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9章 神鸣VS冰蚀

  下平玲花显然不会回答这个毫无意义的问题,轻描淡写般的单手一挥,大片夹杂着细小冰粒的雪花向着「光」与「响」所在的方向席卷而去。

  呼啸的风雪犹如画家手中的油画笔,在所过之处的道路和车辆上抹上了浓墨重彩的一道亮白色。

  ——「冰吹雪」!

  「冰吹雪」是07号「秋津」最常用的起手招式,威力不大,但攻击范围却极广,一旦被击中就会出现明显的动作迟缓,进而陷入不断被减速的恶性循环。

  当初「下平玲花」在COPY「秋津」的技能时,就中过「秋津」的这一招,最后还是靠着自身的飞行优势,才从迟缓的负面状态下摆脱出来。

  风水轮流转,现在轮到「光」和「响」品尝她曾经品尝过的滋味了。

  “响,保护好那个人渣!”

  和原著中「鹡鸰不能伤害苇牙」的规则不同,在这个幻境世界当中,由于「玩家」这种拥有不弱于鹡鸰战力的特殊苇牙的存在,鹡鸰是被允许对对手的苇牙出手的,因此像「濑尾香」这样的NPC苇牙的危险性也随之大幅度增加。

  比起姐姐「光」,妹妹「响」的性格有些沉默寡言,但更加务实,「下平玲花」出手的第一时间便在身前交织出一片细密的电网,护住全身的同时,单手将「濑尾香」夹在腋下迅速撤出战斗范围。

  踏着带有一种迷幻魔力的优雅步伐,「下平玲花」靠着近1200点精神值所带来的惊人动态视觉,轻而易举的避开了「光」所释放的紫色雷电,并向远处正在带「濑尾香」逃离的「响」甩出一排短刃般的锥形坚冰。

  ——「飞冰柱」!

  “响,小心!”

  「光」不由得大吃一惊,眼前这个有着和07号「秋津」一样战斗方式的不明编号鹡鸰,无论是在反应上,还是能力强度上,明显都对她们造成碾压之势,甚至可能比07号「秋津」本人还要强上一线。

  骇然之余,她手上的动作却丝毫不见迟缓,能力十二分全开的轰出一道水桶粗的雷光炮,将飞袭的冰柱瞬间吞没其中,并余势不减的轰在「下平玲花」的身上。

  仓促间,「下平玲花」只来得及在身前立起一道冰墙,便被这道来势汹汹的雷光炮轰飞了出去。

  好在她本身的「大魅魔血统」拥有极高的魔抗,除了有些狼狈,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罗戒暗暗摇头,「下平玲花」的战斗经验果然还是短时间内无法弥补的硬伤。

  11号「光」和12号「响」这对双胞胎鹡鸰其实是两个调试失败的作品。

  因为那独一无二的孪生基干,导致她们每个人其实只有普通十位数鹡鸰七成左右的实力,若是单打独斗,几乎任何一只鹡鸰都能对她们进行花样吊打。

  正是为了弥补这一缺陷,「浅间建人」才会不惜为她们两人量身调制出了「濑尾香」这个苇牙,使她们可以通过共同的苇牙使出“合体技”,从而弥补与其他鹡鸰的实力差距。

  事实证明,「浅间建人」的这一想法确实可行,本该是垫底的「光」与「响」在联手后的实力直逼个位数,如果没有87号「鹿火」这个伪女主,这对孪生鹡鸰几乎就是十位编号中的NO.1了。

  但她们的弱点也同样很明显,那就是无论配合再怎么默契,她们始终是两个个体,而不是一个。

  罗戒如果是「下平玲花」,就会依仗着自身的单体实力优势,盯住「光」或「响」其中任意一人打,只要让她们其中之一失去战斗能力,那么另外一人基本也就废掉了。

  然而对方二打一的人数优势,显然对「下平玲花」造成了一定的心理压力,或者说她的顾忌太多,以至于没有注意到对方这个最大的破绽。

  不过罗戒并不打算出声提醒。

  「下平玲花」是他目前唯一的EX级追随者,甚至以后还会成为他追随者团队中的头号领队人,所以该经历的挫折与磨练是必不可少的。

  「下平玲花」虽吃了「光」的暗亏,可她同时也敏锐的发觉到双方在属性值上的巨大差异。

  「光」与「响」仅仅只是十位数等级的鹡鸰,而她的属性值却是个位数级的!

  面对未知的对手,经验再丰富的人也难免会紧张,可若是发觉这个对手只是一个小盆羽,那么心中的不安也自然会烟消云散。

  亲身确认了对方的最强攻击也不会对自身造成致命伤害后,「下平玲花」完全放下了内心的包袱,曾经与「秋津」对战所掌握的那些经验,也开始在战斗中融会贯通。

  渐渐的,「光」和「响」也发觉到对方的战斗经验在飞速增长,最初她们二人还能联手压制「下平玲花」的进攻,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居然变成了对方在压着她们二人打。

  “不行,对方的实力是个位数编号的,只能用那一招了……响!”

