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另一开局

  原著中的开篇有这样一个场景。

  得知自己被青梅竹马的宫本丽和好友井豪永同时背叛的小室孝,心情烦躁的在教学楼侧面的室外防火梯上心不在焉的看风景。

  这时担心他的高城沙耶找来,心中怜惜同时又怒其不争的训斥道:“一遇到烦心事,就跑到同一个地方蹲着,你小学生啊你!而且一学期开始就这样,别说是补习,留级也是可能的……”

  随后小室孝强自反驳道:“你不也一样,第五节课还没结束呢……”

  倭国的高中,每天的第五节课一般是从下午1:30开始的,如果按照剧情中小室孝所言的“第五节课还没结束”这个时间段折中计算,那么便可大致推断出病毒在藤美学园的爆发时间应该是下午两点左右。

  保健室的时钟指针已经走到了1:50的位置,也就是说最多在过十几分钟,《学园默示录》的剧情就要正式开始了。

  “喂,小夜,都已经第五节课了,你怎么还不去上课啊?”

  鞠川静香单手撑着脑袋,将两颗巨型肉弹搁在办公桌的桌面上,一脸悠哉的与站在窗口的罗戒没心没肺的调笑着,完全没有一点身为教师的觉悟。

  嘴上虽是这么说,可语气里完全没有一点要赶罗戒走的意思。

  说实话,其实鞠川静香还是蛮喜欢现在这种感觉的。

  校医是个很尴尬的职业,在学校里的位置有些类似人体中的扁桃腺一样可有可无,平时大多数时间保健室里都只有她一个人,起初时还觉得很清闲,可日子久了就难免会感到冷清寂寞。

  虽然鞠川静香搞不清为什么这个叫夜魇的学生会死皮赖脸的留在保健室不走,然而她忽然发现自己似乎很享受这种有人陪伴在身边的感觉。

  “因为我是天才啊。”罗戒随口剽窃了高城沙耶的台词,“跟那些笨蛋们在一起上课,会拉低我的智商……”

  “啊!原来是这样,小夜很厉害呢!”

  这种蹩脚的理由估计整个学校也只有这个只长胸不长脑的鞠川静香会相信了。

  同样装病赖在保健室中的罗斯和萨菲二人,无语的看着罗戒在那一本正经的跟鞠川静香吹牛B,神态稳得一匹。

  “这个夜魇……该不会是精神分裂吧?”萨菲伏在罗斯耳边小声嘀咕道:“感觉跟之前完全就是两个人啊……”

  咣!咣!

  忽然间,罗戒听到了窗外校门口的方向,隐约响起了铁门被重物撞击的声音。

  罗斯与萨菲两人显然也听到了,不约而同的起身跑到窗边。

  “夜魇,刚才是不是……”

  罗戒神情凝重的对二人点了点头,这已经没什么好猜测的了。

  《学园默示录》幻境的剧情线终于开始了。

  “咦?你们在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吗?”

  鞠川静香也好奇的凑过来,双手托胸将这两团额外负熟练的压在罗戒的后背上,双手搭着罗戒的肩膀,好奇的向窗外张望。

  那片波涛汹涌的雪白让罗斯看得有些眼直,随即被一旁脸色越来越黑的萨菲赏了一招“二龙戏珠”,捂着自己的钛金狗眼满地打滚。

  ……

  与此同时,藤美学园正门前。

  一名普通上班族般模样的中年男人,正用身体一下下的撞击着学校的大铁门。

  两扇门中间并不怎么结实的门闩,在如此大力的撞击下,不断发出令人不安的哗啦啦响声,仿佛随时都会折断一样。

  几名负责巡视校园的教师和校工闻讯赶到,其中一名体态妖娆,神情却颇为严厉的眼镜知性美女,对门外那名神情灰败,举止古怪的中年男人发出了警告。

  “这位先生,这里是高中校园,请不要在这里捣乱!否则我们会报警的!”

  那中年男人稍稍停了一下,随即仿若对警告无所察觉的再次撞起了校门。

  “林老师,对付这种人还报什么警!看我的!”

  一名身体强壮的体育老师似乎有意在眼镜美女面前炫耀一下自己强壮的身体,挽起袖子露出结实的小臂,从大门的缝隙中一把揪住那名中年男子的衣领,猛的将其拉得紧贴在门上。

  可惜他却没有注意,这名中年男人的身上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

  “啊,手岛老师,不要过分使用暴力啊!”眼镜美女也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急忙出言提醒那名体育老师注意出手分寸,将人赶走就好。

  那体育老师回头正想给眼镜美女一个如漫画主角般安心的闪光微笑,却没想到一股大力猛的从他探出大门的手臂上传来,那名中年上班族突然双手扯住他的胳膊,张开还沾染着血迹的大嘴,猛的一口咬下去。

  然而就在这时,路对面的树丛中突然窜出一名身穿皮夹克的中年男子,手中拎着一根白蜡杆长枪,几乎是两三步便跨越了半条路的距离,一枪从那名上班族男子的后脖颈处刺了进去。

  噗——!

  被染成暗红色的枪尖直接从对方大张的嘴里探出,在惯性作用下甩出的腥臭血液溅了那名体育老师一脸。

  “啊!啊!杀人了!”

  眼镜美女面露惊恐,不断尖叫着往后退,几名男老师也是战战兢兢的握紧手中的防暴叉,不断示意其他人赶紧打电话报警。

  “别叫了!这些东西已经不是人了!”

  在一枪击杀了上班族男子后,那名手持长枪的中年男子并没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用枪头将地上的尸体翻转过来,露出一个像是被野兽啃噬过的巨大伤口。

  之前那名体育老师壮着胆子上前查看,难以置信道:“这……这是什么?”

  “死体,一种由死去的人变成的怪物,而且被它们咬过的人,也很快会变成它们中的一员……另外,别想着打电话报警了,现在整个床主市已经沦陷了,那些警察自己都自顾不暇,根本没可能分出警力来救援你们这些普通市民。”

  长枪中年人的话听在众人耳中有些天方夜谭的感觉,可事实摆在眼前,却又由不得他们不信。

  尤其是在连续拨打报警电话占线后,这些教师基本已经完全相信了长枪中年人所说的话。

  就这样没有一点防备的,末日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