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4章 岸本惠的告白

  黑球点评结束后,在下一批新人到来前,惯例有12小时的休息时间。

  罗戒将指导新人的工作交给了岸本惠,自己独自返回了房间。

  他现在手上还有758点G分,在下一场任务到来前,必须尽快将他们转化为实际战斗力。

  略作思索后,罗戒消耗了300点G分,将E蓝品质的【圣愈之光】强化到了E金品质。

  上一场任务中,【圣愈之光】已经以事实证明了它的重要性,若非这个治愈技能的存在,无论是铃木良一,还是下平玲花,恐怕都难以活到回归的一刻。

  【圣愈之光】

  类型:圣光法术

  品质:E(金)

  等级:LV.1

  简介:圣光系初级单体治愈法术,可快速回复内外伤,超量回复部分则按比例在10秒内持续回复,可祛除低级毒素伤害。回复量受精神属性加成。

  除此之外,罗戒又消耗了350积分,将E绿品质的【风之加护】强化为了E金。

  【风之加护】

  类型:风系魔法

  品质:E(金)

  等级:LV.1

  简介:调动风元素对目标进行加护,大幅度提升目标的行动力,少量提升对远程攻击防御力,风属性抗性。

  强化这个没什么好解释的,加BUFF的技能,再多也不嫌多。

  连续将两个技能强化到E金后,G分只剩下108分,已经不足再强化其他。

  罗戒关闭了视觉投影中的个人页面,起身走进浴室。

  「杀戮之林中小屋」那24小时一次的任务频率,迫使他养成了每次回归必然洗澡的习惯,不然一旦遇到条件恶劣或短时间内无法结束的幻境,就不一定有这个条件了。

  洗完澡出来,罗戒穿着浴袍坐在房间内的沙发上无聊的翻着书,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微弱的敲门声。

  罗戒起身打开房门,只见岸本惠神情局促不安的拎着一个大食盒站在门口。

  “小惠,有事吗?”

  岸本惠的视线落在罗戒浴袍领口露出的厚实胸膛上,不由得俏脸一红,慌忙低下头,举着食盒道:“那个……我刚才做了一些料理,想到夜魇君你还没有吃饭,所以……”

  “谢谢,你吃了吗?”罗戒微笑着接过食盒,问道。

  “还……还没。”

  “那就进屋来一起吃吧。”

  说话间,罗戒向旁侧过身,为岸本惠让开的房门。

  “可以吗?那……打扰了。”

  岸本惠又惊又喜,同时心中愈发忐忑。

  她跟随着罗戒走进房间,好奇的打量着房间内摆设的同时,将食盒小心翼翼的放在了餐桌上。

  平心而论,岸本惠的料理水平很一般,但那种家常菜的口味却让人感到很舒服。

  两人一起吃过了一顿安静的早餐——由于木屋外的时间是停滞的,回归后的第一顿饭,都被叫做早餐。

  饭后,岸本惠又从食盒里掏出了一个苹果,很仔细的削皮后切成了小块。

  “小惠还真是贤惠呢,这是在为当新娘做准备吗?”罗戒接过岸本惠递来的水果盘,调笑道。

  岸本惠红着脸慌忙解释道:“没……没有啦,只是很平常的料理和餐后水果。”

  罗戒笑了笑,他能感觉得到,岸本惠这次来似乎是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不过这女孩的脸皮有点薄,几次欲言又止,始终没敢把要说的话说出口。

  忽然间,一声带着些许媚意的闷哼从旁边房间隐约隔墙传来。

  声音虽说很轻,但却明显可以听出是樱丘圣的声音。

  紧接着,伴随着床铺摇晃发出的吱嘎声,樱丘圣的声音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增大,最后干脆也不再忍耐,直接放开音量喊叫起来。

  声音一度盖过了多肉植物那粗重的喘息声。

  这两人果然还是滚到一张床上去了。

  会有这种结果,罗戒丝毫没有丁点的意外。

  在《杀戮都市》的原著当中,樱丘圣的设定是一个母性泛滥的女孩。

  当然,这是比较委婉的说法,直接一点来说就是有点恋弟癖,喜欢比自己小的男孩子。

  而且可能是由于混血儿的原因,在贞操观念上相对比较开放,原著中仅仅只是因为看玄野计失恋可怜,就直接与玄野计在GANTZ房间的玄关内走了一发。

  甚至还被来换强化服的岸本惠看了现场直播。

  多肉植物可是在上一场的任务中救过樱丘圣的命的,论感情基础可比原著中那完全陌生的玄野计起点高多了,而且又是樱丘圣喜欢的低龄小鲜肉,反倒是毫无进展才会让人觉得奇怪。

  罗戒不以为然,可身旁的岸本惠却是听得面红耳赤。

  她赶忙低头拿起另一个苹果,想做点事情来掩饰尴尬,手忙脚乱之下却一不小心割破了手指,鲜血顺着果皮淌了下来。

  岸本惠下意识的想把手指往嘴里塞,手腕却被罗戒轻轻扣住,紧接着一颗乒乓球大小的乳白色光球覆在了她的手指上。

  “下次小心点。”

