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9章 木屋中的孤男寡女

  巨型章鱼怪属于软体动物,内部并没有什么骨骼之类的坚硬部位。

  在【铭刀·河豚毒】的生物体目标威力加倍特性辅助下,罗戒很快便剖开了章鱼怪那小山般的头部,在充满黏液的消化腔中找到了下平玲花。

  此刻保护着下平玲花的紧身防护衣已被消化液完全腐蚀干净,露出了少女那洁白无瑕的美好胴体。

  虽说胸部没有岸本惠那样天赋异禀,可由于身高关系,下平玲花的身材更加匀称修长,极为符合视觉上的黄金比例。而且身为当红偶像的她显然很注意保养,皮肤白皙滑腻,入手仿佛在触摸一匹最好的绸缎,完全没有普通人的那种干涩粗糙感。

  不过此刻她的状况却很糟糕,由于长时间缺氧已经完全处于窒息状态,仅有心脏还在微弱的跳动的。

  若是罗戒再晚来几分钟,估计就只能趁热给她收尸了。

  冰冷的湖水倒灌入巨型章鱼的体内,罗戒将下平玲花那柔软的身体抱在胸前,以极快的速度升上水面。

  罗戒伸手摸了一下下平玲花的颈动脉,发觉她的心跳已经几乎停止了跳动,当即放弃了返回湖岸的决定,直接游到了十几米外的一处湖心小岛上。

  这座湖心小岛上有一间小木屋,不过里面却没有人,从木屋内简陋的摆设来看,修建者似乎只是将这里当做一处小小的度假地,并没有长期居住的意思。

  罗戒将下平玲花放在木床上,先是丢了一记【圣愈之光】为她稳住了生命体征,接着用人工呼吸的方式为她恢复心肺功能。

  好在她在巨型章鱼的体内就已经停止呼吸,气管和胃部没有灌入太多水,省去了向外排水的麻烦。

  “咳咳——!”

  在连续做了十几分钟的心肺复苏后,下平玲花猛然咳嗽起来,嘴边吐出一汪清水,随即趴在床边大口喘息着。

  刚刚醒过来的她还有些短暂的失忆,神情恍惚的盯着罗戒许久才找回了一些印象,捂着头道:“夜魇君?这是哪……我好像被一个长着很多触手的怪物给吃掉了?”

  “这是湖中心的一座度假木屋,距离我们之前停车的地方大约有四五百米的。”罗戒大致估算了一下自身所在位置后回答道。

  下平玲花这会儿已经完全清醒过来,有些难以置信的看向罗戒:“这么说,是夜魇君你救了我?”

  罗戒点点头,这种明摆着的事否认也毫无意义。

  “其实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你运气好……这只章鱼怪应该是刚刚吃饱,所以并没有直接将你撕碎吞食,而是通过触手送入了主体的备用消化腔,当做储备粮储存起来,不然我也无能为力。”

  下平玲花那乌黑的美眸似乎有光亮在闪动。

  她曾一度以为会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却没想到居然有人会将她在绝望的地狱中再次带回人世。

  她可是亲眼见过那只袭击她的怪物露出水面的本体,自然也知道要在水中击杀那样一只巨大生物的难度究竟有多高。

  哪怕对方仅仅只是为了保护任务才这么做,可这份充斥在内心的暖意却并不会因此而打上一分一毫的折扣。

  “夜魇君,谢谢你,我……阿嚏!”

  下平玲花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她这时才发觉到自己不但全身水淋淋的,而且居然是一丝不挂的坐在床上。

  “呀!”

  下平玲花惊呼一声,双手急忙遮住胸前的春光,面红耳赤的偷眼看向坐在床边的罗戒。

  她虽然内心并不介意自己的身体被罗戒看到,可却不希望是在这种如落汤鸡一样狼狈的状态下。

  “冷吗?”

  罗戒起身在小屋里翻找了一圈,没有找到毛巾,只找到了一床单薄的被子。

  不过好在壁炉旁堆积着不少干柴。

  罗戒用少许积分解禁了【营火术】,将抽出几根干柴点燃后塞进了壁炉。

  【营火术】会对低等生物产生相当于施术者精神属性值的精神震慑,尽管窗口透出的火光吸引了迷雾中的蚊群与其他飞行生物,可却始终没有一只敢于接近光亮范围。

  小木屋内的温度随着壁炉的点燃渐渐变得温暖起来,下平玲花裹着被子坐在床上,苍白的脸色也逐渐泛起淡淡的红晕。

  “夜魇君,今晚……我们要在这里过夜吗?”

  罗戒倚在一张破旧的沙发上,往壁炉里扔了两根柴,说道:“你现在的身体状态不适合再着凉,一旦生病会很麻烦……而且这里也没有船只,只能等到明天天亮,让静香来接我们。”

  “静香?夜魇君你是说你的那条龙吗?”下平玲花倒是记得罗戒曾经叫过那只白龙为静香,可她又愈发有些好奇道:“静香,这听起来不像是个宠物的名字,倒像是个女孩的名字……是夜魇君你的什么人吗?”

  “应该算是我的女友之一吧。”罗戒想了想,如实道。

  “女友?之一?”下平玲花闻言不禁有些错愕,“夜魇君,你这句话的意思是在说,你其实有很多女友吗?”

  罗戒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下平玲花神情复杂,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黯然之色,低头轻声道:“夜魇君……倒是个很诚实的人呢。”

  罗戒自然察觉得到,下平玲花对他的好感已到达随时都能升华为爱情的边缘。

  不过他也有他攻略NPC角色的原则,那就是绝不用欺骗的手段去获得对方的好感,尤其是在同时攻略多个女性角色时。

  一方面这是罗戒为自己划定的道德底线,即便不能将对方带出原世界,至少也要在任务时间内真心与其相处,而不是为了利用而欺骗。

  另一方面,这也是为了防止一些不受控制的意外发生……比如黄毛或是柴刀。

  所以无论是对于对他充满感激与崇拜的下平玲花,还是那蠢萌的自攻略少女岸本惠,罗戒都没有去简单的一推了之。

  “夜深了,睡吧……明天一早我们回去与小惠他们汇合。”

  下平玲花不知在想些什么,双眼有些失神,恍惚了一下才反应过来,红着脸扯起被子,轻声道了一句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