纷扬扬笼罩了大半个天井。

  随后,壮观的一幕发生了。

  随着一片片混乱的嘶吼,无数死体如受到了来自地狱的召唤般,纷纷从商场的各处钻出,不约而同的涌向中心天井。

  嘎啦啦——

  天井周边的不锈钢护栏在尸群的挤压下,不断发出令人倒牙的扭曲声,片刻后终于不堪重负的发生了断裂。

  数以万计的尸体如决堤的洪水般从护栏的缺口处纷纷坠落,那遮天蔽日的景象就好像给天井四周装上了一道黑色的雨帘。

  上万死体集体跳楼的场面可谓极其壮观,南里香等众SAT小队的成员已经彻底看呆了,好半天才意识到到了该撤离的时间。

  “夜魇君,直升机就在天台上,要跟我们一起走吗?”

  眼下危险已经彻底解除,南里香就势将自动步枪背在了后背上,枪带在前方勒出了一道深深的弧线,愈发显得胸前丰挺诱人。

  “不了,南警官……”

  “叫我里香吧。”

  南里香笑了笑,将额前的长发撩至耳后,从战术背心中掏出一个小便签本,写上一组数字塞到罗戒的手心里。

  “这是什么?你的房间号码吗?”罗戒开玩笑道。

  南里香此女最看重实力,只有比她强大的男人才能得到她的认同,尽管是无心插柳,然而经此一役,南里香对他的好感显然已经到了一个相当高的程度。

  南里香白了他一眼,道:“这是我之前答应给你的报酬——我那间别墅楼梯下方的杂物间地板下有一个秘密保险柜,纸上是保险柜的密码,小心别输错了,一次就爆炸,三公斤TNT。”

  罗戒捏着纸条的手微微僵硬了一下,心中暗暗抹了一把冷汗。

  如果不是意外完成了这个隐藏任务,就算在南里香家找到了那个保险柜,估计也会被直接送上天吧?

  不过话说回来——谁会在自己住的房子下面埋炸弹啊!特么有病吧!

  “另外……”

  南里香忽然双手揪住罗戒的衣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火热的红唇印在他的嘴上,柔软的香舌不甘示弱的沿着牙缝钻进来,主动与他的舌头紧紧纠缠在一起。

  另外两名SAT队员先是一愣,随即露出了善意的笑容,起哄般的打起了口哨。

  罗戒完全没有想到南里香居然会来这么一手,不由得瞪大双眼难以置信的盯着那张近在咫尺的小麦色俏脸。

  南里香同样没有闭眼,笑意盈盈的眼神中充满了侵略性,一如其性格般直爽狂野。

  许久,分离,轻轻的喘息。

  “别误会,没别的意思,只是对你拯救我们全队的额外奖励。”南里香一脸玩味的挑了挑眉梢,左眼轻眨,俏皮道:“仅此一次,别告诉静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