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请对我温柔一点

  罗戒无所谓的耸耸肩,转头背对着「克莱斯汀」,将身体慵懒的斜靠在浴池边缘。

  随着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服落地声,一条修长的美腿在他身旁缓缓迈入温热的池水当中。

  池水是由雪山积雪所融,水质极为清澈,隔着晃动的波纹,「克莱斯汀」那如同白羊般一丝不挂的性感娇躯若隐若现,更加凭添了几分诱人。

  罗戒忽然觉得有些眩晕,小腹似乎有一股火苗在蠢蠢欲动。

  “「克莱斯汀」,你不要告诉我,这是你们这里什么古怪的聊天习俗,比如大家都脱光就要互相说实话之类……”

  罗戒觉得还是先问清楚比较好,他虽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道德君子,可也绝不会做那种用强的霸道之举,这是他在男女之事上最起码的底线。

  “不……没有那种古怪的风俗。”

  或许是因为已经没有退路,「克莱斯汀」也从最初的紧张逐渐平静下来,偏过头与罗戒坦然对视着。

  不得不说,精灵这一种族果然是神的宠儿,个个都拥有着不似真人的非凡容颜,越是近距离接触,就越能体会到那种近乎完美得毫无瑕疵的惊人美貌。

  然而,罗戒并不是那种会轻易被美色冲昏头脑的人,「克莱斯汀」这种反常的举动,不仅令他疑窦丛生。

  “这并不像是你的风格。”

  “哦?我们的屠龙者阁下似乎很了解我呢。”「克莱斯汀」自嘲般的笑了笑,“那你能说说,在你眼里,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本性善良,背地里的小动作却很多……嗯,还很擅长骗人。”

  “原来我在你眼中是这个样子啊……”「克莱斯汀」的脸上露出一抹苦涩的笑意,身体稍稍向罗戒的身旁靠了靠,“其实,如果可以选择,我更愿意不要这个圣女的身份,像一个普通的女人一样简简单单的生活。”

  忽然间,罗戒感觉自己泡在池水中的手被一只柔软的柔荑抚在上面。

  “别……别误会,我只是之前曾经许下过誓言,如果你能够杀掉白龙,我会用我最大的诚意来弥补当初对你的欺骗。”

  「克莱斯汀」背过脸,以罗戒的角度只能看到两只羞红的长耳。

  “我是女神转生,立下的誓言具有言灵,是不能违背的,所以……请对我温柔一点。”

  这最后一句几乎是从鼻孔中哼出来的羞涩话语,彻底点燃了罗戒内心高涨的欲火。

  他猛然起身将「克莱斯汀」那牛奶般白皙的丰韵娇躯从水中抱起,双手掐住她那盈盈一握的纤细腰肢,在对方的惊呼声中,将两人的距离变为了负数。

  氤氲缭绕的浴室中响起连绵不断的击水声,还有那似痛苦似欢愉的轻声呻吟。

  “小夜……我……我也……”

  不知何时,鞠川静香居然恢复了人形,眼神迷离的扑在了罗戒的后背上,如同一条美女蛇般的用那滑腻的娇躯纠缠着他的身体,呼吸愈发的急促粗重。

  罗戒犹如被泼了一盆冷水般,眼底瞬间恢复了几分清明。

  不对!

  自己此刻的状态有问题!

  如果仅仅只是他欲火冲头也就算了,鞠川静香可不是那种会主动求欢的性格,更何况还在人前显露出了人形真身。

  “「克莱斯汀」……你到底……做了什么!”

  罗戒咬紧牙关勉强从口中挤出这几个字,他的身体此刻已经不再受理智的控制,而是完全被欲望的本能所驱使,自行做着人类最原始的繁衍动作。

  然而他的质问没有得到应答,不堪挞伐的「克莱斯汀」完全迷失在不断冲击着灵魂的愉悦当中,对外界的声音已经没有了任何反应。

  “见鬼!”

  即便是没有得到答案,罗戒也能猜到自己肯定又中了这个狡猾圣女的诡计。

  尽管他猜不到对方付出这么大牺牲究竟所为何事,可越是如此,就越让他觉得内心越发的不安。

  凭着咬破舌尖带来的剧痛,罗戒勉强夺回了一点身体的控制权,从储物空间中取出了【银色独舞者】手枪,颤颤巍巍的勉强抵住了自己的下巴。

  眼下他能想到的解除身上这异常状态的唯一办法,就只有「死亡重铸」了。

  “不要……”

  就在罗戒即将扣动扳机之际,身下的「克莱斯汀」居然也恢复了少许意识,猛的一把推在罗戒的手腕上。

  砰——!

  一声震耳欲聋的枪响回荡在整个浴室当中,罗戒的身体骤然一哆嗦,银白色的手枪也脱手而出,掉落在了地上滑出老远。

  浪打天门石壁开,涛似连山喷雪来。

  “克——莱——斯——汀!”

  罗戒以脑中仅剩的一丝清明咬牙喊出「克莱斯汀」的名字,舌尖的鲜血染红了牙齿和嘴角,圆睁的双目布满细密的血丝,表情愈发的狰狞可怖。

  “抱……抱歉,夜魇……嗯相信我……嗯我没有恶意……今天我对你的设计,我……嗯我会用我的一生……嗯去补偿你的……”

  罗戒此刻的思维一片混沌,几乎已经无法分辨「克莱斯汀」后面究竟说了什么,只想狠狠的蹂躏眼前这具带给他无比愉悦的至美肉体。

  咣——!

  就在这时,浴室的大门被强行撞开,亚丝娜等众女从外面冲了进来。

  从她们那湿漉漉的头发和不整的衣衫来看,显然是还在沐浴之中就匆匆赶过来的。

  “夜魇,发生了什么事?刚才我们好像听到了枪声?”

  水汽在走廊灌入的冷风中逐渐消散,浴室内的淫靡场面呈现在了所有人的眼前。

  众女的脸上神情各异,有震惊、有愤慨、有好奇、有茫然……然而更多的却是撞破了他人好事的迷之尴尬。

  “公主殿下……不要……进……水里有……”

  然而「克莱斯汀」的提醒终究还是晚了一步,吸入了浴室中大量水汽的众女手中的武器接二连三的掉在了地上,各个脸上泛起不自然的潮红,眼神迷离,身体开始不受控制的走向那不断激荡的池水。

  窗外的风雪愈发狂暴,天地间一片混沌初开般的苍茫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