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3章 酒吧艳遇与剧情主线

  罗戒也伸出手,与对方轻轻握了一下,道:“夜魇,华夏人。”

  “我发现你们华夏人,在介绍自己的时候,大多都会在后面特地标注自己的国籍,这是你们的风俗吗?”布莱克笑道。

  “这是民族自豪感,跟你们米国人在外面一遇到事情就强调自己是米国公民是一个道理……当然,还有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因为绝大多数华夏人都很讨厌外国人将我们和倭国与太极国这两个国家的人搞混,因为某些历史原因,我们华夏人并不怎么喜欢他们。”

  “哦?原来还有这种隐情?那看来我以后再遇到华夏人时一定要注意了……”

  一般情况下,罗戒并不怎么喜欢和幻境世界中的那些路人NPC互动,毕竟这对于主线任务与剧情没有任何意义,纯粹是浪费时间。

  不过此刻他倒是很少见的和这个名为布莱克的女孩攀谈起来。

  比较闲是其中一方面原因,还有便是这个女孩和前世他很喜欢的一名米国新生代混血女星长得很相似。

  这种建立在影视作品背景下的幻境世界,NPC角色的颜值普遍要比现实世界高上一个水准,时不时出现一两张明星脸也是很常见的事。

  或许是由于之前帮她解过围,又是年龄相仿的同龄人,布莱克对罗戒明显表示出了相当的兴趣和好感,在天台起风后便提议一起去酒吧里面坐坐顺便喝上一杯。

  两人在酒吧里面停留了许久,布莱克开始有些酒意微醺,在询问了她的门牌号后,罗戒搀扶着她离开了酒吧,并将她送回了入住的房间。

  刷手环打开房门,布莱克没有进屋,而是转过身歪歪斜斜的倚着门口,一双很迷人的灰蓝色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罗戒,意味深长道:“嘿,夜,要不要进来坐坐?”

  罗戒自然不可能不懂如此明确的暗示,微微一笑便上前抱起了布莱克那火辣性感的娇躯,对方也回以激情的热吻。

  房间随之紧闭,里面隐约传出了男人粗重的喘息和女人娇媚的呻吟声。

  ……

  两人一直激战到了深夜。

  期间布莱克的电话响了几次,都被她随手挂断,最后干脆直接关了机。

  罗戒能够感觉得到,这个布莱克其实对她的好感并没有那么高,这次的深层次交流更多的是对于她家人插手干涉她恋爱自由的一种逆反和宣泄。

  她其实就是在以这种孩子气似的方式来向家人宣告,她宁愿与一个刚见面的陌生男人上床,也绝不会任由别人去安排她的人生。

  正因没有多少感情因素在里面,纯粹是肉欲上的各取所需,罗戒在推倒布莱克时也没有任何的心理负担,权当是一场春梦了无痕的艳遇,所以也没有刻意的压制自身那近乎常人四倍多的体力和耐力。

  虽说西方女性的体质普遍优于东方女性,可即便如此,在罗戒那惊人体力的冲击下,布莱克在数十次攀上巅峰后终于不堪挞伐的开始哭着告饶。

  罗戒也没有什么SM之类的变态嗜好,见布莱克确是到了极限,便最后做了一个急冲刺后结束了这场旷日已久的战斗。

  “OMG!夜,我觉得我们不能再见面了,这样的快乐如果再来几次,我怕我这辈子都离不开你了……”

  布莱克从浴室冲洗回来后,如同一条光溜溜的美女蛇般痴缠的趴在了罗戒的身上,吹弹可破的肌肤上带着两坨诱人的潮红,神情中尽是满足和痴迷之色。

  罗戒笑了在布莱克那弹性十足的圆臀上拍了一巴掌,道:“刚才是谁大半夜的给你打电话?”

  “大概是我继父丹尼尔吧,估计是有人告我的状了。”

  布莱克伸手拿过枕边的手机,一个翻身又从床边滚会了罗戒的怀里,将头倚在他的胸口上,翻看着手机上的内容。

  忽然间她发出了一声轻咦,意外道:“不是丹尼尔,是雷。”

  “雷是谁?”罗戒问道。

  “是我父亲,他和我妈妈在不久前刚办理了离婚手续……”

  布莱克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盯着手机屏幕上的短信皱起眉头。

  “怎么了?”

  “雷说,纳布拉尔岛区域可能要发生海底地震,让我赶快逃到安全的地方,他会想办法开飞机来救我……”

  布莱克的神情将信将疑,如果真有地震这么大的事情,侏罗纪世界公园方面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通知,可雷毕竟是她的亲身父亲,也没有理由在这么大的事情上跟她开玩笑。

  罗戒的脑中突然间闪过了一部曾经看过的影片片段,当即向布莱克追问道:“等等,你父亲说他开飞机来救你?”

  “是啊,我父亲州消防部空军中队的一名飞行员,平时总是到处飞来飞去的执行各种救援任务,很少有时间和我们在一起……虽然我和妈妈理解他的工作性质,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希望他继续做这份工作……”

  布莱克后面又说了什么已经不重要了,罗戒的脑中如同突然划过一道闪电,曾经被迷雾所笼罩的真相完全呈现在了他的眼前。

  难怪这里没有爵爷和女主管,原来这个世界的主线根本不是《侏罗纪世界》,而是其中还混搭了一部灾难片《末日崩塌》!

  而此刻躺在他身边的布莱克,正是《末日崩塌》中的女主角之一!

  想通这一点,罗戒毫不迟疑的起身开始穿衣服,并向满脸疑惑的布莱克正色道:“赶快起床穿衣服,我们必须尽快赶到空旷的室外去。”

  与此同时,罗戒用房间内的电话机拨通的岸本惠房间的电话,说明情况后让她顺便通知隔壁房间的其他人。

  这边刚打完电话,布莱克那边已经差不多穿好了衣服,一边跟随着罗戒向外走,一边好奇道:“夜,你就那么相信我爸爸的话吗?要知道,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任何方法可以准确的预测地震,我父亲也很可能只是从他哪个朋友那里道听途说……”

  “地震不是小事,如果没发生我们最多是在外面吹一晚的冷风,可如果真的发生了,我们捡回的就是一条命了。”

  两人没有坐电梯,而是沿着安全通道的楼梯快速向下。

  在三楼的楼梯间内,他们遇到了闻讯赶来的「多肉植物」和「海哥」等人。

  “地震?夜魇你开玩笑吧?原……纳布拉尔岛怎么可能会地震?”

  「多肉植物」本想提“原剧情”,可见罗戒对他使眼色,并隐蔽的指了指身旁的布莱克,当即心领神会的及时改了口。

  “是这位布莱克小姐的父亲发来的消息,她的父亲是一名州消防部空军中队的飞行员,专门负责执行各种抢险营救任务,有自己专门的消息渠道。”罗戒隐晦的点出了布莱克的身份来历。

  「多肉植物」和「海哥」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熟知各个影视作品的故事剧情是每个幻境玩家的必修功课之一,身为二阶资深玩家的他们听到“地震”和“消防飞行员”这两个关键词后,立刻就明白自己即将面对的究竟是什么了。

  就在这时,仿佛为了证明罗戒的说词似的,随着一声滚雷般沉闷的轰鸣,整个楼梯间开始剧烈的晃动起来。

  地震——真的出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