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5章 爱心礼盒

  从「钿女」那不断变化的细微表情当中,可以看出她此刻的内心正在做着痛苦的挣扎。

  她对于「日高千穗」的感情,并不单纯的是鹡鸰对于苇牙的那种依恋,反而更多像是姐妹或闺蜜,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超乎友谊的朦胧情愫夹杂其中。

  人生即是如此,喜欢一个人只需要一瞬,而忘记一个人却需要一生。

  许久,她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感性,深吸一口气,咬着嘴唇轻声道:“夜魇君,在我成为你的鹡鸰之前……能让我再见「千穗」最后一面吗?”

  “你不怕见过之后更放不下吗?”罗戒好心提醒道。

  「钿女」轻轻撩了一下额角的碎发,摇头道:“我放不放得下并不重要,我只是想让「千穗」可以放下……”

  ……

  和原著中不同,「日高千穗」接受治疗的地方并不在冰峨家的私立医院,而是在「冰峨泉」的别墅。

  虽说其中有挟持人质的意思,却也变相的保护了「日高千穗」,否则以玩家对于剧情的了解,位置固定且没有任何危险性的「日高千穗」必然会成为第一个被捏的软柿子。

  两人在别墅大门口下了出租车。

  “需要我陪你进去吗?”罗戒看向「钿女」。

  “我自己去就可以了,「冰峨泉」这里的安保很严格,像你这样的陌生人是根本进不去的,而且你的苇牙身份也很敏感,容易造成不必要的误会和冲突。”

  「钿女」笑了笑,转身走向别墅大门。

  罗戒看了一眼别墅外墙上那随处可见的各式摄像头,寻了一处平坦的台阶坐了下来。

  趁着「钿女」进去要人,他也正好整理一下最近得到的那些战利品。

  之前在帝都山,他一共击杀了20名玩家,但只得到了19个玩家宝箱,显然应该是有人用特殊道具或技能躲过了他的致命一击。

  不过罗戒对此并不在意。

  毕竟由于是随机抽取,玩家宝箱中能开出高级物品的几率远不如BOSS宝箱,也只是比「惊喜盒」好上那么一点,特别考验运气和人品。

  偏偏就是这两样,罗戒一直没什么自信。

  事实亦是如此,十八个宝箱一路开过去,所收获的只有一堆毫无价值的杂物,积分加在一起还不过3万,简直运气背到家了。

  剩下的最后一个宝箱是【山鬼的宝箱】,罗戒本都不报什么希望了,却没想到开出了一件让他颇为意外的物品。

  【爱心礼盒】

  类型:特殊道具

  品质:EX

  效果:将普通装备转化为追随者专用装备。

  简介:装饰漂亮的空盒子,可以将礼物放在里面送给喜欢的人。

  【爱心礼盒】,前世玩家市场上数量最多的EX级道具,没有之一。

  这东西的出处不固定,只要运气够好,几乎任何宝箱都有可能会开出来。

  不过由于这一世的幻境时间开放还不长,罗戒在市面上还没有见到过其他的【爱心礼盒】,这一个也可以算是小小的意外之喜了。

  虽说是EX道具,但【爱心礼盒】的价值并不高。

  当然,并不是说这东西的效果很糟糕,恰恰相反,【爱心礼盒】事实上是一种相当实用的道具。

  众所周知,追随者从成为追随者的那一刻起,其身上的装备与技能就呈现出一种绑定状态,无法损坏,同时也无法更改。

  例如「下平玲花」,她在成为罗戒的追随者之后,身上的战斗装便被绑定为了【GANTZ强化服】,所使用的武器也只剩下了【GANTZ纳米战刀】和【X-SHOT_GUN步枪】。

  直到之后获得了【大魅魔血统】的改造,她才在这基础上多了一种「大魅魔变身」状态,以及对应的技能。

  而【爱心礼盒】,恰恰可以通过这种「礼物」形式,进一步强化玩家的追随者。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这么有用的一种道具,却在市场上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尴尬状态呢?

  其实换个角度去思考就会明白。

  幻境中的积分奖励虽不低,可消耗也非常大。

  就连罗戒这种动不动就刷分的挂比,都时常处于赤贫状态,其他普通玩家更是恨不能一个积分掰成两半花。

  在这种理想丰满现实骨感的状况下,玩家的第一准则从来都是优先保证自身的生命安全,一旦有了积分,恨不能将自己武装到牙齿。如此一来,也就很难顾得上自己的「追随者」了。

  因此在前世,只有积分富余的大公会高层,以及一些玩二代,才会对于这【爱心礼盒】有少量需求。

  再加上这玩意的爆率在EX道具中实在算是高得惊人,市场长期处于一种供大于求的状态,价格自然也是一路跳水。

  当然,平心而论,在不缺积分的情况下,这【爱心礼盒】确实是非常好用的道具,只要有合适的装备,强化「追随者」的效果可以说是立竿见影。

  罗戒这一世既然决定了走「独行侠」的道路,那么一群强大的「追随者」伙伴就是必不可少的,【爱心礼盒】这一道具的作用也就至关重要了。

  不过罗戒暂时还没有考虑好「下平玲花」今后的定位,自然也不好决定她的强化方向,因此只能先将【爱心礼盒】收入储存空间待用。

  ……

  又过了大约半个多小时后,别墅的大门缓缓开启一条缝隙,「钿女」低着头从其中走出。

  她头上那一贯斜扎着的单辫已看不到,一头乌黑的长发略显凌乱的披散在肩头,外露的手臂上隐隐有红肿擦伤的痕迹。

  “抱歉,夜魇君,让你久等了。”「钿女」抬起头,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眼角却依稀可见未干的泪痕。

  罗戒已然猜到之前在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事实上,他在决定陪「钿女」来要人的那一刻,就已经预见到了这个结局。

  “「冰峨泉」不肯放人,是吗?”

  「钿女」神情黯然的点了点头。

  “他说要我继续为他暗杀其他的鹡鸰,等他成为了「鹡鸰计划」的最终胜者,自然会帮我治好「千穗」……我知道他只是在敷衍我,可「千穗」在他手里,我根本没有办法。”

  “虽然我并不主张用暴力解决问题,但不等不承认,很多时候,暴力要比语言更有效。”

  仿佛自言自语般,罗戒的手中忽然出现了一把如同横U造型的黑色怪异枪支。

  枪身上明亮的蓝光逐一亮起,发出吱吱的电流声,突然射出一道令空间为之扭曲的无形力道,瞬间轰飞了冰峨家那足有数千斤的厚重金属大门。

  “走吧,我让你看看什么叫以德服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