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异能异变

  罗戒如同一只大号树袋熊宝宝一样,搂着脖子夹着腰,面对面挂在南里香那窈窕健美的身躯上,任由她带着分段急速下落。

  虽然带着几分暧昧,但隔着厚厚的胸甲和战术马甲,实际上并没有预想中的那种旖旎气氛,反倒让罗戒有些尴尬。

  好在没用多长时间,南里香就已经稳稳的降到了二楼的平台上。

  另外三名SAT成员这会儿正忙着举枪清除周围的丧尸,并没有注意到这两人居然是抱在一起下来的。

  罗戒从南里香的身上跳下来,甩出【铭刀·河豚毒】,一个滑步俯身穿过SAT队员,将剩下的五只死体一刀腰斩。

  “巡查长,你看下面!”

  一名SAT队员无意中从护栏向楼下探头瞧了一眼,不由得脸色大变。

  借着五楼天井投下的明亮月光,只见数千平米的一楼大厅中,横七竖八的倒着数以千计的尸体,一堆堆,一簇簇,散发着死体特有的刺鼻的血腥和腐臭味道,零星的残肢和内脏浸泡在满地的污血中,仿佛置身于一座巨大的屠宰场。

  南里香毕竟不是那种上过战场的老兵,隔着狙击镜爆头几名劫匪的视觉冲击,和眼前这尸山血海的地狱般景象比起来可称得上是小巫见大巫了。

  她拉着索降绳的手莫名的一软,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滑去,随即被一只大手抓住手腕用力带了回来。

  “小心,二层虽然不高,可以你刚才的姿势摔下去,还是挺疼的。”

  罗戒这回还真不是说笑,之前他就曾被一群死体从滚梯上挤了下去,后背着地差点把内脏都给摔出来了。

  南里香被罗戒揽在怀里,手扶着那隐隐透着体温的坚固胸甲,呼吸稍显有些急促,也不知是不是被刚才的意外失足吓到了。

  “这些死体……都是你杀的?”

  “不是。”罗戒果断否认。

  “你觉得我会信你吗?”

  南里香翻了个白眼,那一个个特征鲜明的弧形尸堆,完全就跟五楼的那些尸堆同出一辙,这货特么明显在那睁眼说瞎话。

  “你既然都已经猜到了,还非要多此一问呢?”罗戒耸了耸肩,一脸为难的模样,“你说我否认吧?那是撒谎不诚实;可要是承认吧,又会显得我很不谦虚,违背我做人低调的宗旨……”

  南里香这回可没笑,紫色的双眼紧盯着罗戒的脸,仿佛想要看出什么,片刻后忽然问道:“你是异能者?”

  “异能者?那是什么?”罗戒隐约猜到了些什么,然而他却只能暂时装傻。

  “死体病毒除了会导致普通人的死体化,还有很低的几率产生两种截然不同的生命体——异能者和异变者。”

  “异变者可以视作死体的加强版,战斗力极其恐怖,但却和死体一样没有神志。”

  “而异能者就是像你这样,获得了某种或某几种神奇能力的人,他们中绝大多数都具备独自对抗大量死体的能力,也有少量人的异能偏于辅助,战斗力与常人无异……当然,像你这样强的异能者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很显然,南里香已经将罗戒认定为刚刚觉醒了能力的异能者了。

  不过这样也好,至少省去了向对方解释能力来源的麻烦。

  “南警官,这些消息……”

  “不该问的不要问,我能对你说这些已经是破例了。”

  南里香强行打断了罗戒的问话,看她的反应,显然是知道其中某些内情的。

  罗戒无所谓的耸耸肩,反正自从在藤美学园的保健室见到了那红灰双色小伞的标志,他就已经将这个世界灾难的源头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清理了附近的丧尸,南里香伸出两指向前虚点,示意向二楼女装部商场深处进发。

  “等等。”罗戒忽然伸开左臂,阻止了他们继续向前。

  “怎么了?”除去之前那不靠谱的索降事件,南里香对于罗戒的战斗素养还是很信任的,立刻抬手叫停了队员,谨慎的持枪上前道:“怎么了?你发现了什么?”

  “有古怪。”

  罗戒示意南里香将战术手电的灯光照在地上,指着刚刚砍杀的十几具死体尸身,皱眉道:“你有没有注意到,这些死体都是男性,居然连一个女的都没有。”

  经罗戒这么一提醒,南里香也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了。

  任何时候,这种大型综合购物中心里,顾客都是女性占据主体。

  更何况整个二层又是专门为女性顾客而设的女装部,偏偏却不见一个女性死体,无论怎么去想,眼前的情况似乎都透着一种莫名的诡异。

  “你确认还要继续?”

  尽管有些明知故问的嫌疑,罗戒还是下意识看向身旁的南里香。

  南里香曾多次带队参加过各种行动,哪会不清楚这种诡异状况背后隐藏的危险,然而她只是稍做犹豫,便咬牙回答道:“这是我们的任务。”

  “好吧,你开心就好。”

  罗戒无所谓的耸耸肩,心中却暗自提高了警惕。

  相比其他楼层,二层女装部明显安静的可怕。

  尽管已经尽可能的放轻了动作,几人的脚步声在这空旷的女装部商场内依旧显得那样的刺耳。

  战术手电的灯光照在无处不在的塑料模特上面,拖出一道道晃动的人形黑影,配上不知从哪里传出的死体的沙哑低吼,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在场每个人的心理承受极限。

  也只有五感和神经反射远超常人数倍的罗戒,才敢与平时一样闲庭信步的走在队伍的最前方。

  “停步!关灯!”

  突然间,走在最前方的罗戒抬手示警。

  经过之前的一系列战斗,包括南里香在内的SAT小队成员已经对罗戒的实力产生一种近乎盲目的笃信,闻言立刻毫不迟疑的关掉战术手电,就近寻找掩体。

  南里香迅速闪身移动到罗戒身旁,敲敲他的肩膀,向他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你们……有没有听到什么奇怪的声音?”罗戒低声问道。

  南里香闭目细细聆听,果然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声响从商场深处传来,可却又分辨不出是什么东西发出来的。

  小心的继续前行,那声音也越来越明显,似乎是很多女性死体的低吼所组成的混响,然而却又不同于常见的那种破风箱式的嚯嚯声,反而带着一种似痛苦又似愉悦的怪异亢叫。

  罗戒与南里香视线相交,互相都从对方眼中读出了一丝疑惑。

  “去看看。”

  罗戒手中微光一闪,【铭刀·河豚毒】化作一道道交错的蓝白数据网格流入储物空间,绘制着五彩图腾花纹的【羽蛇神之印第安猎弓】随即出现在他的左手,右手一支价值200积分的【卡巴内黑羽箭】悄然的搭在了弓弦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