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在出云庄,「钿女」算是与罗戒相处最融洽的房客,有时甚至会大半夜的只穿着内衣跑到罗戒房间找夜宵吃,关系比起普通朋友还要更近许多。

  甚至连「钿女」本人都半开玩笑的承认,如果不是已经被羽化,她一定会选罗戒做她的苇牙,足以见得对罗戒的好感度之高。

  正因如此,对于罗戒这个毫无征兆的邀请,「钿女」并没有怀疑其他,很爽快的答应下来。

  两人来到了附近的一家甜品店,罗戒随便点了一杯橙汁,「钿女」很不客气的要了一大份花式冰淇淋。

  「钿女」挖了一大勺冰淇淋,冰凉爽滑的口感不禁让她眯起眼睛,爽朗道:“说吧,有什么事?”

  “我想要你……”

  “要我什么?”「钿女」一脸好奇的等着下文。

  “没了。”

  「钿女」一口冰淇淋卡在嗓子眼,连连咳嗽。

  “咳咳……夜魇君,今天可不是愚人节,而且你这个笑话一点也不好笑。”

  “我是认真的。”

  罗戒神情无比平静,目不转睛的盯着「钿女」的双眼。

  空气忽然异常安静。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足有一分钟,「钿女」终于意识到罗戒并不是在开玩笑,不由得心里开始有点慌了。

  “那个……夜魇君,我不是很懂你的意思……”

  “不,你懂的。”

  罗戒没给「钿女」打马虎眼的机会。

  「钿女」见实在躲不过去这个话题,脸上那轻快的笑容逐渐收敛,用力的做了一个深呼吸,露出一丝为难的苦笑。

  “夜魇君,说实话,其实我真的挺喜欢你的……无论是你这个人,还是你对于鹡鸰那一视同仁的态度。”

  “如果是我没遇到「千穗」以前,我一定会选择做你的鹡鸰,因为跟你在一起真的让我觉得很快乐……可你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即便是你不介意我已经被羽化这个事实,我也无法丢下「千穗」。”

  “仅仅如此?难道没有东势力「冰峨泉」的原因吗?”罗戒微笑着反问道。

  10号「钿女」的苇牙「日高千穗」天生体弱多病,为给「日高千穗」延续生命,「钿女」接受了东势力「冰峨泉」的条件,甘愿冒着破坏规则被清除的危险,去暗杀其他的鹡鸰,甚至是苇牙。

  「钿女」的脸色微微一变,肩头装饰的蝴蝶结顷刻如吐信的毒蛇般立起。

  然而,她终究还是无法对罗戒出手,衣带陡然垂落,神情中透出一抹颓然和无助。

  “千穗的身体状况很糟糕,我曾试图向M.B.I求助。希望他们可以治疗「千穗」,但他们却说这不符合规矩,而且我也拿不出那么一大笔的治疗费用。”

  “所以,你就不惜将自己卖给了「冰峨泉」?”

  “因为除了M.B.I以外,只有「冰峨泉」家的医院才有治疗「千穗」的能力。”「钿女」无意识的开关着手机,屏幕上她与「日高千穗」的合影自拍照片时隐时现,“只是,「冰峨泉」家的医疗技术始终距离M.B.I还差上一大截,能做到的也只有减缓「千穗」的病情恶化,根本不能根治……可我能为她做的只有这些了。”

  “因为你从一开始就错了。”罗戒说道。

  「钿女」双眸微微张大,不是很明白罗戒所指。

  “你从一开始就不该选择「日高千穗」成为你的苇牙。”罗戒端起手中的饮料,打了一个形象的比方,“鹡鸰和苇牙的关系就好像这橙汁和杯子,橙汁越多,所需的杯子也就越大……普通的苇牙一般只能羽化一只十位数编号的鹡鸰,只有个别天赋异禀者,才能羽化超过两只以上的鹡鸰。”

  “这也就是为什么鹡鸰要通过共鸣来选择苇牙的原因,无法产生共鸣,就意味着对方根本无法承受羽化带来的身体损伤。”

  听到这里,「钿女」瞬间面无血色,因为她清楚的记得,「日高千穗」与她在最初相见时,两者之间是没有产生任何共鸣的。

  也就是说,因为她想让「日高千穗」成为她的苇牙,反而进一步加剧了对方病情的恶化。

  不知不觉间,「钿女」已是泪流满面。

  “原来是我害了「千穗」……”

  伏案哭泣了许久,「钿女」忽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猛地起身抓住了罗戒的手,急不可耐道:“夜魇君,你不会无缘无故对我说这些话的……其实你知道治好「千穗」的办法,对不对?”

  “我确实有办法。”罗戒微笑道。

  「钿女」闻言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急不可耐道:“夜魇君求你帮帮我,只要你能救「千穗」,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

  罗戒尴尬的轻咳了两声,「钿女」这才反应过来刚才她的说话声音似乎有些太大了,整个甜品店的顾客和店员都在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向他们二人,仿佛在看某种不可描述的邪恶交易。

  “抱歉,是我太激动了。”「钿女」抹干眼泪,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她也不知自己为何会如此相信罗戒,或许是她始终不愿放弃那一线渺茫的希望吧……

  “我能理解。”罗戒伸出两根手指,说道:“想要「日高千穗」恢复健康,必须要做到两件事。”

  “第一,将「日高千穗」送往M.B.I进行治疗,M.B.I拥有调制苇牙的能力,是唯一可以改变「日高千穗」体质的地方。”

  “第二,解除你与「日高千穗」的羽化契约,让她重新恢复成为普通人,这样才能保证她的病症不会再复发。”

  罗戒在这里其实小小的说了一个谎,以M.B.I的技术,完全可以将「日高千穗」调制得比普通人还要健康,但这并不符合他的利益。

  若是不能羽化「钿女」,即便将她的好感度刷得再高也毫无意义。

  “M.B.I那里我可以帮你解决,羽化契约我也能帮你消除,但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你愿意放弃与「日高千穗」的羁绊吗?”

  “你的意思是,以后……我都不能再与「千穗」相见了吗?”「钿女」不自觉的揪紧了胸口的衣襟。

  “你忘了你是为什么会被「冰峨泉」利用的吗?”罗戒仿若不经意的搅动着吸管,淡淡道:“「鹡鸰计划」不是一个弱者可以参与的游戏,你若是希望「日高千穗」以后可以过普通人一样的平静生活,不再成为其他苇牙用来胁迫你的工具,那么相忘于江湖,才是对她最好的祝福……哪怕这个祝福可能很残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