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8章 爱过,保大,救我妈

  「松」。

  编号排在「美哉」后面的02号鹡鸰。

  实力强大但偏于辅助,无直接战斗能力,擅长以意念入侵网络,曾有过黑掉军用卫星的战绩。

  在原著中,「松」被主角「佐桥皆人」称之为“工口魔人”,一直想方设法的夜袭「佐桥皆人」,但却一再被「美哉」阻止并警告。

  但事实上,「松」并不是表面看上去的那种痴女,而且相反,她的这种工口行为恰恰是天真无邪,不谙世事的一种表现。

  「松」是一名好奇心和求知欲都极强的鹡鸰,正因如此,她对于自己只对「佐桥皆人」有共鸣这一情况就非常难以理解,她一再的想要探索「佐桥皆人」的身体,对她而言真的只是实验性质,不过由于表达方式不当,在外人看来就变得非常不可描述了。

  拥有「宅」属性的人大多都是活在自我世界中的人。

  「松」空有大量知识与信息,却并不善于人际交往,各种礼貌性的客套更是一概不会,进屋后直接半蹲在罗戒的面前,开门见山道:“我有一个问题,你能回答我吗?”

  “爱过,保大,救我妈,没有钱,不知道安利。”

  “……”

  「松」一脸懵逼,这些博大精深的华夏网络梗显然不是单凭智慧就能够理解的。

  罗戒笑着摊了一下手,道:“开个玩笑……「松」小姐有什么问题?”

  「松」回了回神,从胸前的夹缝中拽出了两张照片,一张是「佐桥皆人」,一张就是罗戒。

  “我通过面部识别系统搜索了目前新东帝都所有已经羽化了鹡鸰的苇牙,发现我的鹡鸰纹只在看到你和这个「佐桥皆人」的时候会发热,而你们两个又偏偏同时入住了出云庄……能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吗?”

  果然,这个「松」要比原著中那个只知道夜袭的痴女聪明得多,这才是「智之鹡鸰」应有的状态。

  罗戒皱眉沉思了片刻:“或许……是命运的安排?”

  “……”

  「松」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会相信如此中二的解释。

  “鹡鸰与苇牙的共鸣越高,羽化后发挥出的力量就越强……不管真是命运的安排,还是什么人的阴谋,我只知道,我的苇牙只会在你和「佐桥皆人」中产生。”

  「松」的冷静和务实让罗戒颇感意外,他还以为对方会刨根问底的追究下去。

  “那「松」小姐来这里,是表示选择了我吗?”

  「松」摇了摇头。

  “我还不能确定,或许要等我见过了那个「佐桥皆人」之后才能有答案。”

  罗戒笑了,忽然身体前倾,脸几乎快要贴在「松」的眼镜上。

  “「松」小姐,你这样冒失的前来见我,就不怕我强行羽化你吗?尤其是当你在我面前谈论其他苇牙的时候……”

  「松」下意识的向后躲避,然而跪坐的姿势却令她一下子失去了平衡,侧身摔倒在榻榻米上。

  罗戒就势将双臂撑在她那圆润的肩膀上方,自上而下面对面的俯视着她,几乎将她的整个身体都压在身下。

  “夜魇君,你……你要干什么?”「松」之前那镇定自若的脸上终于出现了一抹慌乱,“美哉小姐就在出云庄内……”

  “哦?你的意思是,如果美哉小姐不在,我就可以乱来了吗?”罗戒伏在「松」的耳边轻声低语,嘴唇几乎都快要触碰到她那小巧的耳垂,“况且,我现在羽化你只要一瞬间,就算被美哉小姐发现,她也没办法在你被我羽化之前赶到。”

  “你……你不要乱来啊……”「松」的声音带着颤抖,与苇牙的近距离接触使得她的体内的共鸣愈发的强烈,整个鹡鸰基干热得发烫,全身根本提不起一点力气,仅能凭着最后一点意志做着聊胜于无的抵抗,“被强行羽化的鹡鸰……是无法使用祈祷词的……”

  “我要祈祷词干嘛?我要的只是你这个人。”

  眼见罗戒的面孔越来越近,带着男性特有味道的温热气息吹在脸上,「松」的大脑几乎已经完全空白,最后能做的唯一一个反应便是认命般的闭起眼睛。

  终于还是要被羽化了么……

  「松」的眼角滑落一滴泪珠,不甘之余,心中居然莫名的还有那么一点释然和解脱。

  然而……

  什么也没有发生……

  待她再次睁开眼,却发现罗戒早已坐回了原来的位置,此刻正端着茶杯吃着点心,饶有兴致的看着她躺在地上那“任君采撷”的羞耻姿态。

  “嗯……我忽然觉得你刚才的话也有些道理,所以悬崖勒马了。”罗戒微笑着举了一下茶杯,“要一起吃点点心吗?”

  “……”

  悬崖勒马个屁啊!(/‵口′)/~╧╧

  老娘眼角都湿了,你特么居然跟我说吃点心?

  “「松」小姐似乎看起来有些失望?要我继续刚才没做完的事吗?或者……我们也可以更进一步的加深了解?”

  “什……什么更进一步?”「松」的脑海里下意识的便出现了一堆充斥着马赛克的画面,再次紧张起来。

  “嗯……比如喝喝茶,吃吃点心,谈谈人生,聊聊理想。”罗戒一本正经道,“不然你以为什么?”

  聊你个大头鬼啊!(/‵口′)/~╧╧

  自己到底是有多想不开才来试探这个叫夜魇的家伙……

  「松」只觉得欲哭无泪,正欲起身逃离房间,却被罗戒从后面再次叫住。

  “松小姐,能帮我一个忙吗?”

  “什……什么忙?”

  「松」现在都有些不敢看罗戒的眼睛,但也不敢就这样一走了之。

  不得不承认,经过之前的事情,她现在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些患上了恐惧症。

  “我听说松小姐的电脑技术非常好,我希望你能帮我在新东帝都内找一个人。”

  听说是找人,「松」才稍稍缓了一口气,忽然不服气道:“我……我为什么要帮找人?”

  罗戒笑眯眯道:“医生说我的脑内半规管有些问题,有时走路容易失去平衡,万一哪天我再见到松小姐时,脚下不小心滑一下……”

  “好了,我知道了。”「松」再次想起了刚才被这个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脖颈后的鹡鸰纹又开始有些发烫了,急忙阻止对方继续说下去,嚅喏道:“事先声明,受规则限制,我不能帮你寻找未羽化的鹡鸰。”

  “没关系,我要找的只是一个普通人,他的名字叫——「大角折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