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5章 不按套路出牌的冰之鹡鸰

  据说是出于「御中广人」的个人恶趣味,每只鹡鸰都被设定有一套极具个人特色战斗服。

  当然,这些所谓的战斗服其实没什么卵用,不仅不具备任何防护能力,还经常会在战斗中被“爆衫”,搞得跟制服诱惑似的。

  但不得不承认的是,这种明显区别于普通人的装扮,使得每个鹡鸰都非常的有辨识度,哪怕记不住名字和编号,只要看一眼那独特的装扮就心里有数了。

  银发,白色浴衣。

  在所有108只鹡鸰当中,唯一符合这一特征的就只有一人。

  07号,冰之鹡鸰——「秋津」。

  罗戒循着老妪所示的方向,如同普通游人般走过林间小路,远远便看到了那个坐在长椅上的白色身影。

  银色的短发,略显苍白的面孔,单薄的白色浴衣领口大开,露出胸前大片白皙如雪的娇嫩肌肤。

  纯白的女孩在黯淡的夜色下周身泛着一层柔和的光晕,清冷的气质仿佛月光下的冰雪精灵。

  这就是鹡鸰,一种拥有人类外形却非人类的美丽生物。

  罗戒并没有急于上前,而是寻了一处隐蔽所在将身形完全遮掩,谨慎的暗中观察着对方。

  07号「秋津」是一只比较特殊的鹡鸰。

  根据原著的回忆片段来看,她似乎是第一只被调试的实验体鹡鸰。

  由于没有经验,调试过程以失败告终,本该出现在后颈上的鹡鸰纹出现在了额头,「秋津」也失去了被苇牙羽化的能力,随后成为了废弃编号。

  幻境世界虽大多建立在原著基础上,可很多细节却又会被修改得面目全非。

  原著中,「秋津」因为被废弃而感觉自己是不被需要的鹡鸰,独自一人坐在公园中自暴自弃。随后却遇上了有收集癖的南势力苇牙,富二代小正太「御上子隼人」,一句“要不要成为我的鹡鸰”就被轻而易举的击破心防拐走了。

  但那只是后宫系漫画的无脑桥段,在幻境世界当中,以系统的一贯尿性是不可能让玩家这么容易就收到一只鹡鸰的。

  哪怕是无法羽化的废弃编号。

  与此同时,发现07号「秋津」的并不止罗戒一个。

  另外的一名不速之客可没有罗戒那么好的耐心,发现坐在公园长椅上的「秋津」后不由得心中狂喜,三步并作两步的跑到了她的面前,迫不及待的向她伸出了手。

  “要不要跟我走,做我的鹡鸰?”

  现阶段能说出“鹡鸰”二字的人,必然是玩家无疑。

  「秋津」那如永冻冰般的冷漠眼神稍稍动了动,抬头望着眼前这个主动与她搭话的矮个子男人,语气麻木道:“你是苇牙吗?我是一只坏掉的鹡鸰,是不能被羽化的……即便是这样的我,你也需要吗?”

  “是的,我需要你,和我在一起吧。”

  矮个子男子再次加重了语气,欣喜之色溢于言表。

  他完全没想到自己的运气居然这么好,只是随便走走就遇到了07号的「秋津」,尽管这是一只无法羽化的废弃编号,也无法使用「祈祷词」,可常规战斗能力确是不打折的,吊打一些十位数编号的鹡鸰绝对绰绰有余。

  而且鹡鸰对于苇牙是绝对忠心的,有这样一个随时可以为他挡刀的护卫在身边,他在这次幻境中的安全系数也将得到极大的提升。

  「秋津」徐徐伸出了那略显冰冷的手,搭在矮个男子的手心上。

  突然间,一道散发着氤氲雾气的寒冰从她的指尖生成,并沿着矮个男子的胳膊飞快向上蔓延,瞬息间已经爬到了手肘。

  “你这个贱人在干什么?”

  那名矮个男子又惊又怒,飞起一脚踹向面前的「秋津」,却被一面升起的冰墙挡住,几道冰锥从冰墙那光滑的表面接连刺出,将矮个男子逼退到了数米开外。

  「秋津」缓缓从长椅上站起,周身散发的冰结寒气在月光下反射着星星点点的微弱闪光。

  “羽化是鹡鸰与苇牙所缔结的誓约,如同人类的婚约一样神圣……我虽是一只坏掉的鹡鸰,但我绝不会随随便便将我的身体交给一个无法羽化我的苇牙。”

  别说矮个子男人有些傻眼,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连在旁暗中观察的罗戒都有点懵了。

  这个「秋津」不按套路出牌啊……

  “凸(艹皿艹)草!”

  矮个子男人恶狠狠的吐了口唾沫,懊恼无比的转身离去。

  若是其他的鹡鸰,还有强行羽化这个方法可以用,可这「秋津」根本无法羽化,跟她作战根本就是费力不讨好的无用功。

  「秋津」散去周身的寒气,再次缓缓坐了下来,望着天上的半轮残月,神情中写满了孤寂。

  望着不远处那形单影只的白色身影,罗戒忽然心中若有所悟。

  他忽然意识到很多玩家都搞错了一件事。

  鹡鸰只是外表像人类的生物,而却并非人类,所以她们的世界观与道德观其实是与人类截然不同的。

  鹡鸰对于“我”这个概念并不强,反而对于“苇牙”的概念相当强烈,甚至要远远凌驾于自身的安危之上。

  虽然原著中的解说是,“羽化”对于鹡鸰来说,相当于是与苇牙的婚约,而且绝大部分鹡鸰也确实是将自己的苇牙当做丈夫一样去侍奉。

  但事实上,“羽化”这一仪式所代表的意义显然远不止“婚约”这么简单。

  人类的婚约可以解除,但鹡鸰的羽化却是不可逆的,而且对鹡鸰的制约力极强。

  原著中曾有苇牙对自己的鹡鸰施加暴力虐待,但鹡鸰不仅无法反抗,而且还要绝对遵循对方的命令去与其他鹡鸰拼死作战。

  由此可见,这份苇牙与鹡鸰间的誓约,其实更接近于一份单方面的奴隶契约。

  所谓的“婚约”,估计不过是M.B.I在培育鹡鸰时,给这些类人型战斗兵器洗脑用的美好说辞。

  事实证明这个说法也相当有效,所有的鹡鸰都把“寻找属于自己的苇牙,并一同前往嵩天”当成了生存的唯一意义,甚至都没人想过反抗一下M.B.I那逼着她们自相残杀的「鹡鸰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