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0章 逆恶魔城

  【四圣之种】

  类型:素材

  品质:EX

  简介:蕴含有「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圣兽之力的种子,可对追随者、宠兽、傀儡等进行改造,将其体内「木、金、火、水」四种任意元素,转化为「四圣之力」对应的能力体系,并强行提升1小级品质。如目标同时具备四种元素,那么改造后将强行提升2小级品质。(不可与灵体或邪恶生物融合。)

  玛利娅送出的好感度礼物令罗戒不禁暗自心惊,他还是第一次收到EX等级的好感礼物。

  当然,这件EX礼物的效果比较特别,是一个遇强愈强的物品,若是拥有者没有足够的实力,那么它的作用其实就跟G分的区别不大,只是个提升品质的道具。

  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举个例子来讲,如果某玩家对一只D级蓝色品质的宠兽使用了【四圣之种】,那么得到的仅仅只是一只D级紫色品质的强化版宠兽。

  可换个角度去看,如果是对一只D级金色品质的宠兽使用,那么尽管改造后的宠兽依旧为D金品质,但由于「强行提升」的设定,事实上这只宠兽的真正品质将是D金+。

  这样的宠兽在实力上至少要高出同品质宠兽20%——30%,可以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同阶无敌。

  而且EX级素材效果具有继承性,不会因为改造或是强化而消失,哪怕这只宠兽以后再升C级、B级,甚至一路升到顶级,这个「强行提升品质」的效果都会一直保留下来。

  理论上来说,现在符合改造条件的只有鞠川静香一人,但罗戒并不打算将这枚【四圣之种】给她使用。

  原因很简单,鞠川静香只有一种水系变种的「冰」属性,勉强改造也仅能发挥一种「玄武之力」,必须要像玛利娅一样,同时拥有「木、金、火、水」四种属性,才能完整的发挥出【四圣之种】的全部效果。

  罗戒暂时还没有这样的人选,只能先将这枚宝贵的EX素材【四圣之种】先收入储存空间,等以后有了合适的目标再使用。

  ……

  得知罗戒还要继续在幻境世界中逗留一段时间,安德烈、多肉植物、樱丘圣、铃木良一几人很知趣的陆续返回了GANTZ黑球空间。

  岸本惠似乎对罗戒接下来的打算有所预感,但很懂事的没去问任何事,当晚与罗戒抵死缠绵了一夜后,第二日清早天还没亮便无声无息的选择了回归。

  岸本惠消失后不久,下平玲花敲响了罗戒的房门,看到那空荡荡的床边,脸色复杂中又透出一丝怅然。

  “小惠……她走了?”

  “嗯。”罗戒毫不避讳下平玲花的视线,赤裸着身体走下床,将防具依次装备在身,神情淡然道:“这次回归后,她会被黑球抹去这段时间以来的记忆,以原本的身份重新开始正常的生活……这个选择对于她来说虽不能算是最好,却是最适合的。”

  下平玲花稍稍松了一口气,她在这个世界与岸本惠的关系最为要好,得知岸本惠能有一个相对幸福的结局,她也由衷的为岸本惠感到高兴。

  “夜魇君,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下平玲花问道。

  “不,不是我们,而是我一个人。”罗戒双手按在下平玲花那圆润柔软的肩头上,说道:“其实那些离开的人有很多都不知道,或者说知道也不敢去尝试……其实在那恶魔城顶端的雷云上空,还有有着一个如同倒影般的隐藏地图「逆恶魔城」,我带你离开这个世界的契机就在那里。”

  “那……你小心一点。”

  下平玲花知道自己的实力还不足以跟罗戒同行,只能担忧的目送着他消失在传送阵的白光当中。

  ……

  罗戒在之前的主线任务后半段,随队又陆续拿到了数千积分。

  不仅【伪帝具·六道轮回】、【沧龙之骸骨项链】、【克苏鲁·羞辱之触】这三件主要装备升到了LV.MAX,连同之前因缺少积分而暂时停留在E金的【魔法箭】、【圣愈之光】和【风之加护】也升到了D金LV.MAX。

  而至于像【营火术】、【聚水术】、【照明术】这种后勤小技能,强化的性价比并不高,他也实在懒得继续去枯燥的刷G分,索性草草强化到D蓝程度了事。

  至此,他除了基础属性尚未强化,单论装备和技能来说,已经算是站在了所有二阶玩家的巅峰,即便是对上那些刚升三阶的普通玩家,他也完全有把握做到越级击杀。

  “该去找那三只血新娘了……”

  逆恶魔城的入口在正恶魔城中心的「钟楼」。

  按照前世探索者的攻略指示,罗戒将那缓慢前行的两枚指针人为的拨动到了12点整的位置,随着生锈齿轮的艰难转动声,一条笔直向上的通道在「钟楼」的头顶上方徐徐开启。

  这条通往逆恶魔城的通道很狭窄,直径大概只有两三米的宽度,想要依靠飞行坐骑上去显然是不可能了。

  罗戒只能用最笨的方法,用两把刀插着墙壁的石缝借力向上攀爬。

  好在魔导器【飞翔石】的「三段跳」技能帮了不少忙,即便是攀爬失误,也不至于在空中失去落脚点,虚空一踏便能再次跃起。

  就这样一路向上攀爬了近百米,罗戒终于再次体会到了久违的脚踏实地的感觉。

  当然,说脚踏实地并不准确。

  罗戒此刻脚下踩的是绘制有精美壁画的天棚,而在他的周围,所有的景物都是一百八十度倒竖的。

  吊灯如明亮的花丛般立在眼前,座椅柜子倒掉在棚顶,墙壁上的烛台火焰向下燃烧,一切看上去都是那样的怪异。

  在那一瞬间,罗戒甚至产生了一种错觉——不是城堡颠倒了,而是他自己颠倒了。

  “原来这就是逆恶魔城,还真是有趣呢……”

  罗戒站在原地观察了好一会儿,才逐渐适应了这种仿佛悬吊的怪异错觉,将在正恶魔城绘制的地图倒置过来,向着逆恶魔城的底部,也或者可以说是顶部开始进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