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我可以做小

  银色的巨龙与绿色的青龙对撞出一道环形的冲击波,势均力敌的开始逐渐崩塌湮灭。

  纷乱的劲气卷起巨龙的碎片,扬起漫天的暴风雪。

  百余米的塔楼内部的温度急降,墙壁与环形楼梯上逐渐冻结出一层层的冰霜,片刻间已然成为一座银装素裹的宫殿。

  大量黑暗生物被冻结在这片雪域当中,虽未死去,却也动弹不得,仿若一尊尊造型各异的冰雪雕像。

  “这……就是「雪龙天威」的威力?”

  望着眼前这片犹如万里冰封般的寒酷景象,罗戒也被惊呆了。

  这个【飞雪·逐暗者】自带的武器技能他一直都没有机会去使用,只是从那72小时的漫长冷却时间隐约判断应该是一个极为强力的必杀技能,可依旧没想到威力居然会如此的惊人。

  这简直就是当初白龙姬那「禁咒·暴风雪」的小范围弱化版。

  当然,如此恐怖的技能,必然也伴随着巨大的代价。

  罗戒此刻的精神力已经被这一招严重透支,强烈的后遗症使得他的视线虚影丛生,脑袋更是仿佛被人从中间劈了一刀似的,痛得恨不能将其割掉。

  “大概精神属性突破1000点后,才能避免这些后遗症吧……”

  罗戒召出【岚龙魂·影】,反手一箭贯穿了自己的头颅。

  以「死亡重铸」重置了自身的身体状态后,他召回了还在空中盘旋的白色巨龙,随后凭着记忆在雪堆当中寻找起玛利娅。

  和鞠川静香一起连挖了几个雪坑后,罗戒终于在一处墙角下面发现了一条绿色的丝带。

  大约是之前透支了全部的潜能,玛利娅的情况很糟糕,全身仅有心窝还维系着一丝温度,其他部位几乎已经完全失去了体温。

  “静香,带我们向上飞,得赶紧找一个暖和的地方。”

  罗戒用风衣将几乎全身赤裸状态的玛利娅裹在身前,捡起她那鼓鼓囊囊的小背包,一跃跳上白龙那宽阔的后背。

  白龙振翅而起,在这座冰雪之塔当中急速升空。

  冰雪的寒气积累在底部,到了「崖壁」的顶端,温度已然恢复了许多。

  罗戒让鞠川静香拆下一些楼梯扶手堆在一起,用【营火术】点燃了一簇明亮的篝火。

  “静香,你知道失温的人该怎么急救吗?”

  罗戒前世擅长的是外伤急救,对于失温这种状况还真没专门了解过。

  鞠川静香伸手查探了一下玛利娅的体温,摇头道:“失温的人无法凭借自己的身体产生热量的……篝火虽然有用,但需要的时间很长,当前最好的办法就是用体温帮她恢复温度。”

  罗戒点点头,道:“静香,那玛利娅就交给你了。”

  鞠川静香愣了愣,连连摇头道:“不是我不救她,而是现在的我已经做不到了……现在能救她的只有你。”

  罗戒这才想起,鞠川静香在注射了【雪龙基因强化药剂】后,体表温度要比正常人低上很多,根本无法给玛利娅提供任何热量。

  人命关天,罗戒也没有矫情,直接解除了身上的【GANTZ强化服·终式】,将同样赤裸的玛利娅那冰冷的身躯,用【午夜大衣】紧紧裹在了自己的怀里。

  篝火熊熊,在墙壁上投射出两道不断晃动的人影。

  时间一分一秒的度过,罗戒怀中的玛利娅脸上也逐渐恢复了血色,略显僵硬的身躯也愈发的柔软起来。

  不知何时,玛利娅睁开了眼睛,神情复杂的望着罗戒那火光下的脸庞。

  “你终于醒了?”罗戒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那套他最早使用的【GANTZ强化服】,随手丢在玛利娅的面前,说道:“你原来的那件衣服碎了,我也没有在你身上发现其他能替换的衣服,只能让你穿这个了……虽然款式对你来说可能古怪了点,但总好过光着身子。”

  这金发小野猫似乎是彻底被罗戒给打老实了,没有再龇牙亮出爪子,乖乖的从罗戒的大衣里面钻出来,默不作声的将那件【GANTZ强化服】笨拙的套在了身上。

  【GANTZ强化服】对于非《杀戮都市》系的NPC人物是没有任何属性加成的,仅仅只是一件普通的紧身衣而已……不过对于此刻的玛利娅来说,这就已经足够了。

  “我叫玛利娅·兰德妮,你呢?”

  差点打到同归于尽,才想起自我介绍,这金发妹纸的习惯也是奇葩。

  “夜魇。”

  罗戒站起身,将【GANTZ强化服·终式】再次装备到了身上。

  光着身子穿大衣,怎么想都有点像暴露狂的打扮。

  玛利娅将这绕口的名字默念了几遍,忽然抬起头,极为认真道:“那……你愿意娶我吗?”

  罗戒不解的眨眨眼,有点没反应过来。

  见罗戒半天没吭声,玛利娅以为他是有所顾忌,咬了咬嘴唇,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东方人的风俗是「三妻四妾」,我不是天主教徒,所以也不介意你有其他的妻子,如果你很为难的话,我……做小也可以。”

  《范海辛》的故事年代发生在十九世纪末,华夏正是「我大清」的同治和光绪年间,这个玛利娅的说法挑不出任何毛病,而且可以说是见多识广了。

  可问题是……这特么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女人要嫁给打败她的男人,那不是女杰族的规矩吗?难道这《范海辛》幻境还有《乱马1/2》的串场?

  罗戒抱着双臂沉吟片刻,反问道:“理由呢?不要说你是抖M体质。”

  “因为我喜欢你啊。”

  玛利娅既然已经将心理的话说出口,语气也愈发的理直气壮起来。

  罗戒愣了愣,不由得失笑道:“你这理由还真是简单粗暴……但即便是你喜欢我,我也并不一定就要娶你啊。”

  “为什么?是我不够漂亮吗?还是我不够强?”玛利娅不解的追问道,颇有些死缠烂打的意思。

  罗戒这会儿算是看明白了,这个玛利娅估计是从小接受猎魔人训练太多,接触外界太少,导致实力和情商不成正比。

  简单来说,就是学习学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