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汇合里香

  寻了一处安全通道,罗戒打开玻璃窗再次放出【USS微型无人侦察机】。

  银灰色的无人机如同夜晚的幽灵,安静无声的没入漆黑的夜色,并通过夜视镜头将楼顶上方的景象传送到了罗戒的视觉投影屏上。

  南町综合购物中心五层的天台上,一架蓝白色涂装的轻型直升机悬停在半空中,四名全副武装的士兵接连从直升机内部跳出。

  其中以一名扎着暗紫色短马尾的女性士兵最为显眼,黑色的紧身战术服将她那修长又不失女性柔美曲线的身材包裹得凹凸有致,健康的小麦色肌肤更为那美艳的面庞凭添了三分狂野之美。

  是她?

  毕竟这是个纯粹二次元画面的幻境世界,主要角色都有着极为明显的特征,罗戒一眼就认出了这名女性士兵正是鞠川静香的好姬友——南里香。

  既然有南里香,那么这支小队就肯定是隶属于警视厅的SAT特殊急袭部队了,一支类似于华夏特警的快速反应部队。

  可SAT的人这会儿不是应该在床主市的海上机场执行护卫任务吗?怎么会出现在这样一座没有任何战略意义的购物中心里?

  事有反常即为妖。

  在幻境世界,越反常的剧情,绝大多数时候往往也就意味着隐藏任务的存在。

  从阵营划分上来讲,南里香这个NPC角色是属于中立善良,虽不能说绝对安全,但只是简单接触一下,应该还是没有什么危险的。

  想到这里,罗戒收起了音乐播放器,沿着安全通道的楼梯,一路清理着楼梯间内的零星死体,径直来到了综合购物中心的五层。

  刚到五楼安全通道的外间,隔着厚重的防火安全门,就已经能听到微声枪那特有的biubiu声连成一片,显然是战况激烈。

  为避免被流弹误伤,罗戒故意踹了安全门一脚,发出巨大的声响提醒对方注意,才提刀冲进了五层的走廊。

  唰——!

  如水的刀光夹挟着尖啸,蜂拥而至的死体如被收割的麦子一般成片倒下,很快便在罗戒的面前堆起一道半人多高的尸墙。

  罗戒应对这种情况早有经验,寻了一个死体少的方向且战且走,如同放风筝般带着黑压压的尸潮,在走廊内留下一个又一个半弧形的尸堆。

  被死体所阻的南里香等人虽搞不清这突然杀出来的神秘人是何身份,却也清楚要想突出重围,眼下正是最好的机会,当即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一边准确的将周围的死体接连爆头,一边互相掩护着逐渐向神秘人的方向靠拢。

  双方很快于一家饮品店前汇合。

  南里香稍稍压低枪口,还没等说话,罗戒却率先道:“有手雷吗?给我!”

  其他人还在迟疑,南里香却已果断的掏出一颗圆柱形的进攻型手雷塞给了罗戒。

  罗戒向她微微点头,拽掉上面的保险拉环,向着来时敞开的楼梯间大门远远抛了出去。

  在400点精神属性带来的对身体各部位的极限控制力下,军绿色的手雷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抛物线,准确无误的飞进了楼梯间,并在地面上连续弹了几下,发出一连串清脆的撞击声。

  数秒后,随着一声带有强烈闪光的轰鸣,楼梯间内冲出一股巨大的气浪,几只距离门口较近的死体当场被掀飞,撞断栏杆从天井直线坠落,在一楼大厅的地面上摔成数摊花里胡哨的肉泥。

  五层那数以千计的死体被这巨大的响声吸引,争相拥挤踩踏着涌入狭窄逼仄的楼梯间,随即如同下饺子一般,从落地窗被炸出的巨大缺口中坠落楼下的停车场,砸出连绵不断的刺耳警报声。

  看着那数量不断减少的尸群,罗戒顿感一阵肉痛,如果没有南里香等人的到来,这些“跳楼”的死体可都是他的积分啊……

  隔着饮品店的落地窗,看着走廊外的死体全都被手雷的爆炸声引走,SAT小队的四人不约而同的长出一口气。

  即便他们都是训练有素的警察,但面对数以千计悍不畏死的吃人怪物,心理压力还是太大了。

  南里香将手中的自动步枪挂在后背上,走到罗戒面前摘下战术手套,主动伸手感谢道:“多谢援手,我是南里香,SAT特殊急袭部队第一小队巡查长,请问阁下是?”

  “夜魇。”罗戒也摘下战甲的手套,握住对方的手,微笑道:“南警官你好,我在静香的手机上见过你们两人的合影,你本人比照片看起来更漂亮。”

  他提及鞠川静香的时候,故意没有加上“老师”二字,为的就是模糊自己当前的职业和年龄。

  眼前的南里香四人全部都是警察,公职者的身份使他们在面对普通人时天然的就处于一种强势地位,如果他们知晓罗戒的当前身份只是一名高中生,那么罗戒就很难再和南里香等人平等对话了。

  “静香?你是说鞠川静香?”

  忽听到自己最好闺蜜的名字,南里香严肃的神情明显有些动容,吃惊的上下打量着眼前这个实力强大的神秘年轻人,显然是猜不透对方和鞠川静香到底是什么关系。

  不过从对方友好的态度上来看,肯定不是敌人就对了……话说鞠川静香那个萌物也很难有什么男性敌人。

  “抱歉,虽然无意冒犯,但我还是想问一下,你和静香到底是什么关系?”

  黄种人男性特别不易显老,如果保养得足够好,二十岁到三十五岁,几乎是看不出多大区别的,因此南里香也很难从罗戒那平平无奇的面孔上看出多少有用信息。

  但女人直觉告诉她,眼前这个男人跟鞠川静香的关系十有八九可能不太一般。

  “我也是私立藤美学园的。”

  罗戒笑了笑,故意给了南里香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原来是这样,这个静香也不告诉我一声。”

  南里香果然脑补过头,以为罗戒是鞠川静香在藤美学园的教师同事,神情明显又放松了几分。

  “对了,静香现在怎么样了?还有,你怎么会大半夜的穿着这么一身出现在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