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相亲遇故

  “哦,我是……”罗戒点点头,起身为对方拉开了椅子,“要喝点什么吗?”

  “啊。谢谢,清水就可以。”

  女孩将手包放在腿上,捏包的指尖有些发白,显然内心有些紧张。

  罗戒笑了笑,向服务生要了一杯矿泉水。

  尽管这次相亲只是走个过场,但他此刻对于眼前这个女孩却是生出几分好感。

  罗戒在与服务生说话的时候,那黄裙女孩也在偷眼打量着他,清澈如水的双眼中忽然闪过一丝惊异,迟疑了许久才小心翼翼的问道:“请问……你是罗戒吗?”

  听对方叫出自己的全名,罗戒不由得愣住了,再次仔细端详了对方好一会儿,才依稀从那清秀的眉眼间找到了一丝熟悉的感觉。

  “你是……白雪柔?”

  罗戒也诧异了,没想到相亲居然还遇上了个熟人。

  这个白雪柔是他高中时的班长,不但学习好,而且人长得也特别漂亮。

  由于皮肤特别白,私下里一直被学生们称为“白雪公主”,当初几乎是整个学校男生的梦中情人,甚至还有不少外校的慕名追求者。

  罗戒记得前世的白雪柔似乎是考入了一所京城知名大学,之后便再也没有了音讯,却没想到这一世居然会以这种尴尬的形式与她再次相遇。

  确认罗戒的身份后,白雪柔明显松了一口气,微微笑道:“我只是看着有点像,没想到真的是你……对了,你怎么会来相亲的?小实呢?听说你们考了同一所大学,现在没在一起吗?”

  “小实啊……”

  罗戒挠了挠脸,这也就是他的尴尬所在。

  小实是他高中时的女朋友,同时也是白雪柔的同桌,正因为这层关系,白雪柔才会与他这么熟识。

  看罗戒那欲言又止的表情,白雪柔就意识到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急忙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我就是随便问问,毕竟我和小实也很久没有联系了……”

  罗戒摇头道:“没事,都是过去的事了,也没什么不能说的……我们两个在快毕业的时候就分手了,她和上一届的学长去了南方。当然,谈不上谁对谁错,只能说是两个人对待生活的理念不同罢了。”

  “是这样啊,真是可惜了。”白雪柔似懂非懂的附和着,也没有继续追问。

  或许在白雪柔看来罗戒正处于伤情期,而事实上对于重生的罗戒来说,这件事早已是七八年前的陈年往事,他甚至都快记不起初恋女友的样子,自然也没什么好伤心的。

  “别说我了,还是说说你吧……白大班长,你怎么会来相亲的?”

  罗戒的语气带着几分玩笑,然而他也确实有些好奇。

  毕竟以白雪柔那优秀的个人条件,不说追求者车载斗量,可至少也不该沦落到需要相亲解决个人问题的悲催地步。

  “啊,这个……”

  这回轮到白雪柔尴尬了,纤长的玉指来回交叠了几下,似乎正犹豫该不该对罗戒说出口。

  “如果不方便说就算了。”

  罗戒无所谓的笑了笑,他就是来走个过场,自然不会强人所难。

  白雪柔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深吸一口气,仿佛下了很大决心般的紧盯着罗戒,表情极为郑重的问道:“罗戒,你能如实的回答我一个问题吗?对于这次相亲……你是认真的吗?”

  罗戒有些讶异,不明白白雪柔这个问题究竟想表达什么,想了一下还是如实道:“其实我是被人抓来顶班的,本想走个过场就离开,却没想到遇上了白大班长你……”

  听罗戒这么说,白雪柔不由得长出一口气,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表情。

  “罗戒,能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

  如果不是很麻烦,罗戒不介意顺手帮这位老同学一些小忙。

  “假装这次相亲成功,假装……我们成了男女朋友。”白雪柔的手指不自觉的绕着发梢,小脸红扑扑的,很是不好意思,“而且很有可能以后还要麻烦你陪我一起见我的家人……我也知道这件事一定会让你很为难,但我真的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罗戒愣了好一会儿,才道:“帮忙倒是可以,但我能知道原因吗?”

  既然求人帮忙,白雪柔也不好再隐瞒什么,轻轻叹了一口气道:“其实……我是有男朋友的。”

  罗戒愈发觉得看不懂这位白大班长了,不解道:“那你怎么还来相亲?”

  若非白雪柔主动坦白,他都差点怀疑这位大班长其实是在找备胎了。

  白雪柔摇了摇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意义不明的苦笑。

  “因为某些特殊原因,我是没办法把他带给我家人看的,甚至都不能让家里人知道他的存在……”

  罗戒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心中已然有了个大致的猜测,估计十有八九是男方条件不是很好,白雪柔怕父母得知后会强行拆散二人,才不得已出此下策。

  “那……你打算要瞒到什么时候呢?”

  “我也不知道。”白雪柔再次摇头,漂亮的双眸透出些许迷茫,“现在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不过以我对我爸妈的了解,他们恐怕永远也不会接受那个人的。”

  听起来感觉好像九十年代的三流苦情剧……该不会还涉及到什么双方父辈两代人间的恩怨情仇吧?

  不过就算剧情再狗血,也毕竟是别人的私事,罗戒没有发表任何看法,很知趣的继续做着吃瓜群众。

  不咸不淡的聊了几句近况,罗戒与白雪柔互相交换了手机号微信等联系方式,便匆匆结束了这场不知该算成功还是失败的相亲。

  ……

  转眼两天的休息日过去,又到了万恶的星期一。

  在罗戒不断的催促下,罗露苦着脸的吃完了面前那份卖相诡异的营养早餐,随后不情不愿的背起粉红色的佩奇小书包登上了停在小区门口的校车。

  “罗戒我恨你!为什么你就不能一夜暴富,让我过上不用读书还有钱花的堕落日子呢?”

  抱怨归抱怨,该滚蛋的还得滚蛋。

  罗露就读的一所幼儿园学前班一体的寄宿式学校,送走了这小丫头,就意味着罗戒有了整整五天的私人时间。

  是时候去玩家市场看看了。