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6章 一身正气的好姑娘

  第108号「草野」。

  外表为五六岁大小的金发萝莉,性格天真可爱,习惯用表情代替语言,是所有鹡鸰中年龄最小的一个。

  代号名为「绿之鹡鸰」,拥有操控植物生长的能力。

  然而这只是表面现象,了解过原著的人其实都知道,「草野」的真正能力并非操控植物,而是掌握着「生之力」。

  在剧情最后,神座岛再次遭遇不明势力的袭击,这时岛上的鹡鸰因连续战斗早已两败俱伤,危难关头,就是「草野」发动了始终没有使用过的祈祷技,将所有停止机能的鹡鸰重新唤醒,解除了神座岛危机。

  忽略战斗力不谈,其实「草野」才是最符合「女神」之名的那只鹡鸰。

  或许正是深知「草野」的作用无可替代,「佐桥高美」在调试鹡鸰时才会偷偷做了手脚,不然根本无法解释「佐桥皆人」与「草野」的共鸣率为什么会高得如此惊人,「草野」甚至可以在未羽化之前就能用意识与「佐桥皆人」沟通。

  与此同时,「草野」也是罗戒的强化【2B】计划中,极为重要的一环。

  因为在所有的【鹡鸰基干】中,只有「草野」的基干拥有独一无二的「木」属性,这也是现阶段能找到的最高等级的「木」属性强化素材。

  所以,罗戒对于108号「草野」这只鹡鸰是势在必得。

  现在既然「佐桥皆人」已经开始出现了意识共鸣的状况,那么就说明,这只原著中最重要的一只鹡鸰已经被M.B.I放出了实验室。

  ……

  由于出云庄内的女孩子更多,公共浴室在使用比较频繁的晚间,都是优先向女性开放的。

  趁着鞠川静香和「秋津」等人一起去沐浴,罗戒径直来到了位于二楼尽头的小房间。

  那是「松」的秘密小屋。

  罗戒刚走到门口,棚顶上方的摄像头转动了一下,随即里面响起了门锁锁死的声音。

  “松小姐,你在吗?我进去了……”

  罗戒打了一声招呼,双手抓住门的两边猛然发力,直接把整扇木门从门框上扯了下来。

  「松」穿着一身宽大的睡衣,端着一碗泡面坐在房间内的榻榻米上,惊慌失措的盯着举着大门的罗戒。

  忽然间,她猛的将手中的泡面碗丢向罗戒,身形飞扑到旁边,抓出一把似乎是提前准备好的大蒜,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拼命往嘴里塞。

  “你当我是吸血鬼吗?你觉得大蒜能阻止我?”罗戒哭笑不得道。

  “嘶……这样……你就不敢把……你的舌头伸到我的嘴里了……嘶,好辣好辣……”「松」一边擦着眼泪,一边得意道。

  “哦?原来如此。”罗戒握拳击掌,一脸恍然,“可我听说,口腔黏膜接触只是羽化鹡鸰的最简单方式,其他黏膜接触方式也是可以的……嗯,比如我们可以举行一场交换什么的神圣仪式,加深一下彼此之间的羁绊?”

  “交……交换什么?”「松」忽然觉得这个说法似乎有些耳熟,貌似是她以前忽悠某个年幼无知的小鹡鸰的原话。

  “谁知道呢,反正肯定不是戒指……”罗戒耸了耸肩,露出一排整齐的白牙。

  走廊的灯光照在罗戒的身后,投射下一道黑色的影子,随着他脚步的迈进逐渐笼罩了脸色苍白的「松」。

  忽然间她似乎想到了什么,飞快的跳起来以最快速度脱光了身上的衣服,随即呈大字型往地板上一趴,神情呆滞的望着天花板,仿佛一条被晾在在草席上的咸鱼。

  罗戒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有点跟不上这个眼镜娘的思路——这又是什么操作?

  “根据调查,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男人对于毫无反应的女人是无法产生任何兴趣的……失望了吗?我是不会给你撕扯我衣服看我拼命哭喊求救的机会的……”

  「松」依旧是那副面无表情的咸鱼模样,语气中充满了对于自己机智应对的笃信。

  罗戒不禁哑然失笑。

  他环顾房间,从电脑桌的笔筒里抽出一根黑色的记号笔,饶有兴趣的蹲在「松」的身边开始往她的身上和腿上写“正”字。

  「松」只觉得笔尖与皮肤接触的地方有些发痒,终于忍不住睁开眼,不解道:“你……在做什么?”

  罗戒数了数「松」身上的字数,感觉差不多了,扣上笔盖掏出一台老式胶卷相机,微笑道:“我被你刚才那充满正能量的发言感动了,所以想以实际行动告诉大家,「松」小姐是个一身正气的好姑娘……”

  咔嚓咔嚓。

  ……

  数分钟后。

  「松」垂头丧气的坐在电脑桌前,一边发泄似的敲打着键盘,一边嘟嘟囔囔的抱怨道:“下次你有事找我能不能直接说,你是故意来看我笑话的吗?”

  “是啊,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会带照相机?”罗戒横躺在「松」身后的榻榻米上翘着腿,毫不掩饰自己之前的行为,“不过我本来只想拍你瑟瑟发抖的样子,谁知道居然还会有如此惊人的收获,啧啧……”

  “啊!不要再说了!”

  「松」抱头痛苦大叫,刚才那屈辱的一幕她已经不想再去回想,她虽然看不到对方究竟拍了什么,可自己当时的模样即便是靠想象也能知道有多不可描述。

  最可恨的是,这个叫夜魇的家伙完全是有备而来,居然带的是她无法控制的光学相机,以至于她想删除照片都做不到。

  “嗯,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可以考虑还你一张底片。”罗戒晃着装有胶卷的暗盒,对「松」开出了条件。

  “啥?你那胶卷可是有三十六张呢!”「松」不乐意道。

  “一——身——正——气!”

  “我错了!”「松」惊慌失措的一跃而起,以标准土下座的姿势跪在罗戒面前,高高翘起的臀部勾勒出两道饱满圆润的曲线,“小女子不才,请夜魇君尽管吩咐!”

  “先去把牙刷了,一嘴的大蒜味臭死了。”

  “就不!你别想骗我羽化!”

  “一——身——正……”

  「松」全身一僵,露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嘴角抽搐道:“那个……不知夜魇君喜欢薄荷口味,还是草莓口味的呢?”

  “咦?这么好用吗?跳一段浅川舞来看看……”

  “夜魇!你不要给我得寸进尺!信不信我分分钟黑进「上帝之杖」跟你同归于尽?”

  “哦,不行就算了,我就是想试试你的下限在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