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最美好的爱情

  从数值上来说,这个交换比有些偏高,以D金装备强化至MAX所需20万积分为例,换做G分仅仅只需要1000分。

  但凡事不能单看表面,对于当下绝大多数玩家来说,G分的难刷程度要远超过普通幻境中的积分,而且在过程中意外死亡的几率也更高。

  最关键是,这种升级上的优惠是只有到达恶魔城地图后半段的藏书馆,在特定的NPC那里才能获得,而若非有罗戒这样一个BUG级强输出玩家的存在,即便是讨伐队用人命去填,也决计过不了「地狱三头犬」这个明显超纲的隐藏BOSS。

  更不要说直接跳过中间几个区域,直接进入恶魔城最上部的藏书馆了。

  幻境中从来都是风险与机遇并存的,既然承担了如此大的危险,那么自然有资格享受到达终点后的胜利果实。

  罗戒在出发前G分已经降到两位数,好在之前击杀「地狱三头犬」和杂兵又赚回了一些,现在手上还有5000多点的G分。

  算上老人给他打的八折优惠,至少可以将6件D金装备或技能提升到MAX。

  在经过一番考量后,罗戒选择了弓箭【岚龙魂·影】和轻甲【地狱犬的挽歌】,技能方面,选择疾风三连的【秘奥义·天霸断空裂斩】、【秘奥义·天霸凄煌斩】、【秘奥义·天霸封神斩】,以及【魔法箭】、【圣愈之光】、【风之加护】。

  前五个D金装备技能八折价总共4000点G分,后三个技能是E金,八折价为1200点G分。

  虽说还有【沧龙之骸骨吊坠】、【伪帝具·六道轮回】和【克苏鲁·羞辱之触】三件主要装备没有升级,不过毕竟还没有进行到最终的主线任务,罗戒完全有把握在这个幻境结束前将全身装备升至满级。

  ……

  在找到了藏书馆的传送阵后,人困马乏的讨伐队众人返回大本营进行修整。

  罗戒没有跟随返回,而是单独留了下来。

  通过「死亡重铸」将身体状态完全还原后,他用匕首割破指尖,以鲜血在传送阵上写下了“ALUCARD”的字样。

  这是阿鲁卡多的名字,同时也是德古拉名字的逆写。

  静静等待了大约半个多小时,一头飘逸银色长发,英俊如翩翩贵公子般的阿鲁卡多,随着一道白色光柱出现在了罗戒面前的传送阵内。

  比起最初见到时,阿鲁卡多身上的装备好了很多,压金丝的华丽半身甲,黑红双色的高领斗篷,刻有家族纹章的盾牌与长剑,和原著中那个「吸血贵公子」的形象已经相差无几。

  “抱歉,夜魇,我来晚了,刚才我在「空中庭院」被一群小妖精缠住了,费了些手脚才摆脱她们……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罗戒也没有与他寒暄,开门见山道:“阿鲁卡多,我需要你手中的「莫莉卡的翅膀」?”

  阿鲁卡多那双银色的瞳孔盯着罗戒的脸,沉默片刻道:“夜魇,我很珍视我们之间的友谊……所以,希望你不要为难我。”

  罗戒遗憾的耸了耸肩,道:“抱歉,阿鲁卡多,我也很珍视我们的友谊,但我对「莫莉卡的翅膀」势在必得。”

  阿鲁卡多握紧了手中的剑盾,神情中透出一丝艰难的挣扎。

  由于他那半吸血鬼标志性的银发银瞳外貌特征,使得他很难融入人类社会当中,数百年来更是少有人类朋友。

  罗戒不仅是他这次苏醒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还是一名不歧视他半吸血鬼身份的猎魔人,更救过他的性命,因此这份友谊在他心中更是尤为珍贵。

  最终,阿鲁卡多还是松开了放在剑柄上的手,将看上去像两根石柱的蝠翼抛给了罗戒,眼神中那仅存的一点温情也再次恢复了初见时的那种冰冷。

  “这就是你要的「莫莉卡的翅膀」,现在我们两不相欠了……虽说我不认为你会成功,但还是要提醒你一句——如果你制造出的黑暗生物做出什么危害这个世界的举动,我是不会因为我们曾经的这段友谊而袖手旁观的。”

  说完,阿鲁卡多退回传送阵,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罗戒的面前。

  这……应该是好感度归零了吧?

  罗戒没有遗憾,反而有些庆幸。

  若非之前在「幽灵长廊」救下阿鲁卡多,刷了对方一波好感度,只怕这次索要【莫莉卡的翅膀】就绝不会这么轻松,八成也得跟当初向玛利娅索要【莫莉卡的眼球】那样,与阿鲁卡多刀剑相向了。

  罗戒将「心脏」、「眼球」和「翅膀」全部取出摆在一起,果不其然,这三件任务道具自动默认为了一件叫【莫莉卡的遗骸】的任务道具。

  【莫莉卡的遗骸】

  类型:改造素材

  简介:魔界三大统治者之一「贝里欧鲁·安斯兰特」的养女「莫莉卡·安斯兰特」的尸体遗骸。

  可用于活体移植,移植「眼球」可以获得破幻能力;移植「翅膀」可以获得飞行能力;三者全部移植可获得「大梦魔血统」,继承莫莉卡的力量。(注:移植仅可在「恶魔城顶殿」的鲜血祭坛上进行,且移植对象必须为纯血人类。)

