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5章 男人的友情

  感受着池水传来的微烫热度,罗戒的身体自然而然的放松下来。

  出云庄虽然难进,可一旦进来,好处也是多多。

  别的且不说,有01号「美哉」这个BUG级BOSS坐镇,还没有哪个玩家敢在出云庄的地界上对苇牙或鹡鸰出手,可以说是本场幻境中唯一的默认安全区。

  似乎许久没有开战利品了……

  罗戒随手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之前击杀黑衣人玩家所获的【东神丸的宝箱】。

  宝箱里只有区区数百积分,以及一个泥封还未启的白瓷罐。

  【宫水三叶的口嚼酒】

  类型:道具

  品质:C(金)

  简介:蕴含宫水神社神力的供奉用酒,饮用者可于三级以下(含三级)幻境世界内,进行停留时间不超过12小时的一次性时空穿梭。

  咦?

  罗戒不禁下意识的在浴池中坐直了身体。

  他本来对开玩家宝箱从来都没有过太大期待,却没想到今天居然欧皇附体了一次。

  【宫水三叶的口嚼酒】出自《你的名字》,没有独立的幻境世界,大多会乱入进世界观类似的其他幻境世界当中,相对比较难寻。

  这件道具属于非常罕见的时空类道具,这类道具最大的作用就是通过穿梭时间线,强行改变幻境世界的主线或支线剧情,对于一些开场就已经崩坏的剧情往往有奇效。

  要不要用它来攻略01号【美哉】?

  罗戒仔细思索后还是遗憾的摇了摇头。

  在原著中,「美哉」与「浅间建人」的恋情是在潜移默化中一点点积累起来的,而【宫水三叶的口嚼酒】能在过去时空停留的时间最多只有12小时,根本不足以让他能够顶替「浅间建人」在「美哉」心中的位置。

  至于强行羽化……据说当年的太太可是能一刀斩断现役军舰的恐怖人物。

  罗戒正在走神的时候,浴室大门被拉开,「佐桥皆人」提着一条毛巾从外面走了进来。

  “啊,夜魇先生,你也在这儿。”

  「佐桥皆人」自然不知道他此刻的遭遇完全是被罗戒给坑了,对罗戒的态度相当客气。

  “皆人你也来洗澡了……”罗戒笑了笑,说着毫无营养的套话。

  「佐桥皆人」在外面冲洗过身体,缓缓泡近池水里,瞬间涌上全身的暖意令他的脸上露出了极为舒适的神情。

  “出云庄这里真是个好地方。”

  “是啊,而且房东太太也很漂亮……不是吗?皆人?”

  「佐桥皆人」被罗戒的突然袭击闹了个面红耳赤,尴尬的挠了挠脸,生硬的转移话题道:“刚才我在走廊上遇到了「篝」先生,我问他要不要一起去洗澡,他好像有点生气……我是说错什么了吗?”

  罗戒笑道:“男人的友情,一般都是从一起喝酒开始的……你上来就邀请人家一起洗澡,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与他探讨哲学。”

  「佐桥皆人」这个菜鸟哪里会是罗戒这种老司机的对手,完全不知该怎么把话题接下去,只能尬笑以对。

  “皆人,你对「鹡鸰计划」怎么看?”见「佐桥皆人」不再开口,罗戒主动问道。

  “啊,「鹡鸰计划」吗?只是感觉莫名其妙就被卷进来了,毕竟我只是一个重考生而已……”终于转移到正常的话题上来,「佐桥皆人」的神情也恢复如初,“其实我还不是很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按M.B.I社长的话说,最终只能留下一只鹡鸰,我还是希望可以是「小结」。”

  “那你想过失败吗?”

  “失败?”佐桥皆人愣了愣。

  “对……比如战死,当然,对于鹡鸰来说,那叫做「机能停止」。”

  「佐桥皆人」当时脸就白了。

  “这……不至于吧。”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说道:“皆人,108只鹡鸰最后只能留下一只,那么你觉得其他107只去哪了?或者说,你有自信让「小结」成为那108分之1的幸运鹡鸰?”

  「佐桥皆人」神情默然,他其实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去想这个可怕的后果。

  “那……夜魇先生,难道就不能不打这场战斗吗?”

  和原著中一样,「佐桥皆人」心中始终存有一丝可以称之为“天真”的善良,或者也可以算作“懦弱”。

  “树欲静而风不止……并不是所有的苇牙都会像你这样想。”罗戒将毛巾打湿擦了擦脸上的汗水,道:“你知道「鹡鸰计划」的胜利者会得到什么吗?”

  「佐桥皆人」摇头道:“听说是和鹡鸰一起前往「嵩天」,但那究竟是什么,我却完全不清楚。”

  “「嵩天」是一座上古遗留的浮空岛,拥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鹡鸰计划」最终决出的鹡鸰,将前往「嵩天」接任管理权,成为这个世界的神……而她的苇牙,自然就是神的男人。”

  “成神?开玩笑吧?”「佐桥皆人」大吃一惊。

  “如果将鹡鸰的力量放大一百倍,甚至是一千倍,难道不像是神吗?”

  「佐桥皆人」猛然想起了之前「小结」击穿雨云层的恐怖一拳,再次默然了,对于罗戒话已然信了八九成。

  “夜魇先生,你也想成神吗?”

  “不,我对骑……呃,成神什么的完全没兴趣。”

  罗戒说的都是实话,《鹡鸰女神》中的“神位”其实是「嵩天」本身,就像「舰长」,一旦离开了他的战舰就只是个普通人。

  况且「嵩天」又不能带出幻境世界,对于不可能长期停留本世界的玩家来说,确实没有任何吸引力。

  “这么说,夜魇先生你也不希望战斗?”「佐桥皆人」的眼睛亮了起来,仿佛看到了志同道合的知音。

  “也可以这么说。”罗戒笑了笑,随即正色道:“不过,不希望战斗,不代表就可以避开战斗,若想保住所有鹡鸰的性命,除非……”

  “除非什么?”「佐桥皆人」完全被罗戒的话勾起了好奇心。

  他绞尽脑汁也想不出能有什么办法,毕竟鹡鸰是无法违抗苇牙的,若是苇牙有成神的野心,鹡鸰即便不情愿,也必须全力为苇牙的目标战斗。

  “其实很简单。”罗戒竖起一根手指,轻描淡写道:“鹡鸰之所以会战斗,是因为她们分属不同的苇牙,那么只要让她们都被同一个苇牙羽化,「鹡鸰计划」自然也就不存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