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2章 我现在就给你一个答案

  还剩下2400多点G分,罗戒索性将储物空间中的另外两把枪械,E紫品质的【银色独舞者】和E紫品质的【M1014半自动霰弹枪】,也都强化到了D金品质。

  强化这两把武器,他倒不是为了使用——事实上自从有了【无名刀法】的刀芒攻击后,他在中距离攻击上已经基本使用不到枪械类的武器了。

  这其实也是绝大多数玩家在等级提升到一定程度后,必然会经历的作战方式改变。

  随着冷兵器威力的加大和魔法类技能选择的增多,以火药爆炸为驱动力的热武器便会开始逐渐从中远程攻击方式中逐渐减少。

  这种状况往往要一直到科幻类幻境中各种能量热武器的出现,才会再次得到玩家的重视与追捧。

  当然,这仅仅只是对于目前正处于转型期的罗戒而言。

  而对于目前的绝大多数玩家来说,枪械类热武器依旧是性价比极高的中远程武器,很长一段时间内依旧还会是市场上的热门商品。

  罗戒现在身上大量的装备技能还都处于重置后的LV.1状态,升级至少需要上百万的积分,全指望在幻境中自己刷显然是不现实的,那么将现有低级装备通过G分强化后再转手出售,无疑是一条赚取积分的捷径。

  强化完这两把枪械后,罗戒仅剩的2400多G分重新回归到了两位数。

  看时间也差不多到了晚饭时间,他正准备出门找些食材,试试他那【炼金术士】副职的「炼金烹饪」技能,谁知拉开门就看到下平玲花正站在房间外的走廊中。

  “啊?夜魇君。”

  下平玲花似乎正犹豫着要不要敲门,被罗戒这么一吓,举在空中的手放也不是,举也不是,神情有些尴尬。

  “玲花,你找我?有事进来说吧……”

  罗戒很自然的将下平玲花让进房间,并随手关上了房门。

  “其实也没什么事……刚才战斗组再次出发了,小惠也跟着离开了,我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就过来看看夜魇君你还有没有什么事情要我做的……”

  下平玲花伸手在那干草铺成的床铺上按了按,似乎在试验柔软程度。

  “对了,夜魇君睡过这个床铺了吗?镇上多余的床都被人买走了,我去晚了一步,只能买些干草回来了……”

  罗戒微笑着向下平玲花点了点头:“条件有限,有干草堆睡其实就已经很好了……我还没有跟你说谢谢呢。”

  “不用这样。”下平玲花局促的捏着手指,低头道:“我不像小惠妹妹那样会做好吃的料理,在战斗上也总拖夜魇君的后腿,能为夜魇君做些事情,我心里其实还是很高兴的……”

  “玲花,每个人都有擅长的东西和欠缺的东西,你没必要这样妄自菲薄……其实比起小惠,我一直都更看好你。”

  听到罗戒的夸奖,下平玲花那如瓷娃娃般白皙纯美的脸上露出一抹惊喜的神情,随即仿佛想起了什么,情绪隐隐透出一丝低落。

  下平玲花不是个善于隐藏情绪的人,罗戒自然看得出她此刻的反常。

  “怎么了?”

  “没什么,可能是有点累了……那个,我先回去休息了。”

  下平玲花明显想要掩饰什么,罗戒可不会给她这个机会,直接拉住她的手臂,将她一把拖到了自己的怀里。紧紧的锁住她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

  预想中的挣扎没有发生,下平玲花仿佛一只乖巧的小猫,自然而然的将头轻轻靠在了罗戒的胸膛上,听着那坚定有力的心跳声,缓缓的闭起眼睛。

  “夜魇君,你……不会抛下我的,对吗?”

  下平玲花这句话好似在询问罗戒,实则语气更像是在安抚自己。

  稍顿,大概是怕罗戒误会,她开口解释道:“夜魇君,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我……有些害怕。”

  罗戒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反问道:“因为玛利娅吗?”

  下平玲花的身体微微一颤,不自觉的搂紧了罗戒,仿佛怕眼前的男人一松手就会在她生命中消失一样。

  “比起什么都不懂的我,玛利娅小姐才是你最适合你的人选……不是吗?”

  很显然,玛利娅对于罗戒的心怀情愫,下平玲花并非一无所觉。

  罗戒完全能够理解此刻下平玲花的心情。

  在原本的那个世界中,身为当红偶像的她就没有什么朋友,突然的死亡并被GANTZ黑球复制到这样一个充满着死亡与杀戮的空间,陌生的环境与孤独更是加重了她内心的恐惧与不安。

  而他对于下平玲花来说,早已不是纯粹的恋人那么简单,她对他的感情包含着崇拜、爱慕、依赖……不知不觉间,他早已成为下平玲花在这个杀戮世界中唯一的精神支柱和希望寄托,如果这时他选择弃她而去,这个内心敏感的漂亮女孩只怕会瞬间崩溃。

  她的坚强,只会在希望下绽放,而在绝望下,她的表现并不比普通的女孩子更好。

  “玲花,你觉得我的人品怎么样?”罗戒忽然问道。

  下平玲花愣了愣,她不明白罗戒为何会问出这样一句看似毫不相干的话来,但还是下意识答道:“除了花心这一点,夜魇君你的人品真的很好,比我遇到过的绝大多数男人更真实。”

  下平玲花完全没想到罗戒居然会做出如此举动,身体顿时变得僵硬无比,条件反射般的就要去推他,却被罗戒紧紧环住后腰,将两人的身体紧密无间的贴在一起。

  “你不是想要答案吗?我现在就给你一个答案……”

  感受到罗戒那带着体温的男性气息在耳畔轻声低吟,通电般的酥麻感瞬间从耳根处传遍了下平玲花的全身。

  “夜魇君……别……”

  下平玲花自然知道明白接下来等待她的是什么。

  尽管她早有心理准备,可却从未想到这件事会发生得如此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