  罗戒那因任务进展获得的好心情再次变得阴沉起来。

  这简介看似给出了完成条件,可细想之下就会发现,这依旧还是一个不可能完成的死局。

  「眼球」和「翅膀」倒还没什么,可在本场幻境简陋的医疗条件下,移植心脏根本就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而且一个「纯血人类」的限定条件,更是堵死了那些想要依靠类似【僵尸血统】、【吸血鬼血统】之类不死生物体质去作弊的可能性。

  该死的,最后那个关键道具【????】究竟会是什么?

  ……

  经过了「地狱三头犬」后,讨伐队没有再遇到特别强大的BOSS生物。

  在稳扎稳打的向前推进了十天后,一行人终于在恶魔城的「顶殿」击败了被法术控制的「里希特·贝尔蒙特」,并在玛利娅和阿鲁卡多这两名NPC的帮助下,成功的封印了德古拉的力量投影。

  至此,恶魔城与特兰西瓦尼亚小镇之间的大门再次关闭。

  本场幻境的主线任务结束,众玩家的视觉投影当中也出现了对应的回归提示。

  “夜魇,我要走了……嗯,真正意义上的,你懂的。”

  在目送着其他小队成员陆续离开后,那黄毛圣骑士「神圣光辉」走过来,与罗戒握手道别。

  “哦?你不打回归现实世界了吗?不再继续进行下一个任务了?”罗戒意外道。

  「神圣光辉」摇了摇头,英俊的脸上透出一缕难以掩饰的疲惫,道:“虽然我的身体还扛得住,但精神已经到极限了……而且这次幻境的收获不错,该强化的装备也强化了好几件,是时候回家休息休息了。”

  稍稍停了停,他向罗戒问道:“你呢?还要继续下一个任务吗?”

  罗戒笑着摇了摇头。

  「杀戮之林中小屋」幻境的难度系数波动极大,而且每个任务之间只有24小时的修整时间,即便是他也在连续的三四个任务后感觉有些疲乏了。

  无论这次能否找到那隐藏任务的最后一件神秘道具,他都不打算再进行下一个任务了。

  至于下平玲花……大不了找个【吸血鬼】或【狼人】之类的低级血统,先把她带出去,等以后有机会再寻找更高级的血统为她进行升级。

  “也好,多注意安全吧,等以后有机会来意大利玩是可以找我。”

  「神圣光辉」在系统中与罗戒加了好友,随后选择使用G分退出了幻境世界。

  「铁锤」、「蓝白假面」这些曾经一同战斗过的玩家,也陆续走上前来与罗戒添加好友,并一一挥手道别。

  幻境世界中的友谊虽不怎么可靠,可“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这句俗话还是适用的。

  无论是前世还是今世,「神圣光辉」这些人都是玩家当中佼佼者,和这些人打好关系,终究还是利大于弊的。

  玩家队伍陆续退出后,阿鲁卡多这个酷酷的家伙也无声无息的消失在了恶魔城的阴影当中,连句道别的话都没有留。

  玛利娅与她那便宜姐夫「里希特·贝尔蒙特」不知说了些什么,随后稍稍整理了一下那头漂亮的金色长发,来到罗戒的身前黯然道:“夜魇,这段时间我思考很多,我觉得我们可能真的无法在一起……当然,并不是说我不再爱你,只是我无法为了爱情,接受自己变成最憎恨的黑暗生物,而且这里还有我的姐姐,我的朋友,我实在无法放下他们独自跟你离开,那样太自私了……所以,你能原谅我吗?”

  罗戒无所谓的笑了笑。

  说实话,没能把玛利娅这个剧情女主角“拐走”,罗戒的内心还是相当遗憾的。

  毕竟能跟他几乎打成平手的NPC可不好找,一旦成功,无疑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会成为他攻略幻境的最大助力。

  但失败了也没什么好抱怨的。

  想从幻境世界带走NPC从来都不容易,罗戒有着前世的记忆,也不过才勉强带出了一个鞠川静香,和一个暂时还无法以实体存在的毒岛冴子,若是单凭几句话就能拐走一个实力不俗的剧情女主角,那他就真要考虑幻境系统是不是出BUG了。

  玛利娅忽然搭住罗戒的肩膀,翘起脚尖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随手捧起双手,一颗闪烁着绿白红蓝四种颜色的光球在她的手中凝聚显现。

  “我是个粗鲁的女孩子,从小除了杀黑暗生物,什么也不会,没有什么好送你的……这是我那「四圣之力」的一颗种子,就当是我送你的临别礼物吧。”

  接过那颗四色光球的那一刻,罗戒的视觉投影中跳出了一行提示。

  【你获得了道具——「心灵之光·玛利娅」。】

  罗戒愣了愣,在玛利娅拒绝他的那一刻,他都已经对对方的【心灵之光】不报什么希望了,却没想到还是拿到了手。

  或许……有遗憾的,才是心中最美好的爱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