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2章 被逼入死角的美哉

  「佐桥皆人」和88号「小结」空降出云庄没多久,一袭素色和服的美少妇「美哉」轻手轻脚的走出了大门。

  环顾左右无人,她用一块抹布擦干了围墙表面的水迹,将一张写有字迹的白纸仔细的贴在了上面。

  ——入居者募集(出云庄)

  ——洗澡、厕所共用。

  ——每月50000円。(含一日两餐)

  ——管理人:浅间美哉。

  「美哉」这边刚把广告贴好,便听到身后传来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

  “咦?这么快就有空房了吗?看来今天是我的幸运日呢……”

  「美哉」不由得心中一惊,她没想到居然会有人能无声无息的接近到她身后,下意识的猛然向后甩出手中刷胶的毛刷。

  出手后她才意识到不好,然而此刻收手已然来不及,只好以指尖在刷柄处一挑,毛刷当即打着旋转一飞冲天,化作茫茫夜空中的一颗流星。

  卧槽……( ̄ω ̄;)

  罗戒发现以他目前的实力,都没看清「美哉」是怎么出手的,毛刷带着刺耳破空声飞过耳畔的那一刻,他差点以为自己又要死亡重铸了。

  这个01号「美哉」果真深不可测啊……

  “房东太太,你是要杀了我吗?”罗戒整理着被风吹乱的发型,苦笑道。

  「美哉」尴尬的笑了笑,抓着右手支吾道:“那个……不好意思,刚才手滑了一下。”

  话音刚落,数百米外一栋高楼上的信号发射塔忽然从中间折断,逐渐向一侧歪倒。

  罗戒回头看了一眼,意味深长道:“今天的风,好像有些喧嚣呢。”

  “是啊……风真大。”

  「美哉」的笑容愈发的不自然,下意识的用身体挡住了那张“招租”的广告。

  然并卵。

  “房东太太,我们来谈一下租约的事情吧。”罗戒微微一笑,他可不会给对方从容编造借口的机会。

  「美哉」的脸色微变,还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她当初可是答应过「佐桥高美」,在出云庄范围内保护好对方唯一的儿子「佐桥皆人」,并尽最大能力锻炼他的鹡鸰,帮助他赢得「鹡鸰计划」的最终胜利。

  为完成对「佐桥高美」的承诺,她千方百计在出云庄内收拢了数只个位编号的鹡鸰,虽然10号的「钿女」出了一点意外,但终究总体上还是没有偏离她的计划。

  可没想到,随着眼前这个神秘年轻人的出现,她那至今为止还没出过任何纰漏的计划,突然就好像脱缰的野马,开始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

  见「美哉」迟疑,罗戒步步紧逼,面带微笑道:“房东太太,你可是答应过我的,只要一有空房间,我是第一顺位的租客……你不是想反悔吧?”

  “当……当然不是,只是……”

  「美哉」此刻心乱如麻,她忽然发现她似乎已经掉入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所精心编织的陷阱,似乎每一步都在对方的算计之内,不知不觉间已然被对方逼入了死角。

  如果反悔能解决问题,她早就这么做了,可之后的连锁反应却是她不能承受的。

  此刻「佐桥皆人」就在出云庄内,如果她和眼前这个年轻人因租房的事情产生争执,那么必然会惊动「佐桥皆人」,以及出云庄内的其他几名鹡鸰。

  那么麻烦就来了——她要怎么去圆这个谎?

  10号「钿女」是见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一旦对质必然会露馅,届时不仅「佐桥皆人」会对于设计他入住出云庄这件事产生疑心,连带其他几名鹡鸰都会对出云庄产生信任危机。

  明明有租客却不允许入住,偏偏等到「佐桥皆人」到来才装模作样的贴出招租广告,这不是阴谋是什么?

  得益于M.B.I的洗脑成功,几乎所有鹡鸰的认知里只有两件事是最重要的。

  一是寻找属于自己的苇牙,并与之结合。

  二是击败其他鹡鸰,与苇牙一起登上嵩天。

  当然,这两条其实也可以看做是一回事。

  当一个人的生命中只有一个信念,那么这个信念就会变得无比神圣,不可轻辱。

  就像之前07号的「秋津」,哪怕绝望到自暴自弃,也不跟随任意一个苇牙离开,为的就是坚持内心对于「羽化」神圣性的信念。

  「美哉」与「佐桥高美」的约定是秘密的,出云庄内的「松」、「篝」、「钿女」等人都不知情,只当出云庄是苇牙与鹡鸰的庇护所。

  可若是她们知道了即将「羽化」她们的苇牙并非她们自己选择,而是早在数年前就被安排好的,所谓的出云庄,其实是圈养她们这些小鸟的鸟笼。

  这种对于信任与尊严的践踏,是任何一只鹡鸰都无法接受的。

  届时别说是她和出云庄,甚至连带「佐桥皆人」,都会跟着上了所有鹡鸰和苇牙的黑名单。

  没有人愿意看到公平的比赛中,突然冒出一个作弊者。

  而且还是裁判帮忙作弊。

  “那个……好吧。这位先生,外面湿气重,我们进去谈吧。”

  两害相权取其轻。

  「美哉」当下也想不出什么完美的解决方法,只能凭直觉先将这件事情的影响降至最低。

  至于和「佐桥高美」的约定,在「鹡鸰计划」的大局面前,也只能先放一放了。

  “哦,差点忘了。”罗戒忽然停住脚步,走到围墙前将那张刚贴好的招租广告给撕了下来,对「美哉」笑道:“房东太太,既然我已经要入住了,那这张告示也就不需要了,对吧……我帮你把它撕下来吧,不用谢我,助人为快乐之本嘛!”

  一张阴森的罗刹鬼脸在「美哉」的身后隐约生成,随即又缓缓消散,「美哉」抬袖掩口轻笑道:“这位先生还真是热心呢……不知先生如何称呼?”

  “夜魇,如果房东太太愿意,叫我小夜也可以。”

  「美哉」默念了几遍,发觉“夜魇”这个名字实在有些绕口,微笑道:“那我还是叫你小夜吧,你也不要叫我「房东太太」了,可以直接叫我「美哉」……鄙庄简陋,说不定你看过后会失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