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1章 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鹿火」急忙慌张起身,向着罗戒连连鞠躬道:“真是太不好意思了,可能是这几天太累,居然睡着了,给苇牙大人您添麻烦了……”

  “没什么。”罗戒笑着摆了摆手,“况且你身上的味道很香呢。”

  “啊……苇牙大人,你……你又说这种话!”

  「鹿火」又害羞又无奈,她似乎已经开始适应了面前这位不知哪里来的苇牙大人这种轻浮的说话方式,心里不仅不讨厌,反而有些甜甜暖暖的感觉,就像在寒冷的夜里喝下了一杯热奶茶。

  真希望我的苇牙也会是这么温柔的人……

  不知为何,「鹿火」的脑中下意识冒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念头,随即急忙害羞的摇了摇头。

  罗戒起身伸了一个懒腰,微笑着向「鹿火」询问道:“要一起吃点东西吗?我知道附近有家不错的店。”

  “我……”「鹿火」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看到罗戒衣服上那被压出的褶皱,话到嘴边却又实在说不出口,略作挣扎后点头道:“嗯,那就我来付账吧,算是对于昨晚受苇牙大人照顾的回礼。”

  “真是个好孩子呢,我越来越喜欢你了,做我的鹡鸰吧。”罗戒再次伸手揉了揉「鹿火」那头漂亮的长发。

  「鹿火」这次居然鬼使神差的没有躲避,只是脸色绯红,小声道:“苇牙大人,请……请你不要在说这种话了,我会很困扰的。”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君子可欺之以方,说的就是「鹿火」这种人。

  「鹿火」是一个极为克己守心的鹡鸰,对于规矩与礼节极为看重,一板一眼不知变通。

  对于这种女孩,就只能像下棋对弈一样,在她允许的规矩范围内一点点攻陷她的阵地,即便是她发觉不对,却也会因棋局已经开始而将自己困在里面无法抽身而退,绝不会像其他性格的女孩一样直接悔棋,甚至是干脆掀桌子。

  两人的早餐是倭国传统的特色食物——拉面。

  尽管只是街边一家小店,但老板的手艺非常不错,即便是罗戒这个被「炼金烹饪」养刁的嘴,也很难挑出什么毛病。

  “苇牙大人,你能羽化个位数的鹡鸰,一定是一位强大的苇牙,干嘛非要在我这个十位数的小鹡鸰身上浪费时间呢?”

  “因为我喜欢你啊。”

  “苇牙大人,你又来了……”「鹿火」娇嗔道。

  罗戒无奈的摊了摊手,道:“事实本就是如此。”

  “您以前又不认识我,怎么可能会无缘无故的就喜……喜欢……我呢?”「鹿火」红着脸,结结巴巴道。

  “你以前也不认识你的苇牙,为什么只一眼就愿意被他羽化呢?”罗戒笑着反问道。

  “那是因为……因为……”

  「鹿火」一时语塞,她忽然发现,自己真的无法解释。

  如果非要给出个理由的话,那大概就是感觉吧……

  “因为感觉,是吗?”罗戒仿佛知道「鹿火」心里在想什么,继续反问道:“既然你以只凭感觉选择苇牙,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只见你一眼就喜欢你了呢?”

  「鹿火」娇躯一震,她之前一直以为罗戒只是说笑,可她忽然发现,对方似乎和她一样,也根本没有其他的理由。

  个位数鹡鸰,每一个都是能媲美04号「鸦羽」大人的强大存在,能羽化这样强大鹡鸰的苇牙,却甘愿陪着她这样一个十位数的弱小鹡鸰睡在地铁车站,还很温柔的借她肩膀为她保暖,而且自始至终也没有强迫她羽化的意思,除了是真的喜欢她,否则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种程度。

  「鹿火」只觉得胸口有些喘不过气来,口干得厉害,甚至就连脖颈后的鹡鸰纹都开始有些发烫了。

  她忽然开始迷茫了。

  不是说苇牙是鹡鸰唯一的的注定之人吗?为什么自己的鹡鸰纹会对第二个苇牙也产生了反应呢?

  接下来的一整天,「鹿火」依旧守在地铁站口,等待着「大角折彦」的出现。

  内心的动摇让她无比惊慌,只想尽快见到她认可的命中注定之人,用事实去证明自己的坚持是正确的。

  罗戒没有阻止或干涉「鹿火」这看起来有些犯傻的举动,只是安静的陪在她的身边,看着她一次次的奔向路口,一次次的失望而归。

  地铁站电子指示牌上的时间再次跳到凌晨两点,随着又一班地铁的驶出,月台上再一次只剩下了罗戒和「鹿火」两个。

  「鹿火」抱着一双长腿坐在长椅上,将半张脸深深的埋在膝盖当中,只露出一双忧郁的大眼睛,就像一只被主人遗弃的小动物。

  “苇牙大人,他今天还是没有来……他难道不是我的苇牙吗?”

  罗戒没有回答她,只是陪坐在她的身旁,轻轻的哼唱起了一首歌。

  ——阴天傍晚车窗外,未来有一个人在等待。

  ——向左向右向前看,爱要拐几个弯才来。

  ——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我等的人他在多远的未来。

  ——我听见风来自地铁和人海,我排着队拿着爱的号码牌。

  忧伤的曲调在空旷的地铁月台上回荡,「鹿火」的眼泪不受控制的流满了脸颊。

  一曲完毕,罗戒伸手轻抚着「鹿火」的长发,温声道:“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早点休息,我还会在这里陪着你的。”

  「鹿火」抬起头,婆娑的眼眸怔怔的望着罗戒。

  “苇牙大人,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因为我喜欢你啊。”罗戒笑了笑,伸手帮她抹去脸上的泪痕,“一天不能说明什么,说不定到了明天,你等的那个人就会出现了。”

  “不。”

  「鹿火」破泣而笑,轻轻抓住了罗戒放在她脸上的手。

  “我想……我已经等到了,我的苇牙大人。”

  美丽的光翼在清冷幽暗的地铁月台上徐徐展开,柔和的金色光芒笼罩着下方双唇相接的青年与少女,定格成一幅陈年油画般的温暖画面。

  ……

  与此同时,通外地上的电梯拐角,一名身材纤细修长的黑衣人扯下了脸上的面罩,露出了一张仿若女子般俊美的面孔。

  “又一只小鸟长出了美丽的翅膀。”

  「篝」不经意的望向市中心那栋最高的建筑,神情若有所思,旋即转身没入了浓浓的夜色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