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7章 傻了吧,爷会飞

  是玩家!

  很显然,除了刚才那被「秋津」击退的玩家以外,附近还有第三名玩家的存在。

  这名玩家极能隐忍,一直隐藏着自身的气息,直到罗戒成功羽化的「秋津」,才突然现身对罗戒进行了致命一击。

  若是偷袭成功,那么按照第三条规则,他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接手这刚刚羽化的07号鹡鸰。

  “苇牙大人,你怎么样?”

  那狙击手的目标不是「秋津」,她倒是没有受到任何伤害,只是在滚入灌木丛时被树木枝杈刮住了那件白色浴衣,本就大开的领口更加豁达,若不是几条细铁链扯住,只怕胸前的两只兔兔已经要溜出来见世面了。

  兔兔那么可爱,为什么要吃兔兔……

  罗戒晃了晃脑袋,八成是刚才翻滚是撞到了头,居然莫名其妙的出现了幻听。

  “我没事……秋津,以后叫我夜魇就可以。”

  “好的,苇牙大人。”「秋津」点点头,一板一眼道。

  “算了……你开心就好。”

  罗戒现在还没工夫在称谓这种无关紧要的小事上纠缠,循着刚才弹道的夹角,迅速开始计算之前那名狙击手所在的位置。

  东南方。

  新东帝都严重的光污染阻碍了罗戒搜索的视线,不过好在还有「超声成像」技能可以使用。

  直线距离大约300米外的一栋写字楼上,一个代表着敌人的红色人形轮廓在超声视觉当中一闪即逝。

  “隐蔽起来了吗?”

  「超声成像」不是红外线成像,无法穿透物体发现目标,若是对方有心,甚至一个纸板箱都能做到“隐身”效果。

  砰!

  又是一枪准确无误的打在了罗戒之前的隐蔽处,若非他的【超感直觉】已经提升到LV.2,只怕想要躲开这一枪也不那么容易。

  这就是狙击手让人讨厌的地方,一旦拉开距离,再强的近战玩家也会被对方死死的压制在原地。

  “对方有红外线热感装置……秋津,把这附近冻结起来!”

  鹡鸰从不会抗拒苇牙的命令,在「秋津」能力的发动下,一道道不规则的冰墙拔地而起,将方圆数十米的范围全部冰结,气温骤然下降到了滴水成冰的程度。

  对面的枪声停了下来,显然随着罗戒与秋津体表温度的降低,对方的红外线夜视装置也成了瞎子。

  但经验告诉罗戒,对方不可能轻易离开,一定还在某处耐心的等待着出手的机会。

  「秋津」再次竖起一道加厚版的冰墙,将自身和罗戒都护在后面。

  “苇牙大人,要我去杀掉那个人吗?”

  “不,对方的攻击范围远在你之上,一旦发觉你有攻击他的意图,就连你也会有危险。”

  罗戒的狙击枪只是远程攻击手段之一,本质上他还是一名近战职业者,偶尔客串一下狙击手还没什么问题,但如果和职业狙击手对狙,无疑是极为愚蠢的。

  他的视线落在周围那些嶙峋交错的冰墙上,脑中立刻有了计划,对「秋津」低声耳语了几句。

  「秋津」虽不明白罗戒为何要她这么做,但鹡鸰对于苇牙的良好服从性让她没有发出任何疑问,点头表示没有任何问题。

  “三、二、一……动手!”

  随着罗戒一声令下,「秋津」的浴衣长袖甩动,一道道的冰墙从两人后方拔地而起。

  然而这些冰墙的外形明显和之前那些不规则的冰笋不同,表现呈现出极为光滑的平面,并随着上升呈现出一道极为微妙的角度。

  就是现在!

  数十颗【照明术】的光球接连从罗戒手中升起,明亮得近乎刺眼的光线经过「秋津」制造的冰镜的反射,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光柱,瞬间刺破漆黑的夜空将那数百米外的写字楼完全覆盖。

  “FUCK!”

  数百米外的写字楼上,一名带着夜视镜的黑衣人不由得爆了一句粗口。

  尽管这突如其来的强光还不至到令人致盲的程度,可却让他完全失去了视野,眼前只有白花花的一片光斑。

  作为一名二阶的【枪械师】,他立刻意识到对方已经发现了他的准确位置,当即毫不犹豫的收起手中的狙击枪,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一架白色的滑翔翼,从数十米高的写字楼边缘一跃而下。

  滑翔翼在夜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飞行轨迹,黑衣人从高空再次看向那冰封中的街边公园,表情中露出明显的不甘心。

  明明只差那么一点,那只强大的鹡鸰就是自己的了……

  “嘿,你是在找我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把黑衣人吓得险些滑翔翼失控,当他转头循声望去,只见一个人影正与他并肩飞行。

  黑色的披风如同两片巨大的蝠翼,在月光下隐隐泛着鲜血般的红色荧光。

  正是之前他狙击的那个目标。

  “你……你是血族血统?!”

  黑衣人一脸的惊慌失措,急忙去抓滑翔翼下搭载的机枪。

  只可惜罗戒比他的动作更快,脚下倾踏出一个浮空魔法阵,纵身一跃飞上滑翔翼的正上方,手中黑白双刀劈砍出一道巨大的刀芒,如同青色的流星般猛然砸下。

  ——【秘奥义·天霸凄煌斩】!

  单薄的滑翔翼当空肢解,黑衣人甚至来不及祭出保命底牌就被狂暴的刀芒从中间劈成了两半,喷溅的鲜血诡异的向上倒飞,接连融入了【德古拉披风】内衬的红丝绒中。

  【你击杀了玩家「东神丸」,获得「东神丸的宝箱」。】

  罗戒得到系统的击杀提示后,坠落的身形一个急停,黑色的披风向两侧舒展,稳稳的凌空而立。

  黑衣人的尸身和滑翔翼的残骸掉落在下方车流攒动的街道上,引起人群的一片混乱和惊叫。

  ……

  罗戒调头飞回公园时,公园的外围已经停了几辆警车,十几名警察一边在外围拉起警戒线,一边驱赶着围观的市民,以及那些无孔不入的媒体记者。

  显然比起那“玩滑翔翼摔死的倒霉蛋”,还是“冰封公园”这种不科学的神秘现象更吸引人的眼球。

  罗戒在高空避开下方的灯光,直接降落在公园的中心,一直在原地等待消息的「秋津」立刻迎了上来。

  “苇牙大人,外面似乎已经被警察包围了……”

  罗戒点点头,道:“我看到了,毕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连狙击枪都动用了,警察不可能没有一点反应……我先带你离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