  也不知是手上传来的温度,还是光球带来的温度,岸本惠只觉得一股暖流从被罗戒抓住的手心直接涌入胸口,心脏砰砰跳得厉害,感觉好像快要爆炸开了似的。

  “夜魇君,我……也可以的。”

  岸本惠说完才突然反应过来,脸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通红,哎呀一声双手捂住脸,再也不肯露头。

  天哪……自己刚才究竟说了什么呀?明明是要告白的,怎么会莫名其妙拐到那种事情上去?

  罗戒也是哑然失笑,伸手拉开岸本惠的双手,直视着她那双含羞的大眼睛,说道:“小惠,你知道你说这话意味着什么吗?如果你只是失言,我可以当做什么也没有听见……”

  岸本惠不知哪来的勇气,猛然扑到了罗戒的怀里,双手紧紧环住了他的腰,不断用力摇着头。

  “不,夜魇君,虽然我的嘴很笨,可……可我……我真的愿意……”

  岸本惠的话还没有说完,便感觉到自己的唇瓣被两片略显粗糙的嘴唇含住,那强而有力的热吻让从没有过任何初经验的她几乎难以喘息,可却又深深的迷醉其中,惦着脚尖笨拙的回应着。

  她甚至不知身上的衣裙是何时脱落的,只能感觉到一双火热的大手在她的肌肤上来回游走,并将她胸前那对饱满肆意揉捏成各种形状。

  岸本惠此刻的大脑已是彻底空白,恍惚间,一阵仿佛要将她整个人都从中间撕裂开的剧痛传遍了她的全身,令她不由自主的十指紧紧扣住了身上那个强壮男人的后背。

  “夜魇君……夜魇君……”

  ……

  数个小时后,岸本惠轻手轻脚的拉开罗戒的房门,确认走廊里面没有其他人,立刻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溜了出来。

  只不过那俏丽的脸颊上还挂着两抹未散的潮红,嘴角时不时开心的向上翘起,十足的一个怀春少女模样。

  卧室的房门是虚掩的,岸本惠只当是出门忘了锁门,也没有在意,关门回身却发现房间内的床上坐着一个人。

  “啊……”

  岸本惠下意识的惊叫起来,声音刚出嗓子眼便戛然而止。

  因为房间内的人倒也不是别人,而是下平玲花。

  “原来是玲花姐姐,真是吓死我了……”岸本惠心有余悸的拍着胸口。

  岸本惠在原来的世界就是下平玲花的粉丝,两人年龄也相差不多,因此关系相处得一直很融洽,可以说是NPC新人中关系最好的两个人了。

  “小惠,你刚才……在隔壁?”下平玲花皱着眉问道。

  “我……”岸本惠下意识便想找借口掩饰,可看下平玲花那仿佛看穿一切的眼神,她刚编好的瞎话又给咽了回去,低着头道:“我……我刚才去给夜魇君送饭了。”

  “送饭送了五个多小时?”

  岸本惠仿佛犯错的孩子般低头不语,下平玲花能把时间算得这么清楚,显然已经在这里等了她五个多小时。

  或者说听了五个多小时。

  事实摆在眼前,她就算将谎话圆得再完美,也是无济于事的。

  下平玲花深吸一口气,看着眼前那毫无悔意的少女,恨其不争的同时,心中也莫名的泛起一阵没来由的酸楚。

  那……本来也是她喜欢的人啊……

  可为什么偏偏会是一个花心的男人呢……

  下平玲花摇了摇头,驱散了脑中那些不该有的念头,向岸本惠问道:“小惠,你这样也未免太不自爱了,难道你不知道夜魇君其实是……有女友的吗?”

  下平玲花并不认为岸本惠是被罗戒的花言巧语所蒙蔽,才稀里糊涂的爬上了对方的床。

  她对于罗戒的人品还是很信任的,毕竟如果对方真是那种会用谎言哄骗女孩子的人,在上个任务的湖心小屋,她估计就已经乖乖就范了。

  虽然花心,但却很有原则。

  这就是下平玲花对于罗戒的印象。

  “我知道啊……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岸本惠的语气中流露出一丝怅然,低头盯着脚尖,轻声道:“玲花姐姐,我和你不一样,我是因为自杀才来到这里的,曾经的世界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的了……而现在夜魇君就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我只想和他在一起而已,干嘛非要奢求做他唯一的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