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3章 跑腿你去,福利我来

  “苇牙大人,这就是出云庄吗?”

  望着眼前这栋略显陈旧的木质小楼,「鹿火」显得既兴奋又忐忑。

  “嗯,我们的房间在二楼,待会儿让「秋津」带你熟悉一下这里。”罗戒微笑着伸手轻抚着「鹿火」的长发,他发现自己现在越来越喜欢这个动作,“这里的租客都是很好的人,不过房东太太很可怕,一定不要得罪她。”

  「鹿火」的表情立刻紧绷起来,脑海中已经勾勒出了一个满头烫发卷,穿着宽大睡衣,歪叼着烟卷的肥婆模样。

  “啊,夜魇君,你回来了。”

  说话的工夫,佐桥皆人从大门口跑了出来,脸上还带着不自然的红晕,似乎是在紧张的逃避着什么。

  他的视线落在罗戒身旁的「鹿火」身上,不由得吓了一跳。

  “小……不,不是。”

  若不是头发长度不对,「佐桥皆人」真差点以为自己的鹡鸰「小结」跟着罗戒出去过夜了。

  “这是鹿火,87号鹡鸰,和你的小结是很好的朋友……嗯,说是姐妹也不为过。”罗戒向「佐桥皆人」介绍道。

  “啊,你好,我是佐桥皆人,是小结的苇牙。”

  「佐桥皆人」手足无措的与「鹿火」打着招呼,显然「鹿火」那酷似「小结」的相貌让他很不适应。

  “你好,我是鹿火,是夜魇大人的鹡鸰。”「鹿火」表现得一如既往的彬彬有礼,同时眼神微妙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完全看不出有任何优点的男人。

  “对了,皆人,你这么急是要去哪?”罗戒问道,“你的鹡鸰小结呢?”

  “我……就是随便转转,小结她和钿女一起洗澡去了。”「佐桥皆人」的脸颊再次有些发热。

  罗戒忽然想起了原著中的一个福利小剧情。

  那是主角「佐桥皆人」刚搬进出云庄,「小结」希望能和他一起入浴,身为处男的「佐桥皆人」实在受不了这么大的刺激,害羞的逃掉了。

  随后「小结」在浴室中遇到了10号「钿女」,发觉对方也是鹡鸰,便兴致勃勃的要与对方就地开战,结果两人打破了浴室的墙壁,光溜溜的打到了庭院中,被闻声赶到查看究竟的「佐桥皆人」看了个精光。

  咣当!

  果不其然,庭院的一侧隐约传来木盆碎裂的声音。

  「佐桥皆人」惊觉正要有所动作,却被罗戒一把按住肩膀,沉声道:“说不定是其他的苇牙和鹡鸰打进来了,你的鹡鸰不在身边太危险,我和「鹿火」过去,你赶快去叫「美哉」小姐。”

  “啊?好……好的!夜魇君你小心!”

  「佐桥皆人」自然不知道罗戒的意图,还真当是外敌入侵出云庄,火急火燎的就往厨房跑。

  “要战斗了吗?苇牙大人?”「鹿火」握紧了薙刀,眼中充满了对战斗的渴望。

  “安了,我刚才骗他玩的,没有战斗……我现在带你去找小结。”罗戒笑道。

  「鹿火」一脸懵懂,见罗戒向庭院一端走去,急忙背起薙刀寸步不离的跟在他的身后。

  两人刚走过拐角,只听得一声巨响,出云庄一楼的一侧墙壁被击得粉碎。

  “苇牙大人,小心!”

  「鹿火」手中薙刀飞旋成一面圆盾,挡下了所有飞向这边的碎木板与铁钉,甚至连同飞溅起的水花都被严密的挡在了外面。

  随着粉碎的墙壁一起飞出的,还有一个光溜溜的长发少女。

  正是10号「钿女」。

  她那窈窕的身躯在空中灵巧的飞旋的一圈,径直落向庭院外围的墙头。

  忽然间,她的视线落在旁边的「鹿火」身上,明显失神了一瞬,踩踏墙头的落点随之偏了几分。

  “哎呀——!”

  「钿女」的脚下一滑,直接从墙头上栽了下去。

  这……真是意外。

  罗戒也没想到带「鹿火」过来居然还有这种效果,显然是「钿女」也将「鹿火」误认成了「小结」,才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

  他的身形一动,几乎是瞬息间便到达了围墙下方,伸手稳稳的将「钿女」接在怀里。

  “哦,是夜魇君啊?我还有事,改天再谢你!”

  「钿女」没有丝毫的羞涩,大大方方的摆动着修长的双腿,从罗戒的怀中一跃而下,捡起掉在地上的白色毛巾作为武器,与紧随其后冲出的同样一丝不挂的「小结」你来我往斗在一处。

  一时间,庭院中仿佛掀起了肉色的惊涛骇浪,秀发与美腿起飞,滚圆的胸臀抖得人眼花缭乱,简直比格斗游戏打了果体MOD还要刺激。

  “啊?小——”

  「鹿火」一眼就认出其中那个短发女孩正是她的好友兼闺蜜「小结」,正欲出声,却被罗戒一把捂住了嘴巴。

  “战斗时的人最忌分神,你也不想看到小结落败吧?”

  「鹿火」点了点头,待罗戒放手后焦急道:“可……苇牙大人,我们难道就这样看着吗?”

  “唔……你说得也对。”

  罗戒捏着下巴,望着庭院内两名香汗淋漓气喘吁吁纠缠在一起的赤裸美少女,苦苦思索了片刻,忽然挥舞着双手大喊道:

  “住手!求求你们不要再打了……”

  「鹿火」:“……”

  风云突变,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庭院当中,淡紫色的长发随风飘舞。

  铛——!

  「小结」的铁拳被一面锅盖挡下,发出金铁交鸣的声响,而「钿女」手中的毛巾也被一把汤勺搅起,瞬间高高挑飞。

  “房东太太?”

  “美哉姐?”

  「钿女」和「小结」的头上被一人挨了一记汤勺。

  “出云庄内禁止暴力哦。”美哉笑眯眯的看着面前的两人,身后似乎有罗刹鬼影隐约闪现,“况且,你们两个这样什么也不穿的在庭院里打架,还哪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不怕被人笑话吗?”

  “美哉小姐,都是年轻人嘛,没必要这么上纲上线的……”罗戒好心规劝道。

  「美哉」转头看了罗戒一眼,额头隐约有青筋抖动,笑容愈发古怪,道:“夜魇君,还有你……你还打算在这里看多久?”

  “我只是担心她们出事……而且我也试着阻止过她们,只是没有成功,不信你问鹿火。”罗戒耸了耸肩,轻描淡写道。

  “啊?好像……是这样吧?”「鹿火」愣愣道,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对,可又好像没什么不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