  毕竟是心有灵犀的双胞胎,得到姐姐「光」的暗示,一身红衣的「响」毫不迟疑的从与「下平玲花」的缠斗中抽身而退,与「光」双双落在还在不时抽搐的「濑尾香」身旁。

  “人渣,等回去再跟算账!”

  「光」粗暴的揪住「濑尾香」那乱糟糟的头发,将自己的红唇印了在了那胡子拉碴的大嘴上,随后强行掰过头,让「响」也如法炮制。

  两对美丽的紫色光翼瞬间照亮了白雪皑皑的街道。

  “吾等的誓约之迅雷,击破苇牙之灾难——”

  伴随着「光」和「响」那异口同声的念词,无数暴虐的雷光在两人的周身上下闪烁,组成了一座笼罩了方圆数十米的紫色雷狱。

  “是祈祷技!”

  「下平玲花」神情一凛,闪身退到罗戒的身旁,毫不迟疑的捧出罗戒的脸深深的吻了下去。

  刹那间,狂风裹挟着皑皑白雪将两人的身形完全淹没,周遭的一切开始急速冰结,在傍晚的路灯下闪着星星点点的银光。

  “以我誓约之冰,将苇牙之殃祸,冻结碎裂——”

  ——“神鸣!”

  ——“冰蚀!”

  紫色的雷光与蓝色的冰峰猛烈撞击在一起,爆发出几乎照亮了半边天空的绚烂七彩光芒,光怪陆离的影子晃动纠缠,仿佛两只来自远古的巨兽在厮杀咆哮。

  啪啪——!

  四周的供电变压器承受不了这紫色雷光的巨大负荷,纷纷爆出大团的电火花,方圆数百米内的灯光如同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般,呈放射状逐一熄灭。

  四周顿时笼罩在一片幽静的黑暗当中,那满地嶙峋的浅蓝色冰柱愈发显得晶莹冰冷。

  「光」和「响」倒在白色的积雪上,身上的紧身皮衣已多出破损,露出多出白皙的肌肤,甚至都已经无法遮挡胸前的春光。

  她们挣扎着试图起身,却发现手脚早已因冻伤而失去了知觉,提供能量的基干更是仿佛被刚才那一击祈祷技彻底掏空,全身上下提不起一丝的力气。

  “这不可能……就算是个位数编号,祈祷技也不可能这么强……”

  「光」难以置信的看着数十米外,那个从风雪中逐渐出现的窈窕身影,脸上的表情愈发的惊骇。

  “鹡鸰祈祷技的威力,是由鹡鸰与苇牙共同决定的……你们两个是很不错的鹡鸰,可惜你们的苇牙差得太多了。”

  「下平玲花」的右手寒气弥漫,逐渐凝结出一根一米多长的冰矛,径直停在了「光」与「响」的面前,片刻后缓缓举起了手。

  一个雪团突然飞来,被「下平玲花」挥矛击碎。

  “嘿,美女,我还没死呢,不许你动我的两个小宝贝儿!”

  看着从雪窝中哆哆嗦嗦站起来的「濑尾香」,「光」和「响」的眼中不受控制的流出泪水,同时气急败坏的大喊道:“你这个人渣笨蛋,不赶紧跑,还回来干什么?”

  “当然是……阿嚏……带……带你们回家。”

  「濑尾香」打着寒颤竖起一根大拇指,露出一个自认为闪光的笑容,然而胡茬上挂的白霜和那一条摇摇欲坠的鼻涕,实在很难将他这幅尊容与“帅气”这个词联系在一起。

  结局从故事的开始就已经注定,帅不过三秒的「濑尾香」最终倒在了「光」和「响」的中间。

  嗯,躺得很整齐。

  “你中计了,美女!”

  「濑尾香」突然挣扎着一跃而起,飞扑着抓住了「下平玲花」那纤细的脚踝。

  “这个笨蛋,有时还是挺聪明的……”

  「光」和「响」显然知道是怎么回事,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如释重负的轻松笑容。

  “真是遗憾呢……你差一点就赢了。”「濑尾香」连连咳嗽着,左手却始终不离「下平玲花」的脚踝,同时向不远处静静看着他的罗戒道:“虽然不知道「浅间建人」那家伙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但他却赐给了我一双神奇的手,只要被我这双手抓住的鹡鸰,基干就会处于暂时封印的状态……怎么样,美女?现在是不是感觉全身酥软,提不起一点力气?就像见到了心目中的白马王子一样?”

  一只穿着尖细高跟鞋的脚忽然踩在「濑尾香」那张得意洋洋的脸上,并如同踩蟑螂般的用力碾了几下。

  “很显然,并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